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误解

  神殿禁地,巨木接天,浓荫蔽日,一眼望去,除杂乱无章的密林,根本看不到一丝尽头。
  在这茂密的林子里,一群人影慢慢前行着,此刻众人皆是平屏气凝息,行动之间,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早在之前,司马南已经提醒众人,他们所要经过的这片密林之中,栖息着一头强年夜的地品玄兽,所以此刻众人刚刚格外的小心。
  虽然,司马南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负,但只有玉玄之境的他,倒也不认为会是那地品玄兽的敌手。
  连司马南都如此谨慎,更别说柳凤瑶三人。
  此刻柳凤瑶手中握着一把造型精致的红色弯刀,满脸紧张地望着周围。
  萧翎看得真切,柳凤瑶那握刀的手心已经被汗水浸湿,显然她也是知道那地品玄兽的事情。
  不过,和司马南等人相比,萧翎此刻却是一脸轻松,似是根本觉察不到任何危险。
  以着萧翎现在的修为,即便遇上地品玄兽,也有着一战之力,根本无需如此紧张。而之所以如此放松的原因则是,萧翎心中已经知晓了司马南口中的地品玄兽究竟是何方圣神了。
  是的,此刻他们所处的这片密林,萧翎倒也十分熟悉,因为才在前不久的时间,他带着赵婉儿几人刚刚从这里经过。
  这里即是先前被他干失落的六目金猊出没的那片密林,也就是说,司马南几人如此谨慎戒备的地品玄兽,其实此刻早已死得不克不及再死了,指不定那六目金猊的尸体已经被其他玄兽瓜分了。
  看着司马南几人一副全身戒备的严肃模样,萧翎心中好笑,不过却也没有出演点破,他可不想为此惹来麻烦。
  只是,萧翎这一番行动,看在柳凤瑶等人眼中,却是极为不屑。
  “一群无知的山野村民,竟然一点危机感都没,真不知道他们这些日子是怎么活下来的。”柳凤瑶一脸不满地低声说道。
  那霍雷则是讨好着说道:“凤瑶师妹,你又何必和这些人动气,他们没见过世面,定然是不知道什么是地品玄兽,待会要是遇到了,只怕要把他们吓破胆来。”
  “闭嘴,你胡乱说些什么,要是等下那地品玄兽真的呈现,我第一个先撕烂你的嘴巴。”柳凤瑶没好气地瞪了霍雷一眼,恼怒地说道。
  霍雷自知说错话,亦是干笑两声,便不再言语。
  两人的嘲讽,萧翎自然是听得清楚,只是他目光闪动了一下,却没有出言回嘴,因为此刻,他似是发现了周围有些异动,身子不经意地朝赵婉儿那边靠了过去。
  本想出言提醒一下,但想着这些人先前那番话,遂便杜口不言。归正有那司马南在,这些人定然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果然,片刻之后,那边的司马南突然停下了脚步,显然他也发现了周围的异动,抬手示意众人停下,目光lu出一丝谨慎之色,说道:“等一下,我感觉似乎有玄兽靠近。”
  话刚说完,司马南脸色突地一变,语气转为凝重地说道:“欠好,那玄兽朝我们这边过来了,并且不是一直,竟然有两只,各自准备,掩藏起来。”
  话音一落,司马南当下便跳到一旁的树丛之后,掩藏住身形。而柳凤瑶三人,也是紧接着各自掩盖好身形。
  看着几人的动作,干净利落,倒也有着些许本领。
  萧翎等人自然也是配合着躲到一旁。
  过了片刻,忽然畴前方地头,一处茂密的森林间,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很快,一只形如蟒,体型粗壮,脑袋扁平,浑身上下被一层妖异红光包裹住的玄兽从里面窜了出来,一对泛白的三角眼发出一阵阴毒地冷芒缓缓扫视着周围。
  “咦!原来是金品玄兽白睛红蟒。”司马南松了口气说道。
  而就在他刚刚放松下来,另外一侧又是一道和白睛红蟒极为相似的玄兽窜了出来。
  司马南看得真切,不由奇怪地低声喃喃道:“竟然是赤睛黑蟒,实力还要比那白睛红蟒高上几分。可它们怎么会呈现在这里?”
  走了年夜半天,其实一行人在意离开了六目金猊的领地,但这里确实六目金猊领地附近,一般来说,慑于六目金猊地强年夜威势,一般玄兽是不会在这里出没的,这也是司马南奇怪的处所。
  可他又怎么知道,那六目金猊早已被在他看来毫无威胁力的萧翎消灭了,没了六目金猊的威慑,林子里的其他玄兽自然肆无忌惮起来。
  而这时,那白睛红蟒和赤睛黑蟒似是发现了众人潜藏的踪迹,当下便吐着信子,飞快朝着柳凤瑶等人所藏的标的目的飞快掠来。
  司马南见状,遂喊道:“你们三人负责牵制那白睛红蟒,那头赤睛黑蟒交给我。”
  话音一落,司马南身形一跃,人在半空中,手中长剑已经激射出一道细密的剑芒,似乎一道弯型的月弧,直接朝着疾驰而来的赤睛黑蟒那对诡异的血色瞳孔刺了下去。
  剑气所至,无数树木杂草,轰然摧折,化为齑粉。
  看到司马南出手,柳凤瑶三人亦是不敢托年夜,随即三人纷繁出动,同一时间对着那白睛红蟒祭出自己最强的攻击。
  柳凤瑶三人的实力要比这白睛红蟒弱上很多,三人实力均是在银玄巅峰,依照他们的年龄来算,倒也算是不错。
  此时三人联手,那白睛红蟒即即是金品玄兽,也被逼得节节溃退。
  一声惨叫响起,原来那赤睛黑蟒没有料到司马南的修为,遂不及防之下,竟是被剑气斩断了身子。
  而玄兽顽强的生命力并没有让它一下子死透,失落落在旁的半截身子,不竭发出痛苦的哀嚎,直到片刻之后刚刚停止下来。
  看到司马南打发神威,柳凤瑶美眸发出一阵崇拜之色,继而交嗔地喊道:“南师兄,快来帮帮我们。”
  司马南闻言,倒也没有多做停留,径直提剑而来,有了司马南的加入,那白睛红蟒片刻之后也是没了声息。
  见两只玄兽死透,萧翎等人亦是从一旁的草丛之中钻了出来。
  柳凤瑶微微喘了口气,看到萧翎几人安闲的模样,心中年夜为不满,脸上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地说道:“哼!刚才我们隐藏得如此隐秘,结果却还被那两只玄兽发现,定然是这群人泄lu了行踪,南师兄,我早说了,带上这些人是个麻烦,早晚我们会被拖累的。”
  司马南闻言,正想开口说话,突地脸色年夜变,急忙厉声喝道:“萧翎,你做什么……”
  没等司马南来得及反应,萧翎已经朝着柳凤瑶一剑劈出,动作快到另众人只能看到一片剑身残影。
  那柳凤瑶显然也是被萧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也没想到萧翎竟然会对她出手,此刻她两眼茫然地看着萧翎的长剑刺来,竟是不晓得如何抵抗。
  “噗!”
  一声细微的轻响,柳凤瑶只觉耳边一直劲风吹过,一股寒意顺着耳朵蔓延至全身,几根秀发被劲气割断,缓缓飘落在地。
  这时,司马南和卫东三人皆是反应过来,纷繁抽出兵器,筹算对萧翎出手。
  而萧翎却是突然说道:“等等,诸位不要误会,我这是在救她。”
  说话的同时,萧翎身形不由向后微微一避,正好躲开了霍雷挥来的长剑。
  此时回过神来的柳凤瑶不由发出一声尖锐地叫喊声,继而一脸恼怒地喝斥道:“萧翎,你竟然对我脱手!”
  “等等!先别感动!萧翎刚才确实是在救你。”司马南阻止了柳凤瑶正欲拔刀的动作,说道。
  “什么救我,他分明因为我刚才说他们拖累我们,因此恼羞成怒,便对我脱手,南师兄你要替我主持公道。”柳凤瑶一眼愤恨地盯着萧翎,咬牙切齿地说道。
  萧翎见这女人如此蛮不讲理,亦是没好气地说道:“早知如此,刚才我便不管你死活,也省得像条疯狗一样乱咬人。”
  说着,萧翎手中影舞剑一抖,一条只有七寸长的青色小蛇随即落到了柳凤瑶面前,只是青色小蛇身子已经被萧翎刺穿了一个窟窿,早已没了气息。
  虽然不知道萧翎口中的疯狗是什么,但柳凤瑶也知道这是在骂她,想她从小被家里视为掌上明珠,长年夜之后因为自己的美貌更是众多青年俊杰相互追捧的女神,何时受过这种侮辱。
  一时间,柳凤瑶整个人都快气炸了,满脸怒色地恨声说道:“你分明是借机对我脱手,这工具指不定是你一早就准备好,此刻却拿出来狡赖,如果有危险,南师兄早就发现,又何须你这山野村民来救我。”
  萧翎撇了撇,根本不想理会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随即将目光看向司马南。
  司马南看了眼地上那头死透了地青色小蛇,眼中闪过一丝疑虑,继而摇了摇头,说道:“凤瑶师妹,这是银品玄兽青翼蟒,刚才我确实是一时年夜意,没有注意到这小工具靠近,萧翎确实是救了你一命。”
  柳凤瑶闻言,语气不由一滞,一时间睁年夜眼睛,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司马南,说道:“南师兄,这萧翎刚才可是险些杀了我,你怎么还帮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