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管你是谁

  想到这,古世阳艰难地咽了。口水,声音有些干涩地说道……朋友,或许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误会?你当我是傻子吗?”萧翎冷冷笑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的来历。”
  古世阳以及身前五名金玄武者显然是被萧翎此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横气息所摄,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萧翎慢慢地朝古世阳走去,他的脚步很轻很慢,但每走一步,古世阳脸色就越发惨白一分,似是有着千斤重担压在他身上,令他有些难以呼吸。
  调有玉玄之境修为的古世阳都是如此,更别说是那五名金玄武者了。
  “不说是吗?”萧翎轻轻抚m着手中的影舞剑,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接着,不等古世阳等人开口,几声惨叫同时响起,古世阳一看,马上吸了。凉气。
  原来,自己五名手下此刻正倒在地上痛苦哀嚎,而在一旁,五条断了的手臂散落一旁,鲜血不竭地从断臂的伤口流出,口气中布满一股血腥之味。
  古世阳想不到眼前的青年如此心狠手辣,心中打了个冷颤继而声色俱厉地喝道:“住手,我们是藏剑门的人,你这样做是在和我藏剑门为敌。”“藏剑门?”萧怕眉头一皱,重复着喃喃道。
  那古世阳见萧翎皱眉,心中马上有了底气,不由冷笑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获咎我藏剑门可没有什么好下场,我劝你还是不要抵当,乖乖束手就?
  ……”
  萧翎有些好笑地看着古世阳,不明白他哪里来的信心,难道他看不出眼前的情形?
  至于那藏剑门,萧翎根本听都没听过,一挥手中影舞剑,马上又是一阵哀嚎。
  古世阳还未说完的话马上被他生生吞了下去,原来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地上五人的另一条手臂亦是被萧翎斩断下来。
  在幽冥死地一年的时间里,萧翎除修炼之外,几乎都是在和玄兽奋斗中度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养成了萧翎出手狠辣的习惯。
  在他看来,如若对敌时心存仁慈,那么也许下一刻死的就是自己,这一点萧翎可谓记忆犹新。
  幽冥死地的玄兽可不会和你讲情面,只要有一口气存在,那些凶狠的玄兽定然会奋起反扑,一开始不清楚这些的萧翎可是吃了几次亏。
  古世阳脸色阴晴不定,他没想到萧翎在得知他们的来历之后竟然还敢痛下杀手”显然不将他藏剑门放在眼里。
  “小子,你好年夜胆量,竟然伤我藏剑门门生,今日之事我藏剑门记下了,来日定然会亲自上门讨回公道。”古世阳怒声喝道。
  “哈哈!”
  萧翎听了古世阳的话后,马上年夜感好笑,不由放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古世阳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
  笑了好一会,萧翎刚刚停止下来”继而脸色一冷,淡声说道:“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现在你们的性命可是完全掌握在我手中,没有我的同意,你觉得你们能够离开这里吗?”古世阳闻言,脸色一变,继而急声喝道:“你想杀我?你可知这里是慕岩城”不是你这个外来的小子可以胡作非为的处所。”
  “是吗?你们可以无缘无故对我出手,为何我就不克不及杀了你们?”
  萧翎冷笑着反问道。
  被萧翎这样一问,古世阳马上语塞,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不过显然他也是觉察到萧翎身上的杀机”明白眼前的萧翎只怕真的会杀了他。
  思及至此,古世阳不由急声说道:“你不要胡来,如若你在这里杀了我,藏剑门不会放过你,并且就是至尊神殿的人也不容许有人在慕岩城乱来。”“至尊神殿?”萧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继而说道“原来你们藏剑门背后竟是至尊神殿。”
  古世阳以为萧翎听到至尊神殿之后,心中已经改变主意,立马说道:“你要是杀了我,也就同等于获咎了至尊神殿,我劝你还不是感动的好,至尊神殿是什么样的处所,想必你自己心中也清楚。”
  到了此刻,古世阳已经将萧翎当作不明事理的愣头青,像他们这样的势力,尽管平时有些小摩擦,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对对方痛下死手,这是年夜势力之间潜在的规矩。
  所以事到如今古世阳只好搬出至尊神殿这尊年夜佛出来,希望用至尊神殿的威名来震慑住眼前的萧翎。
  可萧翎只是一个穿越者,对这些又怎么知晓,并且就算萧翎真的知晓,但这一切都和他无关。在他看来,既然有人想要他的命,对这样的人他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虽然萧翎生性怕死,但骨子里的报复性却是极强。
  曾经,在萧翎还是地球上的一名小厨师之时曾无意中获咎了一家饭店的高层。而那时他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学徒,萧翎深知自己势单力薄,根本无法抵挡对方,所以在遭到那高层的一番羞辱之后,只能选择默默忍受,不敢抵挡。
  而那时其他人见萧翎这副熊样亦是纷繁冷笑不已,萧翎对这些人的嘴脸却是一一将其记下。
  之后,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长到所有人都已经遗忘了这件事情,就连那高层自己也忘了萧翎这个小人物的存在之时,萧翎却是终于比及了报仇的机会。
  那一次,他趁着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在厨房的饭菜中吓了足量的泻药,而那些饭菜则是用来招待一位年夜人物所用。
  华年夜人物萧翎不清楚是什么来历,但他知道连当初羞辱他的那位高层见到那人都要必恭必敬,显然身份极高。
  而萧翎这样做的结果即是,那年夜人物在吃了下了药的饭菜之后,立刻上吐下泻,最后送到医院抢救,折腾了好几天才缓过劲来。
  也正因为这件事惹恼了那个年夜人物,最后在年夜人物的怒火之中,那饭店只能关门年夜吉,而那羞辱过萧翎的高层则是被关进年夜牢之中,而罪名则是曾经强jian过手底下的四五名女员工。
  虽然至始至终,萧翎都不知道那年夜人物的来历,但他也没去多想,在他想来只要那羞辱他的人获得了赏罚即是最开心的。
  想当初萧翎手无缚鸡之力之时即是如此,更别说现在的他了。
  如今已经是地玄之境的武者的萧翎,实力比起一般的地玄武者要远远强上很多。
  眼前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敌手,既然他们想要他的命,萧翎自然是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们。
  再则,即即是那至戆神殿又如何,先前他不还碰到过几名至尊神殿的考核门生,在知晓柳凤瑶等人身份之后,萧翎亦是毫不客气地甩了柳凤瑶那女人几个耳光。
  如若说获咎至尊神殿,他早已经获咎了,此刻又岂会在乎。
  更重要的是,如若是以前,萧翎指不定还会忌惮至尊神殿的威名。
  但现在确是不合,别忘了他的真正身份可是无极仙宫的少宫主,身份尊贵无比。
  如今凌霄的意识清醒,加上他修为年夜进,若是到了万不得已,只要报上自己凌霄的名号,又有谁敢招惹它。
  先前只是因为他没有继承凌霄的记忆,加上自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刚刚怯懦离开。
  即便这样做的结果是被无极仙宫得知,那对他来说也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
  古世阳的话听在萧翎耳朵之中如同苍蝇一般惹人厌烦,心中不耐之下,不由身形一动,不等古世阳反应过来,萧翎手中的影舞剑飞快刺向地上痛苦啤吟的五人。
  只是一瞬间,先前还在痛苦哀嚎,满地打滚的五名金玄武者,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气息。
  那古世阳见自己搬出至尊神殿的名号,眼前的萧翎依然不为所动,心中又惊又怒,想要说些什么,可萧翎却是不给他机会。
  在解决完那五人之后,萧翎已经一剑朝他逼来。
  古世阳的修为要比地上死去的五人高上一个条理,但即便如此,他这点微弱的修为还无法放在萧翎眼中。
  根本没有花费几多力气,那古世阳已经被萧翎击倒在地,而他脸上血色尽裢,脸色极为痛苦。
  萧翎来到古世阳身边,一脚猛地踩在古世阳的xing口上,受到这一冲击的古世阳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满眼愤恨地盯着萧翎。
  萧翎这一脚不可是踩在他身上,更是将他身为武者的尊严完全践踏,这如何不让古世阳满心羞怒。
  “现在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你们为何无故在这埋伏偷袭我,貌似我和你们藏剑门之间没有什么过节吧。”萧翎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古世阳。
  对古世阳眼中几乎吃人的目光,萧翎根本熟视无睹。
  “你如此羞辱于我,我藏剑门不会放过你的,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古世阳无比怨毒地说道。
  萧翎闻言,则是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惋惜地说道:“既然你如此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人不犯我我不监犯,你们既然想杀我,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话毕,萧翎提起手中影舞剑,根本不给古世阳挣扎的机会,直接一剑将其完全击杀。
  做完这一切,萧翎将影舞剑上面的血迹抹干净之后,便离开了这里,整个小巷之中马上一片寂静,空气中隐约可以闻到些许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