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龙吟

  穆府别院,一处较为昏暗的房间之中,赵婉儿静静地坐在角落处,在她旁边的的则是一脸惊恐的青儿。┏最快更新:才子?P????br>在两人身边,躺着两道身影,如若不仔细看,还以为那里躺着的是两具尸体,而这两具“尸体”不是他人,正是被三年夜势力抓来的赵旭和周子铭两人。
  两人并没有死去,而是接连被折磨了两天,早已疲敝不看,除偶尔发出几声痛苦的低吟证明他们还活着,便再也做不了其他。
  赵婉儿脸上没有任何脸色,而是轻轻掏出一块手绢轻轻地在赵旭那弱小的身板上擦拭着,眼眸深处透出一股疼惜。
  旁边的青儿则是早己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1小姐,那些人太过分了,竟然这样折磨他们。”
  青儿还没说完,门口便传来一阵“哗啦”的开门声,紧接着丁洪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青儿身子本能的往赵婉儿身后一缩,而赵婉儿则是十分平静地抬起头看了丁洪一眼,其实不说话。
  丁洪一对狠戾阴森的眼睛在赵婉儿和青儿两女身上来回扫视着,那布满淫yu的目光令得两女十分不舒服。
  “被关了两天滋味如何?”丁洪一脸淫笑地看着两女,说道。
  青儿接触到丁洪的目光,心中极为害怕,整个身子直接躲在了赵婉儿身后,而赵婉儿对丁洪的目光视而不见,冷声地说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丁洪嘿嘿一笑,此时的他完全没有半点一宗之主的模样,反而调笑地说道:“知道老夫为什么只对他们两个严刑逼供,而放过你们两人吗?”赵婉儿随着父亲经商多年,哪里还不知晓丁洪目光中的寒意,只是她心中早已有所决定,如若这丁洪认真想对他行不轨之事她定会自尽于就地。
  “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如意即便我死了,你们也不会好过。”丁洪阴森一笑,继而说道:“性子好烈的丫头,不过这样的女子征服起来更有快感,我倒要看看一会在我冥火宗迷情散下,你还能不克不及连结这般冷静。”
  赵婉儿心中一紧,这时门外却是传来管仲寒冷冷的声音。
  “丁洪,在未查清楚他们的真正来历之前,不要轻举妄动,那些灵草你也见过,绝不是一般人所能调午的。”丁洪回头一看,见是管仲寒不由冷哼一声。他对管仲寒的话十分不满,但他也知道后者说的是事实,再则前些天被萧翎逃跑,三年夜势力这两天派出了年夜批手下在外寻找,至今还未有任何消息。
  只要萧翎一天不被找到,三年夜势力总是感觉喉咙卡着一根刺,十分难受。
  在他们计算了从萧翎那里抢夺来的年夜量灵草的价值,深知能够拥有这些灵草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其实想想就知道,越是高级的灵草,自己就越稀有,而在这些灵草生长的周围,经常都潜伏着一些实力强年夜的玄兽,就是以管仲寒三人的实力,想要在这些玄兽出没的处所获得这些灵草亦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因此三人不克不及不对萧翎等人来历年夜家料想,可是尽管丁洪对周子铭和赵旭两人严刑逼供,试着挑断了两人手筋和脚筋,但可惜却是无法从中套取什么有用的信息。
  至于赵婉儿两女能够幸免,全因两女的容貌被丁洪看中刚刚能够幸免于难。只是,两天的时间,丁洪对赵婉儿的美貌一直念念不忘所以筹算今日过来一亲芗泽,谁知这管仲寒阴hun不散竟然也来了。
  对管仲寒三番四次阻止自己,丁洪心中早已愤怒不已,虽然明知管仲寒所说不错,但这一次他却不在筹算忍耐。
  “管仲寒,老夫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今日这女人老夫说什么也不会放过。”
  管仲寒目光一冷,继而恨声挥了挥衣袖,转身便离开了,而丁洪转身满意地对着赵婉儿淫笑道。
  “哈哈!美人,现在已经美人可以救你了,今夜我会让你们两个尝到yu仙yu死的感觉,假如你们听话,把我伺候好了,我可以考虑多留你们几天,如果不克不及让我尽兴,今夜过后我就把你们炼制成傀儡女奴,平日供我属下玩乐。”
  听到丁洪的话,赵婉儿和青儿皆是jo躯一抖,两女皆是没想到眼前的丁洪竟然如此狠毒,赵婉儿原本平静的脸色也是一瞬间转化为浓浓地怒意,只是心中却是不由多了一丝担忧。
  而这时,门外却是传来一阵吵闹,丁洪闻声不由眉头一皱,这时一名手下仓促地跑了进来,一脸惊慌地喊道!“宗主,欠好了。我们带来的人被不明仇敌偷袭,已经死伤过半了。”
  “混账!”丁洪年夜怒,一道劲气狠狠拍出,直接便将那报信之人的脑袋拍碎开来,脑浆鲜血溅了一地,身后的青儿忍不住惊恐地尖叫起来。
  虽然这一年时间里,青儿也见过很多血腥,但如此残暴的画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怎么想获得眼前这人竟然如此凶残,连自己的手下说杀就杀。
  子洪被搅了的兴致通过眼前手下的鲜血也是稍稍平息,回头看了两女一眼,继而便转身离开。
  在今日一年夜早,萧翎便从修炼中醒了过来,有了老疯子的玄灵丹的帮忙,经过两天时间的调息,萧翎不但将身上的伤势完全治愈,甚至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能够控制的玄气隐隐又涨了一年夜截,这一发现让萧翎欣喜不已。
  天刚门g门g亮,萧翎便打开屋子走了出去,在他内心已经决定好了,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再去穆府别院一趟,将赵婉儿一行人救出来。
  来到炼器坊内,里面传来一阵声响,萧翎很快便看到老疯子的身影。
  此刻老疯子光着臂膀,一脸专注地盯自己面前,鼻本被炉火烤得通红的脸颊已经被汗水浸湿,但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法掩盖,就连萧翎进来,都似是没有觉察。
  萧翎走上前来,看着老疯子面前的作坊之上,两眼微缩,心头猛地一跳。
  在老疯子身前,此刻正静静地躺着一把银白色的兵器,兵器的形状萧翎十分熟悉,赫然即是他亲手设计的蛇矛。
  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萧翎便能从枪上感到一股凌然的霸气,银白的枪身之上,不时流动着一抹晶莹的银光,枪头经过萧翎的设计和地球古代的蛇矛其实不一样,虽然只是细微的不同,但整体看上去却更加布满了凌厉杀气。
  老疯子此时也是注意到萧翎的到来,细细摩挲着枪身,继而语带ji动地说道:“你来得正好,如今这兵器已经打造好,这是我这辈子铸造出来最满意的一件作品,只是我想来想去,却是不知该如何给他命名。”
  萧翎闻言,上前两步,伸手在枪身上缓缓轻抚了两下,随着萧翎的轻抚,枪身上的银光亦是微微发出一阵颇音,似是在迎合着萧翎。
  感受到蛇矛的转变,萧翎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豪气,一掌控住蛇矛,人影一闪,下一刻已经来到院子之中。
  稍稍权衡了一下蛇矛,无论长度年夜小,亦或是重量就像是专门为萧翎而生的一样,没有感到一丝不舒畅。
  萧翎单手持枪,在空中随意舞动了几圈,一道道劲气自枪尖迸发而出,萧翎心头一动,一道玄气灌入蛇矛之中、
  顷刻间,院子中狂风年夜作,随着萧翎的舞动,一道道凛冽的枪气四溢而出,陪伴着萧翎的舞动,蛇矛划破空气,带动周围的气流,竟是隐隐发出一股般的颤音。
  萧翎有心一试,当下玄气一转,枪身马上覆上一道淡淡的紫光。
  “裂空惊雷!”
  凌厉的气息瞬间从枪头爆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幻影,直冲云霄。
  一阵阵陪伴着惊雷般的声响在院中响起,这一消息延续了片刻刚刚重新归于平静,萧翎落在地上,一旁的老疯子早已按耐不住,脸上lu出狂喜地脸色,兴奋地叫道:“哈哈!果然是神兵,光是这阵势绝对比莫言那老家伙打造出来的星陌剑只强不弱,等下次见到那老头,我看他如何在我面前得瑟。”
  萧翎此刻还沉浸在获得神兵的喜悦之中,却是没有注意到老疯子的话,闭着眼睛感受着枪上流动的荧光,萧翎随即睁开眸子,开口说道:“刚才舞动蛇矛之时,周围隐隐有股啸声,不如便将它命名为,你觉得如何?”
  “,好名字,就叫他!”老疯子垂头咀嚼了会,刚刚拍手赞同道。
  随后,老疯子又是说道:“如今神兵已成,希望你不要辱没了这把。”
  “安心吧!我已经听到的渴望,它需要饮血,而三年夜势力即是最好的磨刀石!”萧翎浑身布满冷意地说道。
  如今伤势痊愈,修为年夜进,又有神兵在手,萧翎心中信心年夜增,无论如何,今天他一定要跑救出赵婉儿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