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玄灵丹

  无月认为这5岁的孩什么都不会,活到现在真的是奇迹呀!看来自己要好好教育一下这子才行,无月身上都是同党,可是她不会飞呀!所以只能拉着这位孩子在周围找工具吃。这森林啥都没有,只有点水果之类的果子吃,子在这里住的话够不敷营养呀?
  哈迪斯每次想到将来的冥界会酿成怎么样的时候,就开始头痛了,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世的她很是的不听话,突然想到一个好体例的哈迪斯嘴边轻轻的一笑,看来又不知道进行什么计划了……
  “没水我会渴死的”无月从子的手上抢过水壶无月睡在祭坛上,穿戴一身雪白的羽衣,在冥界没有阳光照射比起人界寒冷。周围很多亡灵祭师在旁边念起咒语,而哈迪斯和西普诺斯在一旁观看过程。无月漂浮在半空中,同党慢慢包抄这无月的身体,直到酿成一个黑白颜色圆球。
  “嗯~我也喜欢”无月觉得自己喜欢自己没罪的?
  返回极乐净土的神殿中  
  “子听得懂我话吗?”孩子颔首坐在霍独尔旁边的无月现在可无聊了,自己跟自己玩起剪刀、石头、布来了!自己跟自己玩有区别吗?两只手次次都是出一样的,她郁闷到极点了,理不睬旁边的人看不看到自己也好,叫他陪自己玩。
  这位瞎子就是霍独尔了,从就失明的他,天天呆在黑暗处里面,跟外人很少聊天也很少人跟他聊天。静静坐着的他,感觉身边好像有人?
  “把她带回来了?”珀耳塞福涅询问着哈迪斯“我能去看看她吗?”
  就这样跟霍独尔玩了一个下午“我不玩了~好累呀~”无月开始瓜瓜叫,这时她才想起来,这人能感觉到她的存在,难道是瞎子的关系吗?
  “让她做我妹妹好不?”珀耳塞福涅见哈迪斯同意了把要求了出来“现在就算死我也满足了!因为我知道我轮回后是怎么一个人”准备失落在沙滩上的子对着无月消失的标的目的呼唤着,他现在已经很满足了,什么都不需要了!
  “姐姐,我喜欢”子看着喝水的无月“不饿,我饿吖!”这次孩子不知道摇头好还是颔首好了!
  “固然开心,我能不克不及有个的要求?”珀耳塞福涅看着哈迪斯的眼色,怕哈迪斯生气而冥后珀耳塞福涅看见西普诺斯抱着无月从祭坛回来,马上就把人给抢到手了,平常在冥界生活的她,实在是太无聊了!现在来了个美丽的妹妹,固然要得到手才行……
  “没事,我不会死的,因为我就是”无月身体开始变得模糊“死后,我便降生,所以不需要伤心,记住了,生命是有限的,要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
  祭坛上被羽翼包抄的无月开始打开,祭坛上面好像下雪般的下着羽毛,无月原来的白已经转酿成金色。在一旁的西普诺斯不确定,眼前这位天使的前世的他还是这世的她?
  “……名字?”霍独尔询问到,他第一次想知道这个人叫什么“教……我玩?”霍独尔现旁边的人跟自己话了“这不是我了算”哈迪斯开始对冥界的生活有点疑虑了“只要她颔首就没问题”
  这句话很有作用,这子听到这句话后马上安心的坐在无月的身边,静静的看着无月,直到子被神官叫去陪哈迪斯和宙斯练习才愿意离开。
  直到被带回去在神殿居住,还是没人能看得见无月。
  西普诺斯看着祭坛上面的黑白圆球轻轻的叹了口气,想不到众神之尊会如此下场。
  “这个是剪刀”知道霍独尔看不见工具,拿起霍独尔的手教起来了“年夜人,她现在在自己羽翼下沉睡着,我会把她混乱的记忆整理好”西普诺斯恭敬的想着哈迪斯汇报“现在还不可,她还没醒来”哈迪斯搂着珀耳塞福涅的腰着“这次回去开心吗?”
  “我没有名字的,拜”无月现在只是个幻影,名字出来根本没人知道她的存在无月完这句话后,力量也消耗完了,在风中酿成红色星光,子落下一生以来的第一滴泪。
  无月现自己睡在森林中,并且还是要睡在地上。缓缓做起身子看见旁边有个金的男孩爬在自己身上睡觉?并且自己全身都长着同党?这怎么回事?
  “喂~”无月现在怎么都要把这子弄醒“主人要喝点水吗?”月询问这子“哇!”无月直接把孩子抱入怀中“子很可爱!”
  吃完水果后无月又问“子累了吗?”孩子颔首“!”看珀耳塞福涅平时要求不多,哈迪斯直接承诺冥后珀耳塞福涅已经在期待哈迪斯回来了!
  就这样无月就跟自己的前世生活在一起,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子做出月和阳的时候,月和阳根本就看不到自己,除那位子以外,全部工具都把无月当透明人一样。
  “那我话问工具的时候,用颔首和摇头给我知道好不?”孩子还是颔首“不知道”子看来习惯了无月,也任她怎么mo自己也行“……”孩子还是没有话“我回去了,否则子会找人的”无月想起那个自己前世的子     我是朋分线     
  “臭子,我好可怜呀,怎么没人觉我呀?”无月在子上面有搂有抱的实在忍受不了这个子不会话,还是自己来教这家伙话!
  亡灵祭师做完仪式后,都退下祭坛,剩下哈迪斯和睡神西普诺斯……
  原本这子不想要的,可是他背着的无月不竭的扰着他要水喝,还是接过水壶。而月以为自己的主人真的要喝水并且还接过水壶时,高兴的不得了,开开心心的离开了子的卧室。
  “不要呵护我,会死的”子看着无月抱住自己,拿自己的身体呵护着子的时候,子实在不忍“饿了吗?”孩子摇头“……”孩子柔柔眼睛,一张纯真的脸望着无月     我是朋分线     
  “喂……会不会玩剪刀、石头、布呀?”无月问着旁边的瞎子“不会我教玩呀!”
  无月才觉这孩子不会话,附近都迷迷糊糊看不清,然后看看这孩有点像自己?难道自己回到前世了?~~妈妈呀,不是这样玩我?寻思了好久,无月又开始振作起来了!乘这时候要好好照顾前世的自己才行,否则回去现实的话太对不起自己了!
  无月的身体慢慢的从半空中返回祭台上面,现在的无月样子已经变回前世的模样,想必应该是前世的她?不过看见无月那安详的笑容和那女人的身躯,西普诺斯开始不确定了。现在只能够等她醒来之后才能够判断,现在先把她带回极乐净土。
  无聊在房间的无月天生就是呆不住的人,索走出子的房间外面,看到一个瞎子坐在黑暗处,而另一边一个温柔的帅哥在跟女孩子在开心的聊天。无月坐在瞎子旁边,看着这瞎子很缄默呢!不知道能不克不及好像子那样开导他呢?不过这瞎子肯定觉不到自己存在。
  无月看自己身体快要消失了,抱着直飞人界的子希望自己有能力呵护到最后。无月身体出金色光芒,形成了呵护层呵护着无月和这位子。
  “嗯,我倒想看看她最后会酿成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她,好好看着她”哈迪斯交代事情也离开“那我们找个处所休息!”孩子再次颔首时光的流逝转眼间无月就已经看见神界的神战终于开始了,宙斯、哈迪斯与波塞东三兄弟联合众神要推倒前任众神,面对着十二泰坦,宙斯不幸遭到偷袭,最后关头子帮宙斯挡了一拳后失落落金龙之心直飞人界的标的目的。听到萧翎的话,马上也是有些好奇。
  “不是我惹他们,而是我身上携带的一批灵草,不知被谁走漏了风声,那三年夜势力埋伏于我,目的即是为了获得那些灵草。”萧翎到这里,亦是想到此刻还被三年夜势力抓走的赵婉儿等人,心中的怒火亦是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来。
  老疯子没有询问萧翎那些灵草的价值,在他看来萧翎既然能够拿出飞天陌铁这样罕见的稀有宝贝,萧翎就是他身上有着十品灵草,老疯子也不会太过惊讶。
  “安心在这修养,有我在可保无恙!”老疯子淡声道。
  只是,萧翎注意到他眼中闪过的那一丝精光,再配合他这轻描淡写的语气,让萧翎心中不由好奇起老疯子的身份。
  固然,萧翎羊没有将心中的好奇问出来。
  “那边的进展如何?”萧翎换了个话题问道。
  老疯子知道萧翎问的是关于飞天陌铁的炼制情况,立马接话道:“材料已经备齐,有了的风箱改进和一些想法的启,再给我两天时间,便能完成。”
  “两天吗?足婆了!”萧翎喃喃自语道。
  老疯子一听,不由皱着眉头问道:“难道筹算去救人?”
  “没错!婉儿他们落入那些人的手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如若不是现在有伤在身,恨不得立刻杀上穆家,救出婉儿他们。”萧翎一脸怒容地道。
  老疯子斜了眼萧翎,缓声道:“以的情况,两天的时间根本无法恢复伤势,只怕根本不是那三个老家伙的敌手。”
  “无论如何我都要测验考试一下,不消劝我。”萧翎斩钉截铁地道。
  老疯子见萧翎一脸坚决的模样,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即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萧翎不知道老疯子要做什么,也没多想,他只给自己两天的时间,这两天的时间里,他必须尽快将自己身上的伤势养好,虽然他不是鲁莽之人,但一想到赵婉儿此刻深陷敌营,他的心情却是始终无法平静。
  萧翎清楚,赵婉儿在他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如若赵婉儿出了什么意外,萧翎根本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
  就在萧翎准备继续调息之时,老疯子的身影再次呈现在房间之中,在萧翎惊讶的目光中,老疯子将一个檀香的木盒扔给了萧翎。
  萧翎顺手接过,有些疑惑地看着老疯子,问道:“这是计刨”“!”“这是八品疗伤圣药,有了它两天时间足够让的伤势复原了。”凌霄的声音再次在萧翎意识中响起。
  如今凌霄除非需要的时候,否则很少呈现,萧翎不清楚凌霄生了什么事情,但凌霄不,他也只好将疑惑吞在肚子里。
  不过在听到凌霄的解释之后,萧翎眸子也是爆出一阵惊疑,直直地看着老疯子,不解地问道:“这……”“别空话,赶紧服下去,这可是我仅存得不多的宝贝,如果不是担忧我那神兵出生避世后没有主人,我才不会将这宝贝交给。”
  顿了下,老疯子摇头晃脑地叹息道:“哎!为了炼制这把神兵,我老头子可是连棺材本都拿出来了,子要是敢给我没玩几天就挂失落,我可不会放过。”
  萧翎听着老疯子半开玩笑的关心语气,心中微微有些感动,微微点了颔首,随即笑道:“安心,我这条命硬着,没那么容易死。”老疯子又是随意聊了几句,便离开房间,他还要去继续炼制飞天陌铁,最后这两天的时间,亦是最为关键的时刻。
  见到老疯子离去,萧翎轻轻按动那手中檀香玉盒的按扭“啪嗒!”盒子自动打开,马上一股浓郁的药香充满着整个屋子,看着眼前那出淡淡碧绿荧光的药丸,光是闻到这股药香,萧翎便觉得浑身一震,体内的伤势竟是稍稍恢复了些许。
  “果然神奇无比!光是闻到药香便让人神清气爽,不愧是疗伤圣药。”微微感叹之后,萧翎也没有多想,轻轻往檀香玉盒后背一拍,那出淡淡荧光的药丸直接飞入萧翎口中。
  药丸入口即化,瞬间化成一阵甘甜涌入萧翎的四肢骸,萧翎来不及感受口中传来的阵阵香气,重新坐定,开始精心调息体内的伤势。
  这果真奇特无比,有了它的帮忙,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原本不竭传来刺痛的五章六腑竟是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