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神殿禁地

  “咦!这里怎么会有人?…,那女子咋看到萧翎一行人,那双勾人心混的眼眸微微lu出一丝惊讶,朱唇微张,轻声细语地说道。
  声音软绵中带着一丝勾混夺魄的魅惑,再配合那一汪秋水的惊讶美眸,马上让在场合有男人不由心中一dang。
  围绕在女子身旁的两名青年,看向女子的目光布满深深的迷恋,此时听到女子所言,左边那穿戴一身颇为华贵的蓝衫的男子不由讨好地说道:“凤瑶师妹,这里是,这些人来路不明还是把稳点为好。”鼻外一旁的青衫男子闻言,不由讥笑地说道:“凤瑶师妹,你安心,无论产生什么事情,我卫东城市呵护你。”
  柳凤瑶听到两人一番言语,嘴角微微一撇,显得丰分不屑,而对两人如此年夜献殷勤早已习惯无比的她,马上毫不客气地说道:“有南师兄在这,我相信他定然会呵护我的,哪里还需要你们两个。”
  一直站在三人前方的司马南听到柳凤瑶这番话,心中亦是有些飘飘然。
  没想到这次入门考核竟然能够碰上如此美貌的门生,听说这柳凤瑶的家族在慕岩城的势力不小,不过身为神殿内门门生,身份地位自然不是眼前这和三个外门门生可以相提并论的。
  只不过,这一路上来柳凤瑶对自己的态度,也是让司马南心中忍不住出现一股骚动。如此美艳悦耳的女子,要是能够和她产生点什么事情,倒也不失为一见美事。
  心中虽然骚动,但司马南概况上还是维持着内门门生的骄傲,此刻只听他语气傲然地说道:“安心吧,既然这次你们的考核由我负责,我自然会呵护你们安然离去。”霍雷和卫东见柳凤瑶对这司马南如此推崇,早已妒火中烧,只不过碍于司马南的身份,两人其实不敢lu出任何不满的神色,只能颔首附和着。
  先不说他们两人的实力加起来都不一定是这司马南的敌手,光是司马南的身份便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就算是两人来自慕岩城的霍家和卫家,但只怕他们要是被各自家主得知他们对这司马南出手,只怕第二天便会被绑着送到对方面前负荆请罪了。
  对这两人的心思,司马南根本没有多去理会,如若不是看在柳凤瑶的面子上,他根本连理睬两人的闲心都没有,究竟?结果身为神殿的内门门生,又岂是这些外门的附属门生可以相比的。
  往前走了两步,来到萧翎一行人面前,司马南一脸傲然,语气略带威严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呈现在我之中?”司马南能够成为神殿的内门门生,自然有着一番能耐,其实力更是达到了玉玄早期,这样的能力,也难怪身后的霍雷和卫东两人不敢拖惹手他。
  按理说,在这禁地遇到陌生人,司马南心中应当有所戒备才对,只是当他看到萧翎一行人的穿戴服装,实在无法将这些人当作具有威胁的存在。
  当初被逼逃进幽冥死地之时,萧翎等人可是没有带上任何行李,就连换洗的衣物都没有。
  而这一年下来,众人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赵婉儿和青儿两女还算好,因为萧翎刻意的照顾,两人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破旧,但搭配上一些玄兽的兽皮倒也能够遮体,不至于春景乍泄。
  至于萧翎和周子铭以及赵旭三人可就不合,他们身上的衣物早在和不合的玄兽战斗中完全成了破布,此刻三人身上的布料少得可怜,基本都是用着各种不合玄兽的毛皮拼凑而成,穿在身上显得有些不三不四。
  加上众人脸上一片风尘,怎么看萧翎一行人都像是落难于此的山野原人。
  正因为如此,司马南对萧翎一行人自然不需要怎么客气,究竟?结果如若是实力强年夜的高手,又怎么可能会是这样一副狼狈的服装。
  萧翎在柳凤瑶一行人呈现之后便有所警觉,对这些人的谈话他同样是听到了。
  从那寥寥数语的谈话中,萧翎获得唯一有用的消息也不过是这些人的名字,同时他也知道了他们此刻所处的处所似乎是什么神殿的禁地。
  而听到这里,萧翎心中一喜,看样子他们确实是从幽冥死地中出来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处所是哪里。
  看着眼前这几人穿戴华丽的年轻人,虽然对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布满狂妄和不屑有些不爽,但萧翎想了想还是说道:“我叫萧翎,身后是我家小姐和少爷,我是负责照顾他们的护卫,只是之前无意中来到这片林子,结果遇到了可怕的玄兽,我们一行人奋力抵当刚刚逃了出来,但这林子实在诡异得很,无论我们怎么走都走不出这片林子。”
  对萧翎这番说辞,赵婉儿等人也是有些惊讶,不过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而听了萧翎的解释,司马南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这里可是,禁地之中不乏一些凶险的玄兽,眼前的萧翎一行人看起来虽然狼狈不堪,但能够活到现在,这个护卫倒也有些本领。
  习马南倒也不算痴人,尽管萧翎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但他还是仔细地打量了萧翎几人一会儿,在发现这些人身上丝毫没有任何气息,看上去应该没有实力,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其实,萧翎等人身上之所以没有流lu出任何气具,这都是在幽冥死地中熬炼出来,因为幽冥死地里处处充满着各种实力强年夜的玄兽,只要稍稍lu出一丝气息,都有可能惊动周围的玄兽。
  柳凤瑶和身旁两名青年一同走了上来,三人皆是目光疑惑地打量着萧翎一行。
  这时,司马南突然开口说道:“原来苯翎兄弟是误入,这也难怪,这禁地如若没有我神殿门生引领,根本无法离开,如若萧翎兄弟不嫌弃,何不随我们一道,等我们办完事情在带你们离开。”
  待看到萧翎等人身上的服装之时,柳凤瑶不由不屑地撇了撇嘴,在她看来眼前这些人就和刚才山上走下来的山野村民一般。
  此刻听到司马南竟然邀请这些人同行,俏脸不由一变,继而不满地说道:“南师兄,我们怎么可以和这些人一道,岂不是侮辱了我们的身份。”
  一旁霍雷亦是附和着说道:“对啊,司马师兄,这些人来历不明,我们又何必管他们的死活。
  却是那卫东没有说话,而是目光扫向了站在萧翎身后的赵婉儿,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虽然赵婉儿此刻也是一身兽皮在身,身上气息也是显得有些狼狈,但即便如此,却也是难掩赵婉儿那副清丽脱俗的姣好容颜。
  而那一身玄兽皮制成的年夜衣,反而给赵婉儿增添了几分野性气息,只要仔细观察,便能发现赵婉儿的不俗之处。
  看到赵婉儿,在看了眼司马南,卫东心中似是有些明白过来,心中思绪飞转,当下便有了主意,于是他开口说道:“出门在外总会遇到些意外之事,既然遇到了,帮上一把也是应该,何况有司马师兄在这,你认为以着司马师兄玉玄境界的实力,在这里还会遇到什么意外吗”
  柳凤瑶和霍雷皆是奇怪卫东为何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似乎其实不符合他往日的榫风。
  司马南被卫东这样一夸,脸上lu出一丝得色,却又故作谦虚地说道:“我的实力在神殿之中算不得什么,只要你们好好努力通过这次考核,以后的修为定然会超出我。”
  继而,司马南转头说道:“萧翎兄弟,你觉满意下如何?”
  萧翎听了几人谈话,遂又稍稍打量了司马南一眼,发现他身上确实有着不弱的气息,玉玄武者吗?
  如若是一年前,萧翎遇到司马南说不定还会畏惧三分,只是如今今非昔比,区区一个玉玄武者,萧翎根本无需忌惮什么。
  听了司马南先前的解释,萧翎也明白,想要离开这个鬼处所,只怕还需要靠眼前这位神殿门生,于是,萧翎很快地接话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
  “无须客气,我看几位虽然落难,但仪表不凡,不知几位来自什么处所?”司马南试着问道,只是他那目光却是有意无意落在身后的赵婉儿身上。
  萧翎亦是发现了司马南的意图,身子微微一偏正好挡在了赵婉儿身前,继而笑着客气道:“我们来自天龙帝国,一路游玩至此,没想到却是误入这片禁地,转悠了年夜半个月却是始终找不到前途,如若不是遇到诸位,只怕我们都要困死于这里了。”
  司马南对萧翎的举动有些不满,不过脸上并没有任何表lu,很快即是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这就继续前行吧,也好争取早日离开这里。”
  众人自然无异,便跟着司马南身后一同朝里面的林子走去。
  只不过,除司马南之外,柳凤瑶和霍雷皆是低声嘟囔着,显然对萧翎一行人同行感到有些不满。
  而那卫东则是眼中闪烁着奇光,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