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怒杀

  穆家那五名护卫的实力不低,均有了金玄之境的修为,由此也可见到穆家的底蕴不弱。可惜这五人碰见了萧翎,注定是讨不得好。
  随着五人将萧翎团团包抄起来,萧翎嘴角挂起一抹冷笑,紧接着,他动了。
  整个人瞬间化成一道残影,飞快地掠向五人,萧翎根本没有使用武器,对这些人根本无需浪费过剩的力量。
  穆云峰根本没有看清萧翎是如何移动了身体,只是看到一抹青光闪动,然后自己五名护卫伫立在那里,身体开始扭曲,五官血溢,连牙齿也在打颤,似乎在忍受着某种非人的痛苦。
  接着,几声“哧哧”的撕裂声,这些人身上马上喷出数道血柱,如天上下起了血雨,漫天血雾。
  一些围观者见到如此血腥的排场,马上一阵骇然。
  那穆云峰脸色亦是变得极为难看,身旁那几名护院更是吓得两腿直打颤抖,有几个胆的甚至已经瘫软在地。
  任谁也想不到,那看似适合温和的青年,一出手竟然是如此血腥。
  却是赵婉儿等人却是没有什么脸色,眼前的血腥排场和幽冥死地里那些玄兽厮杀的情景根本不克不及比。
  萧翎对那几名护卫根本没有丝冬怜怕之心,杀了这几个护卫之后,萧翎便站到了穆云峰面前,看着他就如看着一条死狗一样。
  穆云峰亦是感受到萧翎目光中的杀意,目光中流lu出一抹恐惧之色。萧翎这血腥的手段,已经完全震慑住了这位穆家的少爷。
  身为穆家年夜少爷,穆云峰也其实不是完全是个无用的纨绔之弟,别看他先前一脸嚣张嚣张的样子,但其实力也是不容觑,以着他的年纪已经拥有金玄巅峰的实力这份能耐,放在慕岩城年轻一辈中却也算是佼佼者了。
  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穆云峰感受到萧翎目光中传来的杀意,不由打了个ji灵,他心中清楚,萧翎是筹算真的杀了他。
  一股恐惧之情油然而生穆云峰此刻也顾不得其他,急忙道:“…不克不及杀我,我是慕家年夜少爷,我父亲是慕家家主,杀了我就是于整个慕家为敌。”
  此刻,穆云峰为了活命根本顾不得什么面子,虽然不清楚萧翎的实力,但见他自在之间便击毙五名金玄武者这份能耐是他远远无法比及的。
  “如果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只怕此刻早已糟了们的辣手,觉得那样的话,会放过我吗?”萧翎冷然地道。
  穆云峰狠狠打了个ji灵,脸色变得有些惨白,身形不由往后倒退了几步。
  其实萧翎原本只是筹算稍稍教训下这些人,究竟?结果他们初来乍道,对着慕岩城还不是真正十分了解自然要尽量减少不需要的麻烦。
  但刚刚这穆云峰好死不死,竟然打起了赵婉儿的主意,如此一来,萧翎自然改变了主意。
  如今在这天元年夜陆之上,唯一让萧翎真正牵挂的也只有赵婉儿一人,他是绝不会容许有人伤害到赵婉儿的。
  但凡想要打她主意的人,萧翎是丝毫不会手软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手软而给赵婉儿留下任何危险。
  下一刻,一阵青光,萧翎出手了,没有任何预兆,穆云峰双眸圆瞪鲜血从他胸口处狂喷而出,死不瞑目。
  身后那些护院则是早已吓得瘫软在地,满脸骇意地看着萧翎年夜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萧翎冷冷地道:“将这些人抬走,留在这里碍眼。”
  那几名护院见萧翎不杀他们马上如获年夜赦,强撑着内心的恐惧,连忙手忙脚乱地将地上几具尸体反抬走。
  一旁的围观者见萧翎竟然将慕家的年夜少爷杀了,一时间亦是不敢上前,纷繁躲在远处对着萧翎指指点点。
  赵婉儿见萧翎回来,随即道:“这下我们可是和穆家接下冤仇了。”
  萧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谁让他刚才对出言不逊,我自然不会放过他。”
  赵婉儿美眸柔柔地白了萧翎一眼,叫嗔地道:“呀!想不到也是这么气的人。”
  嘴上虽然这样,但赵婉儿心中却是欣喜不已,显然她也知道萧翎的性格,之所以杀了这些人,全是因为先前那穆云峰对她言语的侮辱。
  至于是否担忧穆家的报复,赵婉儿也没太过放在心上,她相信这一切萧翎城市解决的。
  穆家年夜堂之上,穆卓看着地上躺着的穆云峰的尸体,满脸阴霾,扶在一旁桌上的手臂微微颤。
  年夜堂中还站着其他一些人,此刻均是不敢作声,整个年夜堂笼罩在一股沉闷的气氛之中。?良久,穆卓突然语气森然地问道:“是谁干的的?”
  底下跪着地那人即是之前被萧翎教训了的凤鸣轩护院,在感受到穆卓语气中蕴含地无尽怒意,那护院满脸惶恐地将事情详细地了一遍。
  穆卓听完之后,不由勃然年夜怒,自己的儿子竟然死在一个无名
  卒手里,这简直是赤luoluo地挑衅。
  “那人什么来历?”穆卓强压着怒气,沉声问道。
  那护院被穆卓身上散出来的暴怒气势一压,马上冷汗直流,嘴巴亦是晦气索地道:“不……不清楚……”
  “废料!留何用!”
  马上,一道白光乍闪,那非院不敢相信地瞪着双眸,用尽最后力气想要开口,最后却是无力地倒下。
  “抬下去,派人给我去查,我要知道那些人的来历,我要用他们的血来祭奠我的孩儿。”穆卓一脸冷然地道。
  “家主,那年青人的资料已经查过了,是前不久才到慕岩城的外来人员,并没有不当之处,关于他自己的实力,我们无法估计,因为他以前从未出过手,但从他轻意的杀死少爷以及身边五个金玄护卫来看,相信应该是个高手。”
  “好狂妄的年轻人,我倒想看看,他有何所持,叮咛下去,派家卫将那些人围起来,我要亲自走一趟。”穆卓压抑着满心愤怒,冷冷道。
  穆卓作为慕家家主,同样是慕家第三高手,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地玄早期,这也是慕家能够立足于慕岩城的强年夜资本。
  在他看来除三年夜势力之外,这慕岩城内的其他人根本不足为惧,可他却是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了一个严重的毛病。
  显然慕家的情报太过落后,如若他有仔细查询拜访,便会知道,当日藏剑门门主叶楼和一干精锐手下的真正死因。
  但三年夜势力交锋,慕家为了不引火烧身,先前并没有派人查探,因此他却是从未将杀死叶楼的那人和萧翎联系到一起。
  深夜,凤鸣轩街道周围,此刻已经被慕家的家卫全部清理干净,整个年夜街之上布满一股肃杀之气。
  萧翎原本是筹算回去的,但因为先前穆云峰的死,萧翎担忧慕家之人会从中作梗,索性便留了下来。
  果然,没多久,萧翎便现附近多了一些异样的气息,知道这些人定是那慕家派来的,萧心下冷笑不已。
  同时,萧翎回头对着赵婉儿等人道:“婉儿,们先到里面去,以免等下我顾及不到,受了伤可就欠好。”
  赵婉儿自从那夜之后,对萧翎越是言听计从,当下便点了颔首,拉着青儿走了进去。
  却是那赵旭和周子铭两人此刻却是满脸兴奋。
  看着两人的模样,萧翎微微一笑,道:“好了,我知道们的意思,一会我会留几个让们练练手,也好检验下们这些日子来的修炼成功。”
  赵旭闻言,拍着胸脯包管道:“萧翎哥哥,安心,一定不会让失望怕。”
  周子铭亦是同样包管着着。
  萧翎笑了笑,随即脸色一肃,淡淡地道:“他们来了,一会们自己注意。”
  穆卓来了,随着一起来的,还有十来名家卫服装的壮汉,气势彪悍,冷然神态中,夹着浓浓的杀机,可以看出,他们的实力都不弱。
  只来这么几个人,就想找他寻仇,这穆家未免也太过托年夜了。
  穆卓一眼就看到了萧翎,眸子寒意浓浓,半眯半张中泄出了毫不掩饰的恨意。
  萧翎却是先开口了。
  “是穆家的人?”
  穆卓沉声道:“我是穆家家主,亦是云峰的父亲,就是杀了我的儿子?”
  “不错!”萧翎很干脆的认可道。
  穆卓眼神微凝,怒极反笑地道:“很好!有胆色,只是杀了我儿子,我要用们全部人的命来了偿!”
  萧翎不屑地撇了撇嘴,道:“那还等什么,还不脱手。”
  穆卓的熊熊怒火,马上被萧翎这副语态完全点燃,冷哼一声,喝道:“将其他人都给我杀了,这子我亲自对。”
  身后十几名家卫蜂拥而上,团团将几人围了起来,此时,穆卓身上爆出一股强打的气息,将萧翎牢牢锁定住。
  “地玄早期吗?却是不错,可惜这点能耐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萧翎漫不经心地着。
  “死光临头还嘴硬,一会我会让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穆卓一脸狰狞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