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分道扬镳

  萧翎抬头看了看头上的艳阳,内心突然升起一股恍然隔世的心情。
  三天的时间,萧翎一行人在司马南的率领之下,终于离开了那神殿禁地。
  站在禁地外,萧翎甚至感觉这里的空气都要比里面的清新许多。
  在三日前,萧翎出手击毙玉品级的六尾灵狐之后,司马南一行人也是老实了下来。尤其是柳凤瑶三人,再也不敢言语矛盾触犯萧翎。
  要知道,他们三人联手连一只金品的三尾灵狐都对不了,而萧翎却是独自一人轻佩松击毙了玉品级的六尾灵狐,实力比起司马南还要高上一筹。
  柳凤瑶三人虽然骄傲自年夜,但还没傻到去招惹萧翎,虽然心中对萧翎暗恨无比,但却也不管在轻易惹事。
  一个欠好,惹恼了萧翎,他只需一根手指就能让他们死在这里。
  原先,柳凤瑶还想仗着背后的家世,仍旧我行我素,四处和萧翎过不去,最后萧翎实在忍无可忍,当面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直接将她给打懵了。
  从到年夜,柳凤瑶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当下便要和萧翎拼命。萧翎见这女人发疯,也不手软,一剑抵在她的咽喉,只要她敢稍微动一下,萧翎便会毫不犹豫地刺穿她的喉佩咙。
  “只要敢往前走一步,我不介意地上多出一具尸体。”萧翎语气森然地道。
  一旁的司马南见状,不由脸色一变,急声道:“萧翎,冷静点,这样做会获咎至尊神殿的。”
  萧翎嘴角出现一抹冷笑,也许是受了凌霄的影响,所以听到司马南的话,遂不屑地道:“至尊神殿又怎样?就算云逸在这,我也不会给他面子,不信们年夜可试试。”
  面对死亡的威胁,柳凤瑶总算清佩醒过来,面对萧翎那布满冷意的目光,她很清楚,萧翎真的会杀了他。
  萧翎那森然的目光清楚地告诉了柳凤瑶,他根本不在意她背后的家族,甚至连至尊神殿都不放在眼里,这人铁定是疯佩子。
  疯佩子做什么向来都是失落臂后果的,思及至此,柳凤瑶总算是服软,脸色挣扎了半天,刚刚铁青着脸往后退去。
  也因为这件事的产生,之后的两天,萧翎总算是能够清净下来了。
  少了柳凤瑶从旁刁佩难,在司马南的率领下,萧翎一行终于走出了神殿禁地。
  这时,司马南来到萧翎身旁,询问道:“萧翎兄弟,们之后有什么筹算?如若需要尽管出来即是,只要我能做到的,定然不会推迟。”
  司马南在见识了萧翎的伸手之后,早已没了先前抢夺一行人包裹的念头,萧翎的实力摆在那里,他要是敢脱手,无异于自寻死路。
  而经过司马南的旁敲侧击,也是稍稍探问了萧翎的身份,只是萧翎却是一再强调,他只是一名厨师,同时也算是赵婉儿的护卫。
  司马南见萧翎的认真,也就相信了他,同时他的心中却是布满无比惊佩骇,他不是惊佩骇于萧翎的身份,而是惊佩骇于赵婉儿背后的家族。
  究竟是怎样一个世家,竟然连一个厨子都是如此厉害的武者。至于其他人的实力,司马南简直不敢想象。
  之后的几天里,司马南绞尽脑汁,不竭的将他记忆中所知的一些年夜世家纷繁拿出来对比一番,但却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世家能够拥有像萧翎这样能耐的护卫。
  到不是其他家族的护卫没有萧翎这番实力,只不过那些都是各自世家的精锐护卫,平时待遇自然好的不得了。
  哪里像赵婉儿的家族这般,随意一个厨子实力都是如此了得。
  如此的实力,只怕赵婉儿背后的势力不合觑,即便无法和至尊神殿比及,但至少也不是一般势力能够招惹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司马南在看待萧翎一行人的态度上更是心翼翼,原本之前还想和赵婉儿套点关系他,此刻甚至不敢有任何歪念,虽然他是神殿弟佩子,但也只是内门弟佩子,只有他自己清楚,在外人看来风光无比的内门弟佩子,其身份地位和至尊神殿的核心弟佩子是无法比较的。
  这让一般的内门弟佩子做事更是心,以免给神殿留下欠好的印象,影响日后的前途。
  此刻司马南这一番话,无非是想和萧翎攀上点关系,在他想来,赵婉儿背后的势力如此了得,如若能和他们处好关系,对他来其实不是一件坏事。
  萧翎却是没有想到司马南将事情想得如此复杂,见司马南如此年夜献殷勤,却是遥遥头道:“司马兄有心了,我们只是筹算随处走走,并没有什么特另外事情。”
  司马南有些失望,只好有些郁闷地道:“既然如此,我还要带他们三人回神殿复命,诸位就此别过。”
  萧翎淡淡地回了个礼,之后便和司马南等人各奔前程。柳凤瑶三人这两天装孙佩子也是装得极为憋屈,此刻终于解脱了萧翎一行人,总算好好松了口气。
  一离开萧翎的视线,一旁的霍雷便忿忿不服地骂道:“什么玩意,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他还在慕岩城,这仇早晚有一天我会替凤瑶师佩妹讨回来的。”
  司马南看了霍雷一眼,没有话,虽然他畏惧于萧翎的伸手和其背后的恐怖世家,但霍雷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如若让霍家去试探一下萧翎的深浅,对他来其实不是件坏事。
  而听了霍雷的话,柳凤瑶随即想起前日萧翎甩在自己脸上的那一巴掌,原本叫nen的脸颊上次,此刻还隐隐作痛。如若只是这样还不算什么,萧翎那一巴掌不可是打在她脸上,更是打在她的心里。
  萧翎这一巴掌直接将她内心的高傲全部打坏,这种几乎令她窒佩息的愤佩恨,比起脸上的疼痛还要强烈十倍百倍。
  听了霍雷地话,柳凤瑶眼中lu佩出一抹仇佩恨地光芒,脸色瞬间转冷,狠狠瞪了一眼正想上前攀谈的霍雷,径直朝前走去。
  一旁的卫东见霍雷这个白痴哪壶不开提哪壶,心下冷笑,随即亦是不话,紧紧跟了上去。
  萧翎这边,在获得了司马南的指点,一行人亦是兴高采烈地朝着不远处的慕岩城走去。
  “呼!这些烦人的家伙终于走了,看到他们我都觉得刺目。”一旁的周子铭见司马南等人走远,不由开口道。
  赵旭人佩鬼年夜,亦是年夜声道:“前天萧翎哥佩哥那一巴掌真是打得痛快,那女人都被打懵了,如若不是我个子太,我真想在多给两巴掌。”
  一旁的赵婉儿狠狠地拍了下赵旭的脑袋,轻声呵斥道:“年纪不学好,整天想着惹事生非。”
  赵旭素来害怕自家姐姐,此时听到她这样,亦是拉拢着脑袋,躲到萧翎身后,不敢辩驳。
  却是萧翎听了赵婉儿的话,不由有些尴尬地mo了mo鼻子,随即劝解道:“婉儿,也不要生气,对恶佩人只能用恶佩人的手段,人善被人欺,一味的忍让,最后只会让那些人更加嚣张。”
  赵旭闻言,不由咧嘴笑道:“萧翎哥佩哥得不错,姐姐就是太善良了。”
  赵婉儿被这一年夜一两人这番抢白,不由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随即对着赵旭狠狠道:“现在有了萧翎给做后盾,却是敢教训起我来了。”
  赵旭深知赵婉儿性格,知道她并没有生气,于是笑嘻嘻地低声对着萧翎道:“萧翎哥佩哥,什么时候要娶我姐姐,我是一万个支持。”
  “人佩鬼年夜,胡什么!”萧翎给了赵旭额头一个弹指,虎着脸道。
  赵旭一点都不怕萧翎,满意地道:“看,要是不娶我姐姐,她还要每日来训斥我,那我多可怜,就当帮帮我。”
  赵婉儿见两人嘀嘀咕咕地着什么,美眸俏生生地白了一眼,继而道:“们两个鬼鬼祟祟地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萧翎和赵旭闻言,随即彼此对视一眼,不再话。
  只是萧翎看向赵婉儿的目光,却是多了点奇怪的神色。
  这一年多的相处,要萧翎对赵婉儿没有什么念头那是自欺欺人。
  赵婉儿身上具备许多女子没有的优点,她善良温柔,清秀淡雅,待人和善,骨子里又有一般女子没有的坚韧性格。
  这样的女子,放在地球上那可是万中无一的,两人又是一同患难与共,加上年纪相仿,彼此产生点情愫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萧翎畴前即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处男,根本没有和几多佩女性接佩触过,虽然心中对赵婉儿几多有些奇异的感觉,但却不懂如何表达。
  而这一边,就是武学奇才凌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在这方面他比萧翎还有弱上很多,从到年夜一直沉浸在武道上面的凌霄,哪里有时间去谈论这些情情爱爱地事情。
  压下心中奇怪的念头,萧翎一行人很快就便眼前的城池所吸引。
  究竟?结果,细细算来,他们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和外界接佩触,此刻看到一路人人来人往,马上心情也是格外兴佩奋。
  只是,萧翎几人此刻身上穿戴十分狼狈,以至于沿路下来,无数路人对其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萧翎见状,想了想,便带着一行人朝眼前一家拍卖行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