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激怒

  一夜无话,众人也是各自休息起来。
  固然相比于萧翎一行人,柳凤瑶三人这一夜睡得其实欠好,尤其是柳凤瑶,接二连三在萧翎面前吃了亏,加上隐约中她发现司马南对赵婉儿似乎有些意图不明,这让对赵婉儿更加痛恨。
  翌日,众人简单收拾下又踏上了行程,只不过一路上司马南却是借机和赵婉儿攀谈起来,只是赵婉儿只是礼貌的回应了几句,剩下的基本都被萧翎接过话。
  弃翎对司马南的意图如何能够不知晓,如今他和赵婉儿之间有着那么一点点说不清关系,虽然没有说破,但萧翎又岂会坐视不睬。
  司马南此刻对萧翎简直恨得牙痒痒,显然他对弃翎这番不识趣十分恼恨,如若不是为了给赵婉儿留个好印象,加上昨天从萧翎手里骗来两根香薰藤,以他的脾气指不定已经一掌拍死了萧翎。
  别看司马南之前的表示十分有气度,但作为至尊神殿的门生,尽管只是内门门生,司马南骨子可是十分高傲,像萧翎这种卑贱身份的人换做平日他根本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只是他的城府要比柳凤瑶三人高上许多,概况上并没有流lu出来罢了。
  此刻的柳凤瑶三人走在一鼻,根本不去理睬萧翎,只是谁也不清楚他们三人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路走下来,萧翎自然知道众人之间的气氛有些玄妙,但他丝毫没有担忧,如若不是需要靠司马南引路,他完全可以不理睬这些人。
  不过,对这些小秋可是全然不以理会,此刻他挣脱了赵婉儿的怀抱,摇摇摆摆地拽住萧翎的裤管使命的拉扯着。
  只是因为身小力单,萧翎一个不查竟是不小心把小秋踢倒在旁马上惹来了小秋不满地抗议。
  从地上将小秋抓了起来,萧翎瞪了眼,遂问道:“你这家伙又想干什么?”
  小秋先是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然后指了指萧翎背上的包裹,一脸谗样的叫了两声。
  对小秋这番动作萧翎哪里不明白,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从背后的包裹中掏出一千灵叶递了过去。小秋见状马上眉开眼笑的接过手,立马欢快的吃了起来。
  这千灵叶同样是萧翎在幽冥死地收集到的灵草,品级和之前的香薰藤一样,都是六品。在萧翎一行人的包裹中,这千灵叶和那香薰藤皆是属于最初级的灵草,自然而然这千灵叶也是小秋的零食。
  自从上次小秋三言两语就喝退了天品级的爆炎雷龙萧翎一行人皆是认定小秋的来历不凡,也因此,萧翎刚刚毫不吝啬的将六品灵草看成零食一样喂给小秋,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希望小秋能够借着这些灵草增长力量,萧翎很期待小秋未来的转变。
  两人这番举动在赵婉儿等人看来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任何不当。
  只不过,一旁的司马南看到这一幕脸上脸色却是被完全惊呆了。
  只是他刚才作声阻止,小秋已经一口咬下了年夜半那情景看在司马南眼中就像是从他身上割失落一块肉一样。
  此刻,司马南心中又惊又疑,他震惊的是萧翎竟然又拿出一株六品灵草喂给那玄兽,疑惑地则是萧翎究竟是从哪里获得的这么多珍贵的六品灵草。
  看着赵婉儿等人的反应,似乎对这一幕习以为常,也就是说这样的场景其实不是一次两次,这样的想法令得司马南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直跳而他的目光也是有意无意地看向萧翎背后的包裹。
  此刻,那用兽皮制成的包裹在司马南眼里是那么的神秘,一时间他竟是有着想要将其抢过来的感动,他很想知道里面到底还藏着几多宝贝。
  好不容易强压下心中的邪念,司马南心思一转继而装作不解地问道:“萧翎,你给这小家伙吃的是什么,还有没有剩余的能不克不及给我看看?”
  萧翎闻言不成否置地笑了笑,随即淡淡地说道:“没什么这些都是一些路边的野草,我看小秋喜欢所以便采了一些放在身上。”
  听到萧翎这副无所谓的态度,司马南心中暗骂不已,但他似乎也不敢表示得太过明显,担忧引起萧翎的警觉。
  此刻他心中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才能将萧翎一行人的包裹骗到手。如若平日,只有他一个人,他定是毫不犹豫的脱手抢夺,接触了一天的时间,萧翎一行人给他的感觉就和普通人无异,他自信以着他玉、
  玄武者的修为,动起手根本不消浪费几多力气。
  只可惜,眼下他还要负责柳凤瑶三人的入门考核,有着其他人在侧他只能将这念头暂且压下来。
  其实,这也是他的si心作祟,此刻在他看来,萧翎一行人的包裹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到嘴的肥肉岂有和他人平分的事理。
  接下来,司马南总是有意无意的和萧翎套起近乎,明里私下的刺探着萧翎包裹中的工具。
  弃翎对司马南的举动看在眼里,很快心中也是升起了警觉,只不过,一年的时间让他的修为有了突飞猛进,就像凌霄先前所说的,这些人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不过,萧翎自然也不会傻到将事情告诉司马南,无论司马南如何套话,萧翎总会含糊地转移话题。
  却是一旁的柳凤瑶三人不知其中缘由,见司马南和萧翎谈得如此熟络,并且看样子还是司马南主动接触,这让柳凤瑶三人年夜为惊讶。
  霍雷和卫东虽然对司马南有些不满,但这些日子以来还是尽力的去讨好司马南,没体例谁让司马南是至尊神殿的内门门生,即便他们三人各自的世家在慕岩城不算低,但和至尊神殿比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
  只要至尊神殿一句话,他们三个的世家不消一天的时间,便会完全消失在这片年夜陆。
  所以,在看到司马南看待萧翎这番熟络的态度,马上让柳凤瑶三人嫉妒不已。
  尤其是柳凤瑶,这女人长得一副魅惑众生的美貌,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可自从和萧翎一行人相遇,她便接连吃瘪,心中对萧翎的恼恨已经无以复加。
  这时,一旁的的霍雷脑子一转,随即似是想到什么绝妙的注意,阴笑着对萧翎说道:“萧翎,我见你先前烤肉时动作娴熟,并且听你说你是一名厨师,想来你的厨艺应该不错吧?”
  萧翎闻言,不知道霍雷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也知他定不会说什么好话,于是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个普通的厨子,也就会几手粗浅的功夫罢了,当不得台面。”
  一旁的赵婉儿闻言,不由白了萧翎一眼,显然她对萧翎这番谦虚极为不认同,如若说萧翎的厨艺还等不了台面,那这年夜陆上的绝年夜部分厨子做出来的工具岂不是要让人难以下咽。
  霍雷自然不清楚萧翎真正的厨艺,但在他眼里即便萧翎厨艺再好,终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职业。
  在之前,他已经注意到赵婉儿了,对赵婉儿那掩盖不住的容颜,不止是司马南,就是霍雷也是砰然心动,同时他也发现了赵婉儿和萧翎之间似乎有些不合寻常。
  虽然他知道自己可能争不过司马南,但也绝不肯意看着赵婉儿如此绝色,却廉价了一个卑贱的厨子。
  并且,他这也是为了拆散萧翎和赵婉儿,算是替她出一口气。同时也算是替司马南营造解决一个敌手,想必这也能换来司马南的好感如此一箭双雕的好计,霍雷心中也是忍不住满意起来。
  而听到萧翎谦逊的回答,霍雷脸带笑意地说道:“这样吧,既然你们落难于此,萧兄弟有没有兴趣到我霍家做事,我霍雷对你们的遭遇也是十分同情,如若你愿意我可以做主把你放置进霍家做一名厨子。”
  尽管概况上霍雷是一副想要帮忙萧翎的意思,但脸上的脸色和说话的语气,无不让众人感觉像是在施舍萧翎一样。
  赵婉儿对霍雷的意思自然清楚,而对他借机要贬低萧翎的念头更是有些恼怒。
  霍雷又怎么知道此刻赵婉儿看待萧翎是怎样的态度。
  此时,萧翎还未说话,赵婉儿已经率先开口,语气冷淡地说道:“你想要聘请萧翎,只怕还不敷资格。”
  萧翎有些惊讶地看了眼赵婉儿,在他的印象中,赵婉儿一向都是温文尔雅,怎么突然之间,语气变得如此犀利,显然是动了怒。
  那霍雷原本还一脸笑意马上一僵,显然他也没想到看上去十分温柔文静的赵婉儿竟然会丝毫不给面子的说出这番话来。
  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厨子,只要他霍雷愿意,就是请个十个八个来养着都没有问题。显然赵婉儿这番话是讽刺他连一个厨子都不如,
  一想到这,霍雷不由恼怒不已。
  “婉儿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想要帮忙萧翎,你不感激就算了,竟然还说出这番话来,你可知道有几多人挤破头皮都进不了我霍家。”霍雷语气一沉,恼怒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