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谁把谁当傻子?

  司马南闻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显然他对柳凤瑶的质疑不由有些不满,语气也是变冷地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又何来偏帮一说。”那柳凤瑶及会鉴貌辨色,眼见司马南似是有些恼怒,也知自己刚才情急之下说错了话,一时间不由灿灿地说道:“南师兄,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我只是一时心急,我怎么会不相信你,既然你说是这萧…萧翎救了我,那便就是了,刚才的事情我就不和他计较了。”“哼!好心没好报!萧翎哥哥,你刚才就不消管她,让她被咬死好了!”青儿满脸不忿地说道。
  柳凤瑶一听,原本意天良中无处宣泄的怒火,马上又增长了几分,只是碍于自己理亏,只能恶狠狠地瞪了萧翎几人一眼,随即便转身朝前走去。
  卫东和霍雷见状,亦是急忙跟了上去。
  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双方之间的气氛有些僵持,一路上皆是缄默不语。
  萧翎对那柳凤瑶亦是厌恶无比,其实刚才他所杀的那条青色小蛇其实不是像司马南所说的青翼蟒,而是青翼飞蟒。
  尽管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有着天囊之别。
  这青翼飞蟒可不是普通的银品玄兽,而是比起先前司马南他们所杀白睛红蟒和赤睛黑蟒还要高上一个品级的玉品玄兽。
  如若只是普通的银品玄兽,司马南又如何没有任何觉察。
  别看刚才萧翎只是随意刺了一剑,便将其击杀,但那一剑所蕴含的力量却是司马南等人无法想象得出的。
  假使换做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即便能够觉察到这青翼飞蟒的行踪,只怕也是来不及救下柳凤瑶。
  可柳凤瑶这个女人不但不知感激,竟还对萧翎恶语相向,着实可恶无比。
  又是走了小半会,天色渐暗,司马南看了看周围,随即回头对着众人说道:“天色已晚,年夜家也走了一天,今日便在此休息,明天一早再继续前行。”柳凤瑶三人对司马南的话自然言听计从,而萧翎等人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
  很快众人,便就地升起了篝火。
  萧翎几人坐下之后,赵婉儿怀抱着小秋,随即很自然地掏出一根香薰藤,递给了小秋。
  小秋十分欢快地接过,开始埋头苦吃起来。
  一旁的司马南刚刚坐下,眼光却是瞄向了赵婉儿,先前他之所以主动邀请萧翎等人随行,真正的目的即是因为赵婉儿。
  那柳凤瑶虽然长得十分出众,美艳异常,但性子却是极为骄傲,做事失落臂他人感想。如若没有赵婉儿呈现,司马南或许会对她有着一些想法。
  但自自从看到赵婉儿,司马南也是被赵婉儿那文静的气质所吸引,尽管赵婉儿此刻穿戴有些寒酸和狼狈,但却无法掩盖她身上的淡雅气质。
  所以,司马南原本是筹算借机和赵婉儿聊鼻天,可当他目光瞥向赵婉儿的时候,却是意外地瞄到了她怀中的小秋。
  这一看,司马南眼中马上lu出一丝惊异的神色,刚刚准备说出的话竟是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此时小秋被赵婉儿抱在怀里,正捧着一根香薰藤埋头苦吃着,那专注的模样丝毫没有受到周围的影响。
  司马南脸上的惊讶倒不是因为小秋,而是他已经认出了小秋此时所吃的可是六品灵草香薰藤,看着小秋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他的心中却是一片肉痛。
  竟然拿六品灵草来喂一只初级玄兽,这些人真是不识货,简直是暴殄天物。
  而此时,1小秋眉开眼笑地吃完一根香薰藤,正准备从赵婉儿手里接过另外一根之时,司马南再也按耐不住,急忙出言阻止着说道:“不要!”“什么?”萧翎不解地看着司马南。
  一旁的赵婉儿也是因为司马南突然的喝止声,手中的动作不由停了下来。
  而小秋见状,不由不满的对着司马南叫了两声,显然对这个出言打搅他享用午餐的家伙极度不满。
  司马南整理了下思绪,刚刚指了指赵婉儿手中那根香薰藤,说道:“婉儿姑娘手中那根青藤是从何得来的?”
  萧翎目光看向赵婉儿手中的香薰藤,心中思绪飞转。
  看来这个家伙却是识货,竟然认出了那香薰藤。萧翎心中暗想。
  不过,萧翎对这些人到不怎么在意,以他的实力,就算全部人加起来亦不是他的敌手,根本无需惧怕。
  想到这,萧翎丝毫不不满的目光,从赵婉儿手中接过那香薰藤,对着司马南说道:“这青藤是我之前在路上偶然所得,倒也不知道有何作用。难道司马兄知道这青藤的来历?”
  这可是六品灵草香薰藤!价值起码三百紫晶币,这样的珍贵灵草,也就你们这些不识货的家伙,竟然把它当作路边的野草喂给一头丝毫不存在力量的玄兽。司马南心中有些忿忿不服地想着。
  看他那样子,似乎那香薰藤是他所有的一样。
  司马南思绪一转,随即说道:“实不相瞒,最近愚兄正在筹集炼制丹药的材料,而这青藤恰恰是我所要炼制的丹药中的一味药引,这青藤对你们来说可能没用,但对我来说却是极为重要,不知萧翎兄弟……………”
  萧翎见司马南如此说,自然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不过他依旧装作一脸不懂的样子,缓缓说道:“这青藤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用,既然司马兄需要,倒也不是不成以给你,只是……”司马南闻言,急忙问道:“只是什么?如若萧翎兄弟愿意将这青藤赠予我,日后离开这里,我定有酬报。,…
  在司马南想来,萧翎这番话无非是要借机敲诈他一顿,如若不是看在赵婉儿的面子上,司马南指不定已经脱手去抢。
  但他也知道这里是神殿的管辖规模,他还没胆量在神殿的眼皮底下作恶。
  萧翎见司马南如此上道,心中也是年夜为窃喜。
  随即装作一副为难地说道:“说来,司马兄肯护送我们主仆一行离开,萧翎心中也是万分感激。”
  听了萧翎这番话,司马南心中不由年夜骂萧翎无耻,嘴里说着感激,却还要向他讨要工具,他就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家伙。
  只是,这番话司马南绝不会说出口,而是一脸正气地说道:“区区小事,萧翎兄弟不消如此。”
  闻言,萧翎煞有其事地址了颔首,继而说道:“既然司马兄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原本我还真想直接送给司马兄,不过看司马兄如此正直,如若我不从司马兄身上换件工具,司马兄定然不肯轻易接受。”司马南一听,呼吸不由一岔,差点没被萧翎的话气死。
  萧翎这家伙显然是得了廉价还卖乖。司马南额头上的青筋微微凸起,只是为了获得那香薰藤极力忍耐着,心中对萧翎咬牙切齿,脸上却是一片和气地说道:“萧翎兄弟想要什么,无妨和愚兄说说,只要愚兄能够拿出手的,定然不会吝啬。”
  萧翎在司马南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最后将目光锁定到了司马南腰间别着地一块看上去其实不出彩的玄玉之上。
  随即似是有些欠好意思地说道:“司马兄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客气了,其实我对司马兄腰间那块玄玉十分喜爱,就不知司马兄是百肯倒舍。”顿了下,似是怕司马南不合意,萧翎随即又是说道:“固然,我也不会让司马兄太过吃亏,我这边其实一共有两根这样的青藤,只要司马兄承诺,我可以做主一并给你。”
  “什么?你身上还有这香薰藤?”司马南年夜惊之下,不由脱口喊道。
  只是一说完,司马南马上后悔不已,他深怕萧翎听到这香薰藤后便会知道它的价值而不肯和他交换。
  那可是两根香薰藤,价值起码也在六百枚紫晶币以上。
  “原来这青藤叫香薰藤,却是好名字。”萧翎装作恍然年夜悟地说道。
  见萧翎似是不认识这香薰藤,司马南随即将腰间的玄玉取了下来,装作很洒脱地扔给萧翎,一脸豪气地说道:“只是快普通的玄玉,萧翎兄弟既然喜欢,便送给你了。,…
  萧翎满脸欢喜地接过那块玄玉,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神色,随即亦是从包裹中掏出另外一根香薰藤,递给了司马南。
  接过两根香薰藤,司马南不动神色地将其放入怀中,只是眼中不经意流lu出的那一抹喜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同时,司马南心中不由暗自冷笑萧翎不识货,萧翎此刻手中的玄玉、
  只不过是一块极其普通的玄玉罢了,他也是见这玄玉入手温热清凉,所以便将其戴在身上,根本不是什么值钱的工具。
  用一块普通的石头,换来两根六品灵草,这比买卖他可是赚年夜了,眼前这个萧翎真是个十足的傻瓜。
  就在司马南心中满意地冷笑萧翎之时,萧翎却也是心中窃笑不已。
  想不到只用了两根香薰藤就换来这样的无价之宝,如果这司马南知道了这玄玉的妙用,只怕会连肠子都悔青了吧!萧翎心中邪恶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