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风波暂平

  一夜的杀戮,回屋后的萧翎冷静下来之后,也是觉得有些奇怪,自己什么时候竟是变得如此冷血,在来到这异界之前,他可是一个连和人打斗都不敢的人,可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在他手上已经有了二十几条人命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绝对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不过也只是稍微感慨一番,萧翎便不再多想,他始终认为自己不是个嗜血的屠夫,之所以杀人不过是被迫抵挡罢了,在这武力至上的天元年夜陆,如若不杀人,那他人便会杀了。
  这个事理从一年前赵家灭门的之时,萧翎便已经明白了。
  此刻,萧翎更加关心的是自己的修为,想着刚才和叶楼的战斗。
  叶楼的实力应该在地玄中期,可是却被自己几招轻易的打败,萧翎心中有些兴奋,但还是有些疑惑地问道:“凌霄,我现在能够运用的力量也不过只有地玄早期,为何身为地玄中期的叶楼这么轻易就败在我手上?”
  凌霄的声音缓缓从萧翎的意识中响起:“的情况比较特殊,这副身体自己的力量即是天玄,随着能够掌控的力量越来越多,属于天玄强者各方面的反应和本能亦是慢慢恢复,加上那唯一无二的控制八脉的修炼体例,虽然概况还只停留在地玄早期,但战斗中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的地玄武者了。”
  “那如果是天玄强者呢?对上天玄强者我有没有胜算?”萧翎随即问道。
  “以现在的力量那是绝对不成能的!”凌霄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回答道“不要看任何一名天玄强者,天玄强者所拥有的力量绝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萧翎听闻之后,亦是有些失望,不过化并没有气馁,他很清楚,他修炼至今也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一年多从一名连玄气是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到如今成为几招打败叶楼的地玄武者。
  这样跨越式的进步已经足够让他人望尘莫及的了。
  “对了,刚才在和叶楼战斗中,我突然有种想法,不知道可不成行。”萧翎突然道“觉得如若将两种不合体系的功法武技结合在一起,是不是会产生更年夜的威力?”
  凌霄得知萧翎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并没有觉得可笑,反而沉吟思索起来。
  自从和萧翎一道想出修炼八脉的体例,凌霄的思维亦是有了开阔,如若换做是其他人出这种念头,凌霄只会当他是痴人,但萧翎不合,萧翎可是当世唯一一个修炼八脉的人,而这种将两种不合体系结合在一起的想法对萧翎来其实不是不成行的。
  沉吟片刻之后,凌霄刚刚道:“为何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萧翎挠了挠头,道:“我也是在刚刚和那个叫叶楼的家伙战斗时,脑中突然一闪而逝出这样的想法,但具体可不成行我不知道。”
  “这事不克不及急,所修炼的八脉之法已经是从古至今闻所未闻,而将两种功法结合所有考虑的情况十分复杂,一个欠好也许会让体内玄气呈现异常,容我先斟酌一鼻
  对凌霄的话,萧翎还是十分信任的,所以闻言之后便不再提起此事,随即便躺在床上休息起来。
  之后几天,为了平安起见,萧翎叮咛赵婉儿几人不要外出,而他则是偶尔外出刺探消息。
  经过一番刺探,萧翎总算对慕岩城的势力有着一定了解。
  慕岩城是个商业之都,这里有着许多世家宗门并立,之间的关系更是扑朔迷离。
  如若海之城是个自由贸易的港口年夜城,那么慕岩城则更像是一个布满犯法的地下交易王国。
  在这里的商人形形色色,所销售的工具更是种类繁多,固然,因为来往之人良莠不齐,慕岩城内时常会产生一些流血事件。
  不过这一切都在至尊神殿的一定控制规模之内,对慕岩城,至尊神殿并没有过多干预,以着至尊神殿在年夜陆超然的地位,自然不会去在意这样一座城市,而对慕岩城有所关注,也只不过因为这里距离至尊神殿较近,并且至尊神殿底下许多依附着的势力皆是生存在这。
  而在至尊神殿之下,萧翎知道慕岩城里实际掌控在三年夜势力手中。
  这三个势力别离为天水阁、冥火宗,以及昨日萧翎遇到的藏剑门。在其之下,则是有着各种世家共存。
  只不过这三个势力背后都有至尊神殿的影子,影响力远不是那些世家能够比及,因此慕岩城内的世家年夜多亦是各自依附这三个势力之下。
  也不知是否亲自有着至尊神殿的影响,这三个势力彼此之间存在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彼此之间虽然摩擦不竭,但真正的火拼情况却是很少见。
  不过,这些日子,萧翎亦是清楚慕岩城内产生的事情,自畴前些天藏剑门门主叶楼和一干精锐门生身死的消息风行一时,隔天属于藏剑门的势力规模便呈现几股分属不合的人马,这些人各自瓜分着原本属于藏剑门的土地。
  而藏剑门剩余的力量亦是被这些势力盯上,显然叶楼一死,藏剑门群龙无首,慕岩城内的几方势力为了瓜分藏剑门的土地正忙得不成开交,而藏剑门剩余的门生为了应付这些势力,亦是焦头烂额,因此这些日子倒也没人来找萧翎的麻烦。
  萧翎清楚,是有着几股人马,但实际上想要侵吞藏剑门的无外乎只有天水阁和冥火宗这两个势力。
  同时,萧翎心中亦是明白,当日叶楼带人找上门时,隐藏在附近的两股气息定是来自这两个势力,这也刚刚能够解释当日为何这两方人马在叶楼死后并没有立即出手的原因。
  不管怎么,至少短时间内,萧翎一行人是不消考虑平安问题了。
  至于之后这两方人马是否会来械他麻烦,萧翎其实不担忧,因为凌霄己经告诉过萧翎,这两个势力不过是个中型势力,根本无需惧怕,就算萧翎目前的力量还不足以同时匹敌天水阁和冥火宗,但别忘了还有他凌霄的存在。
  对着凌霄有足够信心的萧翎,闻言之后亦是安心下来,而这几天他亦是在城中转悠着想要寻找一把趁手的武器。
  原因则是因为原本那把夺来的影舞剑在一年多的战斗中早已不堪他的力量负荷,尤其是前些日子和叶楼战斗之后,剑身上更是呈现了裂纹,只怕是难以再用了。
  再则萧翎虽然一年多来都是使用这影舞剑战斗,但始终觉得用起来不是那般趁手,真正战斗时阐扬出来的力量则要年夜打折扣。
  思及至此,萧翎便决定到城中寻找一柄趁手的兵器。
  而此刻,慕岩城的凤鸣轩之中,柳凤瑶以及霍雷、卫东三人正坐在一处角落,三人面前摆放着几道精美的食物。
  只不过三人一脸阴沉,似是对眼前的美食提不起任何兴趣。
  三人缄默了许久,那霍雷最先沉不住气,狠狠一拍桌子,语气布满不忿地道:“可恶,想不到堂堂至尊神殿里竟然有那样的莠民,我们明明比他人快一步的完成了考核,结果无法成为内门门生,我心里怕不下这口气。”“胡什么,不要命了山”柳凤瑶狠狠地瞪了霍雷一眼,喝斥道。
  却是一旁的卫东闻言,却是摇头道:“凤瑶师妹,霍雷所的并没有错,如若是我们实力不可而无法成为内门门生,我倒也认了,但那部世杰是什么货色,想必我都清楚,如若不是因为那负责审核之人是部家之人,认为凭那草包怎么可能通过审核。”
  霍雷见卫东赞同他的话,马上囔囔着道:“不错,部家那几个草包实力明明不如我们,连他们都可以成为神殿的内门门生,我们三人却是不可,着实让人恼恨。”
  柳凤瑶何曾不知道这些,那部家自己实力以着三人家世自然不是太过惧怕,但部家里却是有几名门生乃是神殿内门门生,这样一来,尽管部家的实力其实不是慕岩城里最强的,但却也不是什么人都敢轻易招惹的。
  柳凤瑶三人自从和萧翎一行人别离之后,便和司马南一道回了至尊神殿之中接受审核,原本信心满满的三人,早已将自己看做神殿内门门生,而以着他们考核的表示,司马南也是认为三人定然能够通过。
  可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考核最后的结果是三人落选,而部家的一名门生部世杰,以及两三名和部家交好的世家子弟通过了考核,并且硬生生地将柳凤瑶三人挤了下去。
  同样生活在慕岩城,柳凤瑶等人如何不认识那部世杰以及他身旁那些人。
  那几人在柳凤瑶三人眼里不过是些草包,这样的结果很明显是有人从中作梗,以着三人的脾气,如若是换做其他时候早已当面吵了起来,但这次他们却是缄默了。
  原因无他,只因那里是至尊神殿,三人世家在慕岩城地位不,但无法如得了至尊神殿的高眼,无处宣泄的三人只好来此宣泄心中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