第一百三十二章 黑白护法

  不到眨眼的功夫,萧翎周围已经围上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当先两道人影当其冲的呈现在了萧翎的面前。
  萧翎抬眼一看,一黑一白两名老者,稍稍打量一番,他便知晓了两人的身份。
  在来之前,他已经探问清楚冥火宗的年夜体实力,知道冥火宗内除宗主丁洪之外,还有两名地玄高手,想必即是眼前这两位了。
  “冥火宗的?“萧翎淡淡地轻语道。
  白衣老者往前踏一步,森然的杀机倾泻而出,只见他满脸阴狠狰狞的模样,声音嘶哑地沉声问道:“你是谁?竟敢闯入我冥火宗,活得不耐烦了吗?”
  萧翎冷冷一笑,说道:“你就这么自信死的是我,而不是你吗?”
  “哈哈!”
  似是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白衣老者干枯的脸庞lu出一抹轻蔑的讥笑。
  “原来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可惜既然闯入我冥火宗,那就把命留下来!”
  萧翎轻轻抚mo着手中的龙吟,自言自语道:“想要我的命,那就要问问我手中的龙吟答不承诺了。”
  顿了下,萧翎一脸戏*地说道:“不过,如果你们肯跪下来喊我几声“爷爷饶命!”说不得我会放你们一马。”
  “小子找死!”
  黑衣老者闻言,马上怒目圆睁,满头黑根根倒竖,无尽的杀气刹那间充满着周围,一股强年夜的压迫感直逼萧翎而来。
  “小子,为你的无知和狂妄付出价格!记住今日杀你的是我黑风。”
  说完,黑衣老者一个瞬闪,直扑萧翎而去。
  而一旁的白衣老者却是没有动作,而是两眼戒备的在其旁边掠阵。
  “这么急着送死,如果不玉成你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
  话毕,萧翎身形一脱手中龙吟出一阵轻吟,随即刺向朝他靠近的黑风。
  萧翎口气如此挑衅,黑风哪里还能抑制得住,待到近身,根本无视萧翎的龙吟左掌击出,就是一道汹涌的气墙扑面而至。
  萧翎枪尖轻点,只见空气中波纹漾动,他人虽在后退,但也阻盖住了这一股气墙的冲击,气墙前进之势,略有涩滞。
  庞年夜的气墙迎面轰来,萧翎全无惊惧之意心智坚定清明,抖腕之间,龙吟随即施展而出。
  枪尖与气墙一触,如遇实质,无法招架,立即弹回,但收枪之速,也让黑风的还击无从着手。萧翎全身而退旋即手腕一翻,又是一枪刺出,再次刺中气墙。
  先前萧翎不过示敌以弱,不过是为了让其失落以轻心,究竟?结果如今他筹算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冥火宗,一味的使用蛮力其实不是明智之举。
  果然,那黑风见萧翎来回几枪都无法破得了自己的气墙心中冷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当下身形再动,徒然迫近萧翎。
  见到黑风的动作,萧翎嘴角终是lu出一抹笑意目光瞬时一凝,握枪的手臂猛然爆出一阵沛然之力,龙吟受到刺ji枪体出一阵耀眼的紫光,骤然刺出。
  不过是一瞬之间萧翎手中的龙吟已经刺进了那气墙之中!
  “雷动九天!”
  刹那间,龙吟爆出一抹绚丽的紫光,在夜空之上,掀起了朵朵烟花,雷声爆炸的凌厉。
  黑风一愣,他却是没想到眼前的小子竟然拥有如此强年夜的力量,单是这一手,便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
  尽管黑风已经警觉,但萧翎却是不给他遁藏的机会,刺进气墙的龙吟出一到犹如实质的震天响声,枪身上的紫光光芒年夜盛,瞬间涌入气墙之内。
  那看似厚实,无坚不摧的气墙在龙吟面前如同薄薄的纸片一样,眨眼便被龙吟爆出的紫光搅成纸屑。
  气墙被迫,没了阻挡的龙吟带着一丝凌厉的杀气直刺黑风。
  由于两人离得十分接近,萧翎又是徒然力,黑风根原本不及招架,眼看萧翎的龙吟已经快要碰到黑风的心口之处。
  “小心!”
  一声暴喝,一直在旁掠阵的白衣老者显然已是早已现萧翎的诡异身手,此刻见到黑风危险,身形蓦然呈现在黑风身旁,同时出言提醒。
  眼见黑风无法比及,白衣老者一声年夜喝,手掌猛地往萧翎枪身一拍,浓烈的黑色玄气狂涌而出,顷刻间便脱手而出,狠狠地打在龙吟之上。
  受到如此强劲的攻击,龙吟的枪尖骤然一偏,枪身如同压到极致的弹簧一般,瞬间弯曲起来。
  萧翎见状,嘴角一阵冷笑,一声轻喝,手中动作骤然力,身形不退反进,龙吟速再次加快,手腕一抖,那弯曲到极致的龙吟竟是在受到白衣老者的压迫之下,枪头划过一抹弧线,诡异般地刺入黑风的肩头之上。杂艳色的血花凭空乍现,给注漆黑的夜晚徒增一抹凉意。
  黑风想不到萧翎手中的武器竟是如此诡异,年夜意之下,肩头竟是被刺穿,一阵刺痛传来,黑风心中惊惧不已。
  赶来助阵的白衣老者亦是年夜为惊讶。
  而一击到手之后的萧翎,异不恋战,抽出龙吟的瞬间,猛地朝那白衣老者狠狠拍去,一道强横的劲气骤然击出。
  鼻衣老者不敢年夜意,一手抓住黑风,身形暴退而出,堪堪躲过了萧翎这一枪。
  整个冥火宗瞬间寂静无比,谁也没想到,只是几个回合,萧翎全凭一手诡异的枪法,将冥火宗的逼得一伤一退。
  退开之后,白衣老者眉头一皱,遂想到了什么,马上lu出一脸震惊地脸色,失声喊道:“你是萧翎?”
  “现在才猜到,还不算笨到家!”萧翎语气淡然地说着,那模样似是一点都不将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不过,这次在场众人再也没有因为萧翎这一句话而感到任何异样。
  早在半月之前,萧翎的名字已经传入了每一个冥尖宗门生的耳中,他们皆是知道了,慕岩城内有一个青年,修为了得,能够以一己之力独斗三名地玄高手而全身而退。
  这件事在三年夜势力之中其实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他们知道的也仅仅是如此,他们却是不知道,当初萧翎之所以急着离开,只不过是担忧赵婉儿等人的安危,如若不是这样,只怕他们的宗主丁洪早已死在萧翎的龙吟之下。
  这时,反应过来的黑风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手捂着自己受伤的肩头,脸色有些阴沉。
  却是那白衣老者,脸上lu出一抹凝重,随即说道:“黑风,你我一同联手,势必拦下此子,想必此刻宗主已经得知这里的消息,只要撑得片刻,待到宗主回来,即是此子命丧之时。”
  黑风闻言,亦是点了颔首,如若眼前这名青年真的是萧翎,以他以往的表示和刚刚施展出来的实力,只怕自己二人亦不是他的敌手,不过既然今日一战,不成避免,那也只有收摄心神,一拼到底了!
  黑风咬了咬牙,双掌轮转,掌心之间,隐现一团诡异的气旋,这是他们冥火宗心法的,阴阳双煞。
  不止是黑风,一旁的白衣老者亦是同样的动作,两人唯一的区别即是黑风手中的气旋是黑色的,而白衣老者手掌之中的则是白色。
  一黑一白两团气旋,随着两人的操控飞快的在半空中融合再一起,飞快的形成一道阴阳轮转,凌烈的杀机从这阴阳轮转之中倾泻而出。
  萧翎赞了一声“好一招合击之术,却是小看了你冥火宗!”
  旋即他又摇了摇头“可惜,就凭这种程的合击之术,也配称为阴阳双煞,不如改名叫做阴阳双傻,来得切。”
  闻言,心中暗怒,眼前这小子如此狂妄,竟然小如此侮辱他们。
  黑风冷冷一笑,怒道:“竟敢如此侮辱我们,白煞脱手!”
  一黑一白两人同时催体内玄气,一道道凌厉的气旋打在半空中逐渐形成的阴阳轮转之上。
  在两人操控下,阴阳轮转不竭的融合急转。
  “启!”
  两道怒喝,那阴阳轮转在两人的操控之下,以着不成思议的速砸向萧翎。
  “来得好!”
  萧翎眉头一挑,龙吟轻挥,全无惊惧之意。
  那天地灵力,被高速飞转的阴阳轮转不竭吸收,一股猛烈的杀意从四面八方地轰向萧翎的标的目的,萧翎却是不慌不忙,单足而立,龙吟带着弧光,猛然挥出。
  阴阳轮转轰来,被他枪尖一触,竟是偏离原来轨道互相撞击,轰然做声,震耳yu聋,但却就是奈何不了其中的萧翎。
  只见萧翎姿态潇洒,双目微闭,龙吟接连挥舞,竟是将那庞年夜的阴阳轮转防得密不透风。
  黑风和白煞见萧翎竟然真的将两人的满意绝技轻松挡下,脸色逐渐凝重,身上玄气不竭涌出,控制着那阴阳轮转不竭地进攻着萧翎。
  几个回合之下,萧翎已经知道逐渐熟悉了这阴阳轮转,嘴角一阵冷笑,待要将其破解之时,耳边却是传来一阵暴喝。
  “冥火宗门生听令,不计后果,将这人诛杀就地!”
  这时白煞的声音,萧翎听了不由一愣,这阴阳轮转虽然奈何不了他,但周围庞年夜浓烈的气劲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架了,那些冥火宗门生如若接近,只怕不消片刻便会粉身碎骨。
  但这白煞为了杀他,竟然如此不计后果,这冥火宗行事果真残暴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