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仙灵圣地

  在解决完那些天水阁门生之后,萧翎带着赵婉儿一行人绕了数圈,
  确认身后没有任何人跟着之后便回到了老疯子的炼器坊中。
  此时,赵旭和周子铭两人已经被放置到了一间屋子里面,萧翎和老疯子则是站在两人面前,皱着眉头观察着两人的伤势。
  “1旭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一旁的赵婉儿忧心忡忡地问道。
  赵旭和周子铭此刻还陷入昏迷之中,萧翎先前已经检查了下他们体内的伤势,发现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听到赵婉儿的问话,萧翎皱着英ting的剑眉沉吟片刻,刚刚道:“子铭的情况虽然不容乐观,不过相信只需一段时间的保养即可恢复,但旭他手筋脚筋全部被挑断,体内八脉更是支离破碎,玄气失去经脉的阻碍在体内肆意暴走,加上受到了外力的侵袭,好在及时救了回来,否则性命堪忧。”
  顿了下,萧翎继续道:“虽然命是保住了,但今后怕是无法修炼玄气了!”
  听到萧翎完,赵婉儿几乎就要昏阙过去,好在萧翎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赵婉儿。后者脸色惨白,一脸凄然无力的靠在萧翎身上,原本布满灵气的眸子,马上失去了色彩,只是一脸茫然地喃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看到赵婉儿一副失hun落魄的榉子,萧翎心年夜为心疼,抚慰着道:“婉儿安心,我一定想体例治好旭。”
  “真的吗?”赵婉儿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抓住萧翎的胳膊,一脸希冀地看着他。
  如今赵家只剩下她和弟弟两人,而弟弟即是赵家唯一的希望,在听到赵旭即便性命包管,今后亦是和废人无异,赵婉儿几乎要解体了。
  并且她对赵旭十分了解,别看赵旭不过还是个孩子,但以他的性格若让他知晓自己的情况,只怕会痛不yu生,生不如死,这才是赵婉儿最担忧的情况。
  萧翎又如何有什么体例,他和老疯子频频检查了好几次,结果都是令人失望。
  依照老疯子的话来,受了如此重的伤,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想要完全恢复,或许只有那的灵雪仙子或许能够办到。
  关于这个,来到天元年夜陆那么久的萧翎亦是略知一二,和无极仙宫以及至尊神殿比起来,的实力自是要弱上很多。
  但世人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势力虽然一般,但其地位却和无极仙宫以及至尊神殿相仿,三个势力并称当世子年夜鼻门。
  只不过,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是以着绝对的实力凌驾于年夜陆之上,而则极为特殊,这之中,无一皆是女子组成,而他们所修炼的心法皆是属于灵脉一系。
  灵脉武者的力量众所皆知,同级另外武者里,灵脉武者的力量要属最弱,除非能够修炼至天玄之境,刚刚能够打破这个枷锁。
  不过,传言之中只有两名天玄强者坐镇,但却没有人敢于打的歪主意。一是的所在十分隐秘,当世知晓其所在的不过寥寥数人。
  再是,的门生皆是灵脉一系的高手,虽然实力比不上其他人,但却个个拥有一手不错的炼丹能力以及各种远超世人的妙手回春的能力。
  尤其是老疯子口中提到的灵雪仙子,更是传言她有活死人生白骨的神奇力量,哪怕只剩下一口气,只要经过这灵雪仙子的妙手回春,都能起死回生。
  面对这样一个随时都能够给第二次生命的圣地,任谁也不肯意去获咎。
  而最为重要的则是,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皆是和交好,有着当世最强的两年夜势力照应,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去招惹那,相信这个年夜陆上,还没有哪个势力可以狂妄到自认能够承受住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的怒火。
  这些都是世人共知的事情,但其实这其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真正原因,老疯子不知道,萧翎亦是不清楚,唯有潜藏在萧翎体内的凌霄略微知道一些,只不过他并没有出来罢了。
  赵婉儿自然也听过的年夜名,同样她也清楚,以他们的情况想要让出手医治赵旭,那几乎是不成能的事情。
  而她如今所能依靠的便只有萧翎,虽然赵婉儿对萧翎的来历不是十分清楚,但以往种种的表示,已经让赵婉儿不知不觉中将萧翎看成是无所不克不及的存在,所以听到萧翎的话,赵婉儿心中亦是升起一股希望来。
  面对赵婉儿布满希冀的目光,萧翎心中微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虽然明知这个希望很渺,
  但他还是颔首应了下来。
  “婉儿,这事只能从长计议,们也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旭他们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过两天应该便会醒来。”萧翎劝道。
  赵婉儿一开始想要留下来,但这几天的经历确实让她有些身心疲惫,最后在萧翎的半强迫之下,无奈的和青儿一同离开。
  橡到赵婉儿离开之后,萧翎回到屋里,看着陷入昏睡的赵旭和周子铭,心中一团怒火无法抑制的充满着胸口。
  老疯子见状,则是摇头叹息道:“刚才那两个丫头在,我没有全部出来,其实这个家伙是被冥火宗的鬼手血煞破坏了体内八脉,这鬼手血煞乃是一门极其狠毒的武技,亦是冥火宗用来审讯监犯的残暴酷刑,凡是中招者今生除无法修炼玄气之外,每月城市经历两次万蚁噬心的痛楚。”
  萧翎听了,不由皱着眉头沉声问道:“有什么体例能够医治吗?”
  “我对医道只是略通,虽然能够看出这家伙的伤势,但想要将其治好,我无能为力。”老疯子摇了摇头,叹口气道。
  随后,老疯子便转身离开,萧怕看着赵旭昏睡中依然皱着眉头的样子,亦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安心吧,1旭,的伤我一定会帮治好,不过在这之前,我会替向三年夜势力讨回公道的。”萧翎对着昏睡中的赵旭轻声道。
  似是能够听到了萧翎的话,赵旭那原本紧皱的眉头,竟是微微平了下来。
  翌日,慕岩城内的各个世家宗门皆是知晓了昨日三年夜势力产生的情况,他们几乎都已经知道,就在昨日有人竟然以一己之力硬是将三年夜势力的人马杀的人仰马翻,就连三年夜势力的领头人联手都无法将其擒获这一消息一经传出,整个慕岩城都为之震动。
  对三年夜势力如此年夜失颜面,许多世家宗门都在背后暗自幸灾乐祸。除此之外,更多的人都在纷繁探问那个让三年夜势力吃瘪的人究竟是何方圣神。
  固然,众人料想的最多的莫过于至尊神殿,在他们想来,能够以一己之力独斗三年夜地玄高手,这人实力应该已经达到了天玄境界,并且三年夜势力的背后靠山,几乎是所有人都能够猜到的。
  综合这些因素,许多人都是料想这人应该是至尊神殿派来的人,但为何至尊神殿要对三年夜势力出手,则是让这些势力纷繁mo不着头脑。
  慕岩城内,所有人都在等着三年夜势力接下来的动作,这件事闹得这么年夜的消息,相信三年夜势力定然不会就此罢休,如若三年夜势力就此妥协,那么无疑是让他们的声势降到最低点,今后在慕岩城的统治力量将会年夜幅度的削弱。
  这些是其他人十分想看到的,但只有管仲寒等人自己清楚,萧翎的修为已经不是他们三人可以抵摇的了。
  此时,穆府别院之中,管仲寒三人各自静娄在一个角落,三人都没话,年夜堂之中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压抑。
  最先忍不住的是脾气较为急躁的丁洪,只听他一脸怒意地道:“现在整个慕岩城都在传言这件事,如若我们不想个体例解决,今后我们三年夜势力如何立足于此?、,穆远山斜眼看了下丁洪,继而沉声道:“的我们又岂会不知,但那萧翎的实力着实诡异得很,先前我们三人联手都无法奈何得了他,如若冒然出手,只会徒增笑料。,…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视不睬?”丁洪压着火气道。
  一边的管仲寒冷冷地道:“先前那个孩中了的鬼手血煞,萧翎带着他定是无法走远,或许他们依然还在这慕岩城中。”“那还等什么,派人去找,只要他真的在慕岩城内,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他们。”丁洪急声道。
  管仲寒和穆远山皆是没有回应,丁洪见状一怒,不由站起身来,一挥衣袖,冷哼一声道:“难道们真的被一个子吓怕了?如果们不肯派人,那这件事就交给我冥火宗解决。”
  “丁洪,不要莽撞!那萧翎的修为……”“管老匹夫,老夫行事何须来指手划脚,们如此怕死,又怎么能够成年夜事。”丁洪毫不客气地道。
  管仲寒一听,心中暗怒,但概况上却是平静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