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温馨一幕

  直到萧翎离去了好一段时间…隐藏在远处的万成东以及一干手下刚刚回过神来。
  “好狠的手段,这小子竟然真的下杀手,这下他可是完全获咎了藏剑门,以着叶楼的性子,这件事情只怕无法善终。”万成东看着萧翎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年夜哥,我们就这样放着他离开?,…万成东身边的手下小声询问道。
  万成东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连古世阳都如此轻易就栽在那小子手中,你认为凭我们几个能够留下他?、,
  “这”那青年想起刚才萧翎的手段,一时间亦是缄默下来。
  “立刻回去,将这件事告诉宗主。,…万成东飞快地说道。
  话毕,一猝人便急仓促地离去。
  而另外一边隐藏着一批人亦是在万成东离开之后,随即消失不见。
  萧翎不清楚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人为什么没有脱手,只不过萧翎拿捏禁绝这些人的实力,所以在杀完古世阳之后,萧翎便决定离开。
  至于这些人为何会找上他,萧翎还未理清头绪,只是心中隐约有些线索。
  “什么,世阳死了?什么人干的,竟然敢在杀我藏剑门的人!”
  获得古世阳死讯的叶楼,此刻正气急废弛地怒吼着。
  身上那狂暴的戾气瞬间冲体而出,将他面前半跪着的手下门生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了一会儿,叶楼刚刚稍稍冷静下来,勉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坐了回去。
  “告诉我,到底产生了什么事情。,…叶楼声音无比阴沉,显然古世阳的死是完全激怒了这位匪气十足的藏剑门门主。
  想他叶楼从昔时慕岩城叶家的一名地位低下的族中门生一步步走上今日的地位,这其中虽然有着一份机缘,但他自身的努力和天赋亦是不成忽略。
  而他藏剑门自从成立至今就连冥火宗和天水阁这等原先便以存在的两年夜势力亦是不敢轻易获咎以他。
  叶楼想不明白,究竟是谁敢在慕岩城对他藏剑门的门生脱手并且死的可是一名玉玄武者和五名金玄武者。
  这些人可都是他藏剑门的精锐门生,如今一下子死去了六人,其中还有一名玉玄武者,这如何让他不震怒,如何不心痛。
  待到那手下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详细禀告之后。
  叶楼脸色阴晴不定放在桌上的手掌上隐隐可见青筋暴怒的橡的。
  年夜殿之上,其他鼻子皆是年夜气不敢喘上一口。
  过了许久,叶楼突然猛地一拍身旁那用玄铁木制成的精致红桌。
  红桌在叶楼含怒的一掌之下,竟是直接化成粉末。
  “好个萧翎,竟然敢杀我藏剑门门生,通知下去,给我派人将那群人住的处所围起来,既然敢明目张胆的杀我藏剑门门生我会让他后悔今生。”叶楼目光阴沉地说着。
  很快,随着叶楼的命令,慕岩城中马上暗潮涌动。
  此时冥火宗的宗主丁洪听到万成东的回报之后,脸上没有任何脸色。
  “你是说,那个年轻人只是几招就将古世阳六人全部击败了?”丁洪语气淡然地问道。
  万成东对眼前的丁洪可谓恭敬无比,急忙回答道:“宗主,那小
  子修为确实了得,只怕属下亦不是他的敌手而他出手太快,我根本无法从他的招式上判断他的来历。”丁洪对自己这个手下亦是十分了解,知道他不会信口开河,因此在听了万成东的话后,丁洪眉头不由紧紧皱起。
  “藏剑门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丁洪语气bo澜不惊地问道。
  万成东回答道:“根据消息来报,叶楼在得知古世阳死后年夜发雷霆,此刻已经派出手下将萧翎那一行人住的处所赶去而听说叶楼已经筹算亲自出面。”直到听到这个消息,丁洪眼中那一只没有bo动的目光才发出一阵异色,继而冷笑地说道:“叶楼那个屠夫永远是那么莽撞,那古世阳却是死得有些冤枉,也难怪叶楼会如此震怒竟然亲自出手。”“宗主,我们准备怎么办?既然叶楼出手了,那萧翎一行人只怕无力招架倒时他们身上的那批宝贝岂不是要落入藏剑门的手中?”万成东作为冥火宗两年夜战将之一,地位仅次丁洪这个宗主以及两年夜护法长老之下。
  所以关于萧翎一行人的事情以及慕岩城内各方异动他亦是了如指掌,因此他才会如此问道。
  丁洪沉吟了片刻之后,刚刚说道:“那叫萧翎的小子今日又拿了株六品的千灵草到西区拍卖行换了三百紫晶币,一连两天卖出七百紫晶币的宝贝,并且没有丝毫犹豫,可见那小子身上定然还有其他更县价值的宝贝,如若这些工具落到藏剑门手中,只怕不出几年。藏剑门就要骑到我冥火宗头上了。”顿了下,丁洪遂闭起眼睛,淡淡地叮咛道:“让两位长老带上十二鬼将一同前去盯着,到时伺机行事。”
  “属下遵命!”万成东获得叮咛之后便恭敬地退了下去。
  丁洪这边刚刚下打完命令,另外一边,属于天水阁的土地上,许久未曾呈现在世人视线之中的天水阁阁主管仲寒,此刻亦是细细听着手下的来报。
  听完之后,管仲寒亦是皱眉不已,良久刚刚淡淡地说道:“却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可惜这小家伙太过锋芒毕lu,以为有点本领即可不将他人放在眼里,可惜!可惜了!”
  顿了下,管仲寒随即收起感叹,叮咛道:“派人去盯着那一行人,有什么消息立刻回报。”“等等!”
  管仲寒喊住了正想离开的手下,随即摇头说道:“那叶楼筹算亲自出手,想必冥火宗那边也不会坐视不睬,为了谨慎起见,通知左右护法带上天清卫一同前去。”
  萧翎还不知道先前的事情己经引起了慕岩城三年夜势力的注意,并且派出了各自的精锐门生。
  带着换来的三百金币回到了昨日刚刚买下的宅子中,一进门便听到了青儿欢快的嬉笑声。
  萧翎仔细一看,原来这小丫头正和小秋玩的不亦乐乎。
  小秋那小小的身体被青儿当作皮球一样不竭地抛向空中,然后失落落。被当作皮球的小秋不但没有任何恼怒,反而十分享受这种感觉,半空中的他不由欢快地叫着,时而还挥动着自己的小同党,似乎想学那些小鸟一样在空中翱翔。
  只是,想象到小秋挥动着一双小同党,却是挺着个年夜肚子学着鸟儿翱翔的样子,萧翎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此时,赵婉儿则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脸带笑意地看着青儿和小秋打闹。
  在另外一边,赵旭和周子铭两人在这切磋着,萧翎进来之时,两人的切磋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
  萧翎踱步来到赵婉儿身边,后者亦是发现他的身影,对着萧翎温柔地笑了笑,随即说道:“你回来了?”
  只是一句平常的关切话语,但经历了昨晚那有些旖旎的事情之后,这话听在萧翎心中却是有着另一股味道。
  萧翎看着赵婉儿那巧笑嫣然的俏脸,目光不由有些炙热。
  赵婉儿亦是感受到了萧翎的目光,双颊不由一红,美眸流转,风情万种地白了萧翎一眼,嗔怪地说道:“看什么,哪有你这榉看人
  的。”萧翎心头一热,不由轻轻握住赵婉儿的小手,将其放在自己手掌之中揉捏,感受着那柔若无骨的玉手传来的一阵滑nen感,萧翎心中暗爽不已,却是不说话。
  赵婉儿被萧翎这番含糊的举动羞红了脸,想要挣脱萧翎的魔爪,却是没有睁开,心下一急,赵婉儿不由低声说道:“快铺开,1小旭他们还在旁边了,被看到了多丢人。”
  萧翎见赵婉儿一副交羞不已的模样,哪里肯轻易铺开,赵婉儿见萧翎如此死皮赖脸,自己挣脱不开,索性埋着头任由萧翎轻薄。
  谁知好死不死,这一动作却是被一旁的青儿看到,这个小丫头马上睁年夜眼睛,一副天真不解的模样。
  也许是因为太过惊讶,以至于青儿忘记了她还在半空中的小秋,直到听到脚边传来一阵响声,青儿刚刚回过神来,不由惊声喊道:“萧翎哥哥,你和小姐,你们两个……”
  赵婉儿见状,原本绯红的脸颊几乎要滴出血来,低着头不敢看向青儿。
  而青儿回过神来,不由双手捂住脸颊,一脸震惊地可爱模样,丝毫没有理会被她摔在地上的小秋那不满的指责声。
  一旁正在切磋的赵旭和周子铭听到这边的消息,亦是停下手来,朝萧翎这边看来。
  当两人见到萧翎牵着赵婉儿的手时,两人脸色皆是一呆,继而周子铭lu出一副理所固然的脸色。
  显然,这家伙早已发现两人之间那点含糊的关系,所以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太过惊讶。
  而赵旭则是奋地喊道:“太好了,我就知道萧翎哥哥最有本领,我姐姐定然逃不出你的手心。”
  萧翎一听,忍不住笑了出来,而赵婉儿听了赵旭的话,却是又羞又气,急忙挣脱萧翎的魔爪,飞似的逃离众人的注视。
  可这短暂的温馨场景,很快就被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