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负伤逃离

  穆远山的话马上让两人警醒,管仲寒心知刚才那一下丁洪虽不是故意为之,但以他的修为想要最后收回一部分力量其实不是不成能的,可是他没有,目的显而易见。
  可这个哑巴亏管仲寒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当务之急他们的目标还是萧翎。
  经过刚才萧翎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三人皆是不再保存实力,三名成名已久的地玄高手联手之下,换做是平日的萧翎或许有一拼之力,可惜只有萧翎自己知道,他体内的散hun香还没有完全清除,只不过是靠着这副身体原本的强年夜力量勉强支撑着,加上先前和丁洪交手时消耗了一部分,以及为了遁藏管仲寒的偷袭,更是令得他的玄气消耗十分巨年夜。
  比刻,面对三日那狂风暴雨般的夹击,萧翎脸色终于浮现出一股不自然的红润。
  见到萧翎脸色的转变,面前三人都是成精的老狐狸,自然一眼就猜出了萧翎已经是强弩之末,那边的穆远山更是年夜声喝道:“这小子快撑不住了!”
  根本不消穆远山提醒,丁洪和管仲寒两人早已提前一步冲向萧翎,三人均是毫无保存的使用出自己最强的杀招。
  三道分属不合凌厉杀招从三个不合的标的目的别离轰向萧翎。
  萧翎见状,目光凝然,心神更是完全提起,他知道以着现在自己的状态是万不成能接下三人的联手。狠狠一咬牙,萧翎双手飞快在身前划动,半空中的身形突然猛烈的扭转起来,周围的空气在他的带动之下再次吸附在他周围,眨眼便形成了一层ru白色的透明屏障。
  三人的杀招几乎是在屏障呈现的一瞬间便已经杀到“砰砰砰!”
  四人的力量一瞬间猛烈的矛盾触犯在一起,发出如同怒龙般的狂啸声强劲的气浪随着一声声震天般的爆响四散开来。
  原本已经被打斗弄的残破不堪的院子,更是一瞬间被这气浪肆虐得狼狈不堪院子角落处那座用来装饰的典雅假山,竟是被四人打斗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直接震碎,化作满天飞沙,地面早已不复存在,剩下的不过是一堆坑坑洼洼的泥土。
  管仲寒三人被这气浪所袭亦是飞快躲闪,眼前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足以威胁到他们的平安,三人均是不敢勾留。
  就连三人都是如此,更别说处于风暴中间的萧翎了。
  一口热血从萧翎喉咙深处狂涌而出,血箭喷射,瞬间便被周围凌厉的气浪直接绞割成漫天血雾。
  萧翎脸色马上惨白如雪,三人联手的杀招果然不是那么好对的,只不过一瞬间便将他凝聚出来的防御尽数打崩凌厉狂暴的气浪直接轰入萧翎身体,马上将萧翎击飞出去。
  不过,萧翎也顾不得身上伤势,趁着三人被这凌厉的气浪所阻,萧翎借助气浪的反震之力,如断线风筝的身形在半空中强行一转,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朝着院子外暴退而去。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院子便没了萧翎的身影刚刚站定的管仲寒三人见状,脸色均是一变。
  “欠好!被这小子算计了!”穆远山阴冷静脸,低声怒道。
  丁洪脸色同样欠好看,没想到三人联手竟然没有留下一个受伤的萧翎,这要是传出去,他们三人的颜面何存。
  “追!无论如何也不克不及让那小子跑了!”三人彼此对视一眼,身形一闪纷繁朝着萧翎消失的处所追去。
  此时,萧翎强压着体内的伤势,头也不回的一路狂奔着,其实在这一切早在他的算计之中,他心知自己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打得过管仲寒三人的联手他不是愣头青,晓得是事不成为,只能暂避锋芒。
  所以刚才在交手之时,萧翎便一直寻找机会解脱三人而三人联手祭出杀招之时,萧翎便知道机会来。
  而事实上,他也确实借助这个机会逃了出来,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管仲寒三人联手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年夜,三人的这一击直接将他仅存不多的玄气直接震散,五脏六腑更是刺痛不已。
  萧翎知道眼下情况危急,自然没有时间去理会自己体内的伤势,只能咬着牙一路窜逃。好在先前有着那凌厉狂暴的气浪所阻,加上萧翎有心算无心,管仲寒三人追了一会,哪里还有萧翎的身影,只能站在原地暗自恼怒顿脚。
  “该死!让这小子跑了!”丁洪恨声说道。
  身后的管仲寒眼中冷光一闪,不知在想着什么,三人之间马上一阵缄默。
  而此刻的萧翎,一阵玩命的奔袭之后,体内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再次涌出,萧翎无奈只能靠在一旁的角落处,年夜口年夜口地喘气着。
  好在他已经觉察到身后并没有人追来,否则这一下只怕定是凶多吉少。
  不过,十分警觉地他其实不敢多做停留,稍稍恢复了些许力量之后,便立即离开,而他所选择的标的目的,则是他和赵婉儿等人在慕岩城的宅子。
  萧翎知道有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处所也就是最平安的处所。只怕管仲寒几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萧翎竟然如此年夜胆,还敢回到这里。
  脚步虚浮地走进院子之中,看着原本被赵婉儿装饰得清新典雅的院子,此刻却是满目疮痍,萧翎心中怒火不竭燃起。
  这一起火,不小牟又牵动了体内的伤势,使得萧翎剧烈的咳嗽起来。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草丛之中发出一阵细微的消息,萧翎马上警觉,两眼警惕地看了过去。
  只不过,下一刻萧翎的警觉转化成一股惊喜。
  “小秋!”
  没错,刚刚发出消息的就是之前被穆远山一掌拍飞的小秋,此时小
  秋身上沾满了杂草和泥头,看上去却是和萧翎一样的狼狈,不过见小秋矫健的动作,萧翎亦是放下心来。
  先前他可是亲眼结结实实受了穆远山一掌,原本意天良中亦是担忧不已,这也是他之所以选择回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的模样,萧翎到是安心很多,至于小秋为何受了地玄巅峰的穆远山含怒一击却还能站起来,萧翎倒也没有多想,之前小
  秋给他带来的惊讶已经够多了,萧翎也不在乎多上一条。
  小秋一摇一摆地来到萧翎身边,十分欢快亲昵地在萧翎腿边蹭了蹭,萧翎单手抱起小秋,随即走进了自己屋子里。<g沿之上,萧翎亦没说话,而是两腿盘膝飞快地调息着体内受损的玄气。
  小秋清楚先前产生的事情,此刻很是乖巧地待在一旁,一对小眼睛不竭地来回张望着,俨然是筹算替萧翎护法。
  只是,小秋身上虽然有许多神奇之处,但力量确实弱得可怜,就他在小身板真有人闯进来,只怕根本招架不住,不过这个小家伙还是十分尽忠职守地护在萧翎身边。
  些许时间过去,萧翎长长吐了口气,便重新睁开了眸子,眼下慕岩城里可算是危机四伏,他清楚那些人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最明智的选择自然是立即离开慕岩城,离开三年夜势力的掌控规模。
  可是,萧翎虽是怕死,但也有着自己的原则,如今赵婉儿等人落入那些人的手中,生死难料,这个时候萧翎是绝对不会独自离开,他一定要想体例将他们救出来。
  而要救赵婉儿等人,萧翎首先必须先把自己的径势养好,早在先前被管仲寒等人押解的路上,萧翎就黑暗和凌霄商讨了对策。
  依照萧翎的意思,本是筹算让凌霄出面,以着凌霄天玄强者的实力,即即是中了散hun香,要对三名地玄武者,也不是难办的事情。
  只是萧翎不知为何,自己的这一提议被凌霄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凌霄虽然没有给萧翎过多的解释,但萧翎甚至凌霄的情况,知道这其中定是有着其他原因,否则面对自己的生死关头,凌霄不成能见死不救的。
  既然凌霄这边没有体例,那么营救赵婉儿的行动只能依靠自己,可是刚刚检查完自己的伤势,萧翎心知要想痊愈没有几天的功夫是无法办到的,再加上如今慕岩城只怕都是三年夜势力的眼线,萧翎更是不敢外出寻找用来治愈的丹药。
  想来想去,萧翎马上焦躁无比。
  突然,萧翎想到了一个人,或许这个人可以帮他。
  思及至此,萧翎亦是没有继续勾留下去,急忙带着小秋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来到了城中的一处十分简陋的衡宇。
  十分轻车熟路地绕过屋子外的院墙,谁知刚一踏进来,便有一道凌厉的气息锁定了他,同时耳边传来一阵怒喝:“哪里来的贼人,竟然敢在我的土地撤野!”随着话音刚落,从里面的屋子中飞快地闪出一道身影。
  “老疯子小声点,是我!”没错,萧翎如今在慕岩城唯一算得上朋友的即是眼前的老疯子,虽然两人相处时间不长,但萧翎对老疯子也是有一定了解,知道这家伙看似疯疯癫癫,但却是一个值得相信的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