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各方反应

  慕岩城西区,一座古生古朴的华丽宅子年夜厅之上。
  一名面目威严的中年男子,正闭目寻思着,这时从外面飞快走进一名门生。
  “阁主,有消息了,那伙人此刻正在东区。”那门生恭敬地说道。
  中年男子闻言,原本紧闭的眼睛骤然睁开,一道锐利的目光直视着面前的门生。
  “刺探清楚了吗?那些人什么来历?”中年男子降低地说道。
  被中年男子如此直视,那门生脸色显得有些惶恐,声音带着些许犹豫,说道:“阁主,经过手下一番仔细查询拜访,虽然未曾查清那些人的来历,不过听口音像是天龙帝国那边来的人。”
  “天龙帝国的人吗?”中年男子眼中闪烁着一丝一样神色,缓缓说道。
  这时,那门生继续说道:“不过属下发现,在那些人附近还有好几方不明来历的人。”
  中年子闻言,不由lu出一抹冷笑,说道:“哼!看来那些老家伙的消息这么灵通。”
  那门生看着中年男子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阁主,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那中年男子刚刚重新睁开眼睛,冷声说道:“叫下面的人先盯着,不要轻举妄动。”
  此时,慕岩城东区的一座宅子里,一名长相粗狂,满脸匪气的男子面lu奋之色。
  如若是慕岩城的居民定然会知道,这里乃是藏剑门的年夜本营。
  而这长相粗狂,宛如市井泼皮的匪气男子,则是藏剑门现任门主叶楼。
  这藏剑门乃是慕岩城一个新兴的势力,根基亏弱,远远比不上先前萧翎遇到的聚义阁,更别说是慕岩城内的两年夜势力天水阁和冥火宗了。
  可是,这藏剑门的门主叶楼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有他坐镇藏剑门,其他几个势力倒也不会主动招惹。
  自从二十年前,叶楼凭着手中一把青冥剑力退慕岩城三年夜地玄高手,最后单枪匹马挑翻那时慕岩城的第一世界叶家之后,马上名声年夜噪。
  而后来,其他人也是得知,原来这叶楼原是叶家中人,只是身份地位极低,其母亲当初被叶家之人逼死,叶楼连杀三人之后狼狈逃离。
  那时他的修为不过金玄之境,叶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可谁知十年之后,叶楼不知从哪里学得一身本领,仅凭着手中一把青冥剑,便杀得叶家人仰马翻。
  叶家家主叶正柏,也是叶楼的亲祖父,叶家第一高手,竟是被叶楼就地一剑劈成两半,据说那时叶正柏的鲜血将叶楼完全染成血人,而叶楼被叶正柏鲜血所淋,竟是ji发内凶xing,竟是一夜之间将叶家上下屠了个干净,就连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都不放过。
  偌年夜的叶家一夜之间轰然消失,而叶楼的名声也是随之被众人所熟知,之后叶楼凭借自己凶名,招揽了一批人建立了藏剑门,至今已有二十年的历史。
  此时,叶楼听到手下来报,不由lu出一丝奋神色,随即又是谨慎地问道:“你看清楚了,那些人身上还有几多宝贝?”
  那手下看向叶楼的目光透出无限的崇拜和炙热,说道:“先前在飘香楼出手的男子叫做萧翎,按他们的说法是从天龙帝国远道而来,筹算在这里购置一处宅子,而那宅子本是我藏剑门的财产,那负责接洽的亦是我藏剑门外围门生,经过他的刺探,虽然未能看见那群人包裹中之物,但从包裹中不时流lu出的一丝灵气,属下有七成掌控那些包裹之中定然还有很多宝贝。”
  “很好!如若真如你所说,事成之后定然有赏。”叶楼拍了拍那手下的肩膀,说道。
  那手下闻言年夜喜,急忙谢过。
  叶楼来回走了几步,随即说道:“其他人有什么异动?”
  “门主英明,属下在探查之时,已经发现周围有好几拨人马在附近徘徊,只是属下无法靠近,无法探清那些人的来历。”
  叶楼摆了摆手,冷笑着说道:“这还用猜,这消息既然是从玉风拍卖行传出来的,天水阁那个老家伙岂会漠不关心。”
  顿了下,叶楼继续说道:“既然天水阁都出动了,那冥火宗想必也是闻到了点风声,自然不甘落后。”
  “门主,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那手下一听几方势力都已经盯上那群人,不由问道。
  叶楼目光思索了一番,继而满脸匪气地说道:“随随便便就拿出一株七品灵草来,那些家伙身上定然还有许多宝贝,找个机会直接脱手,无论如何都要将他们身上的工具抢过来。”
  “这样会不会遭到其他势力的围攻?”那手下犹豫着说道。
  叶楼冷哼一声,一声狂暴气息瞬间充满着整个年夜厅,说道:“这二十年来,那群老家伙始终看不起我藏剑门,如若不是我的凶名在外,这藏剑门早已被那些老家伙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归正我叶楼一直是这些家伙的眼中钉,叮咛下去,只要他们敢脱手,不消客气,全部杀光。”
  那属下被叶楼这一番豪气ji励,脸上亦是lu出狂热的脸色,随即便急仓促地下去放置了。
  萧翎一行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此刻一行人正兴致勃勃地观察着眼前这边宅子。
  这里将是萧翎一行人未来一马上间的家。
  萧翎和赵婉儿一起商量了许久,最后便决定暂时留在这慕岩城,一来是因为众人身份比较敏感,此刻若是回到天龙帝国极有可能暴lu身份。
  再来则是经过赵婉儿的观察,这慕岩城和海之城一样,都是类似的商业之都,从小随父亲从商的赵婉儿在商业上的天赋十分超卓,她心里清楚如若想要替父亲报仇,只靠他们这几个人根本是不成能的。
  而唯一的体例即是召集更多的人手,而这便需要一年夜笔钱,所以赵婉儿便有了赚钱的念头。
  至于具体要做什么,萧翎等人一时还未想好,不过既然决定留下,当务之急自然是找个容身之处。而眼前这座宅子则是萧翎hua了三百紫晶币的价格买下来的。
  这宅子虽然比不上当初的赵府,但在慕岩城里也算是一处豪宅了,并且周围交通十分便当,三百紫晶币虽然有些贵得离谱,但萧翎付钱时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极为年夜方。
  萧翎自然不知道负责接洽的那老头实际是藏剑门的人,而他这一举动自然也是落入那老头眼中。
  叶楼获得这个消息之后,更加确定萧翎等人身上定然还藏有许多价值连城的宝贝。
  “萧翎,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家吗?”
  夜晚,赵婉儿和萧翎站在院子之中,看着凄美的夜色,赵婉儿心中突然有些难过。
  萧翎看着身边的玉人,知道她定是想起赵府,心中情绪降低。
  “婉儿,你安心,既然我承诺你要帮你报仇,就一定会一直在你身边支持你的。”萧翎抚慰着说道。
  赵婉儿闻言,则是转身睁着晶莹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萧翎看,良久刚刚低着头说道:“萧翎,你为什么会帮我?难道只是因为当初我救了你一命吗?”
  萧翎被赵婉儿这样突然一问,心中不由愣了愣,一时间不知作何回答。
  赵婉儿亦是不说话,就这样直直地看着萧翎。
  一时间,院子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周围一片寂静。
  似是被周围气氛所染,在加上这些日子产生的一些事情,萧翎脑袋一热,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便一把抓住赵婉儿的玉手,微微一用力,便将赵婉儿拉入怀中。
  赵婉儿也是被萧翎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直到她整个人扑到萧翎怀中,感受到那滚烫的xng膛散发出一阵浓烈的气息,赵婉儿刚刚回过神来。
  一时间,赵婉儿不由脸红耳赤,但却没有挣脱开来,而是微微摆动了脑袋,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慢慢靠了上去。
  而萧翎感动之下的举动,亦是随即回过神来,心中马上尴尬不已,担忧惹恼了赵婉儿。
  不过,当他看到赵婉儿如同温顺的小猫静静靠在自己的怀里时,心中马上豪气年夜增。双手随即轻轻地揽住赵婉儿的柳腰,下巴轻轻顶着赵婉儿的秀发之上,嗅着玉人身上那抹清淡的女人香,萧翎心中亦是有些mi醉。
  两人之间都未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彼此抱着对方,感受着彼此的存在。
  良久之后,赵婉儿突然动了下,随即离开萧翎的怀抱。
  此时的赵婉儿,脸色红润,美眸流转,即即是昏暗的黑夜里,依然显得那么楚楚悦耳。
  俏生生地看了眼萧翎,赵婉儿旋即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奔bo了那么久,今天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赵婉儿便转身离开,只留给萧翎一道好看的背影。
  萧翎就这样愣愣地站在原地,鼻尖还留有着赵婉儿残存的清香。
  良久之后,萧翎刚刚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继而脸上lu出一道笑容,心情愉悦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