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逆袭冥火宗

  两天之后,老疯子的炼器坊内,萧翎和赵婉儿站在屋内仔细地观察着赵旭和周子铭的伤势。
  此时两人都已经清醒过来,萧翎正和老疯子细心检查两人的伤情。
  好在虽然两人受伤十分之重,但应该已经性命无忧,周子铭不消说,他的情况要比赵旭要好上很多,相信经过一番治疗便能复原。
  至于赵旭,果然就如同萧翎和老疯子的判断一样,八脉尽毁,无法再修炼玄气。
  而刚刚清醒的赵旭很快就觉察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在他再三的催问之下,加上赵婉儿的异样脸色,伶俐的赵旭亦是猜到了几分。
  萧翎见状,亦是十分无奈,只好将他的情况如实告诉了他。
  听完之后的赵旭马上陷入了缄默。
  赵婉儿见到赵旭这副模样,心中不由有些担忧起来,遂作声抚慰道:“1小旭,没事的,你萧翎哥哥会想体例治好你的,你不要太担忧。”依旧是缄默,赵旭听了赵婉儿的话却是不为所动,赵婉儿看到赵旭这副样子,强忍着眼眸中的泪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是不知如何劝慰。
  这时,赵旭突然开口说道:“姐姐,让我好好休息下好吗?小旭有点累了。”
  “小旭……”
  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萧翎已经制止了赵婉儿,对着赵旭说道:“1【、
  旭,你先好好休息,晚点我们再来看你。”说完,便拉着赵婉儿离开了房间。
  来到外面,赵婉儿再也忍不住心中哀思,扑到萧翎身上低声抽泣起来。即即是当初赵家被灭,萧翎都未曾见过赵婉儿如此伤心。
  一时间,萧翎也不知如何劝慰,只能任由赵婉儿匐在自己身上尽情宣泄着。
  良久之后,赵婉儿的情绪似乎平静下来,缓缓从萧翎身上抬起头来,看着那梨花带雨的哀痛俏脸,萧翎年夜为怜惜地伸手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痕,柔声说道:“让小旭一个人静静也许是好事,相信小旭那么伶俐,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
  “可是小旭的伤势……、“安心吧,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够找到体例治好小旭的伤势。”萧翎低声说道。
  好生劝慰了赵婉儿一番,萧翎便将她送回了房间。
  之后十来天的时间,赵旭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无法修炼的现实,虽然还有些缄默寡言,但好在伤势恢复得十分不错。
  看着赵旭小声地和赵婉儿谈笑着,萧翎心中暗叹一声,他很清楚,赵旭眼下这副样子只不过是在赵婉儿面前强装,为的只是不让这个疼爱自己的姐姐担忧。
  可是萧翎却是能够从赵旭的眼中看到一幅化不开的忧愁。
  此刻,他也没有什么好劝赵旭的,想要让他完全解开心结,唯一的体例即是让他重新能够修炼玄气,但这并不是易事,只能暂时放下,慢慢考虑。
  不过在这之前,萧翎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做的。
  将赵婉儿等人救出来到如今已经过去了年夜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慕岩城内随处可见三年夜势力的身影。
  普通人自然不清楚三年夜势力要做什么,但萧翎可是十分清楚,这些人的目标显然是他们一行人。
  “看来这些家伙还不死心!”萧翎心中冷笑不已。
  “怎么,你要找三年夜势力的麻烦?”
  不知何时,老疯子已经呈现在了萧翎身后,看到萧翎冷笑地脸色,老疯子似是已经猜出了萧翎内心的想法。
  萧翎对此也不在意,只是微微点了颔首,算是回答。
  其实,萧翎更加在意的还是老疯子的真正身份,随着和老疯子的接触越加密集,老疯子的表示出来的种种,完全不似是一个普通的炼器师。
  只是,萧翎也是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秘密,既然老疯子没有主动提起,他也不会去询问些什么。
  “三年夜势力其实不是你看到的概况那么简单,否则他们亦是不成能在慕岩城盘踮如此之久。”
  萧翎脸上挂起一抹自信地笑容,缓缓说道:“这点我自然清楚,但我也不是傻子,有些事做了就要付出价格,我会给予三年夜势力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
  “既然如此,我只能祝你好运!我可不想看到我亲手打造出来的龙吟还未问世,它的主人便已经化成一堆白骨。”老疯子mo了mo胡子,一脸笑意地说道。
  两人似是说着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那语气丝毫没有将三年夜势力放在眼里。
  “筹算什么时候脱手?、“你不觉得今晚夜黑风高,是个杀人的好日子吗?”
  说完,萧翎便提着龙吟悄悄地离开了炼器坊,此时已经接近深夜,赵婉儿等人早已回房休息了。
  为了不让赵婉儿担忧,萧翎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只是一个人静悄悄地离开。
  萧翎今夜的目标其实不是穆府别院,而是朝着相反的标的目的一路前行,经过黑夜的掩护,萧翎一路躲闪着路边的暗哨,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这里即是他今晚的目标,冥火宗的年夜本营。
  是的,萧翎已经筹算将这三年夜势力连根拔起,萧翎前世虽然怯懦怕事,但骨子里却是有着极强的报复yu,他一直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监犯的原则。
  以前因为他没有任何力量,自然谈不上报复一说,但现在拥有远很是人的力量,加上一年多的磨练,心态早已今非昔比。
  来到冥火宗的外围,萧翎鼻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形,发现周围明里私下皆是有很多冥火宗的门生巡逻着。
  萧翎冷冷一笑,收敛气息,悄悄地往前mo索着。
  不到片刻,他便来到了”处高地之上,借着夜色,萧翎早已发现前方有一小队人马,想来应该是冥火宗的门生无疑。
  光是从那些人身上的气息,萧翎很容易判断出他们的实力,萧翎略微一思索便已决定出手。
  这一小队人马的实力不过只有银玄境界,唯一个金玄武者想来是他们的领头。
  就这样的实力,萧翎还不放在眼里。
  又是潜行了一会,待来到那群人附近,萧翎身形猛地一闪,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般冲向那群人。
  原本正无聊地巡视着附近的那些冥火宗门生,根本没有想到这慕岩城内竟然还有人敢偷袭冥火宗,所以尽管听到耳边有着细微的异样声,他们却是没有往其他方面考虑。
  而就是这样一个疏忽,结果却把他们的命都搭上了。
  “噗噗!”
  几乎是同一时间,几道细微的声响响起,继而溅起数道鲜血。
  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产生了什么事,便已经无力地倒在地上,鲜血滚滚流出。
  萧翎拔失落这一批哨子,亦不断留,飞快继续朝前走去。
  对这些人的死,萧翎心中丝毫没有怜悯之心,怪只能怪他们彼此是坚持的。
  萧翎一路前进,已经连续斩杀了二十几拨人马,这些人的实力几乎都在昆季之间,萧翎想要无声无息地解决他们其实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萧翎亦是发现,越是靠近冥火宗的年夜本营,周围的防御能力越密集,接下来才是真正考验他的时候。
  好在他很清楚,丁洪此刻还在穆府别院,想必正在和另外两人商讨着如何抓住他。
  只怕丁洪做梦也没想到,萧翎竟然如此年夜胆直闯他的老巢。
  虽然丁洪带着一批精锐门生离开,但冥火宗里却还有着两名地玄武者坐镇,宗内同样还有一年夜批门生镇守。
  以着这样的实力,只怕没人有胆量敢闯入这里,是以丁洪对冥火宗的安危亦是绝对的安心。
  可惜,萧翎偏偏却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今夜他不但来了,并且一路下来连杀二十几拨人马,那死去的冥火宗门生加起来已经跨越了百人。
  固然,以着冥火宗的实力,如若被人连杀了上百名门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这冥火宗也不成能存活至今。
  早在前一刻,坐镇在冥火宗的两位地玄长老早已被惊动了。
  冥火宗的十二鬼将和无数门生纷繁出动,整个冥火宗瞬间进入警戒状态之中。
  坐在年夜厅之上的的一名黑衫老者,满脸阴郁地看向一旁,沉声说道:“竟然悄无声息的连杀我上百名门生,究竟是什么人要与我冥火宗为敌?”
  在其旁边另外一名白衫老者沉吟了一番,刚刚缓缓说道:“无论是谁,立马派人去通知宗主,能够在我们眼皮底下杀死那么多人,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千万不成年夜意。”
  “你说的不错,我这就去让人去通知宗主。”
  白衫老者点了下头,有些浑浊的双目徒然爆发出一阵精光,喃语道:“现在就让我们去会会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我倒要看看都是些什么人,敢于挑衅我冥火宗的威严。”
  话毕,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马上消失在年夜殿之上。
  萧翎已经发现了冥火宗内的消息,知道自己闯入的事情已经被对方觉察,不过这些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丝毫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
  很快,萧翎便发现从四面八方涌来了很多人,萧翎觉察后,随即冷笑地喃语道:“也好,便在此将你们一网打尽,也省得我一个个的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