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血睛双头蛇

  能做出这一连串矫健动作的自然不是萧翎,而是这幅身体原先的主人凌霄。
  重新站定之后,凌霄冷冷地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影子,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说道:
  “你这畜生,几年未见,修为却是涨了很多。”
  此时,如若萧翎能够看见,定然会年夜吃一惊。
  因为,突然呈现的玄兽赫然即是一条巨型蟒蛇,蟒蛇浑身呈暗紫色,而最让人受惊的是,这头蟒蛇的前端竟然长着两颗脑袋。
  如若稍微了解点的人,自然能够一眼认出眼前这长着两个脑袋,不竭对着凌霄吐着信子的家伙,可是凶名在外的。
  传说这浑身布满剧毒,只要稍微碰上一点,便会立刻化作一滩尸水,可谓一碰即死,极其危险。
  更有传言,这生性狡猾残暴,凡是被它盯上的猎物,即便追上七天七夜亦是不会放过。
  只不过,当这的品级达到了地品巅峰之时,便会选择一处灵气充分的隐蔽处闭关修炼,从而有朝一日能够迈入天品境界。
  而凌霄不但知道这些,同样他还知晓这所谓的闭关修炼,真正用意即是为了培育眼前这多紫灵花。
  这紫灵花可不是天地间自然生成,而是需要没日没夜的利用自己体内的剧毒加以培育,让其具有吸收天地灵气的能力,经过数年的栽种刚刚能够成型。
  也就是说,凡是有紫灵花呈现的处所,附近必定陪伴着有一条盘踞,反之是同样事理。
  之所以凌霄会知道这里有紫灵花,则是因为几年前来此历练之时,他便在这里遇到过这条,并且还和这家伙打过一场。
  只不过,凌霄当初的修为只有地玄早期,结果缠斗半天,却是没有将其击败,反而被狡猾的畜生逃走。
  那时凌霄的父亲凌天鸿在其旁边掠阵,以凌天鸿那时的修为,对一头地品玄兽根本无需花费太多的力气,可凌天鸿眼见这遁走,却没有追击。
  凌霄对自己父亲的举动十分不解,直到凌天鸿一番解释之后刚刚明白,凌天鸿之所以放过那,为的即是这紫灵花。
  这紫灵花的培育十分不容易,那时凌霄遇到这时,其附近的紫灵花还未培育完成。
  对这极为罕见的紫灵花,凌天鸿说什么也是不想错过的,他留下那的目的,即是为了比及那紫灵花真正花开之时再来将其取走。
  如今多年过去,那紫灵花经过这些年的悉心培养,亦是完全开花,原本筹算再过些日子就要将这紫灵花吞服,希望能够借此迈入天品境界的雪睛双头蛇,根本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有人类呈现在这,意图抢夺它的紫灵花,这如何不让恼怒异常。
  两颗扁平的脑袋不竭地吐着信子,那血红的瞳孔发出一阵妖异的红光,冷冷地注视着凌霄。
  如若不是感受到眼前人类身上具有足以威胁到它生命的恐怖气息,恨不得立马冲上前去,将凌霄化作一滩尸水。
  面对阴冷的目光,凌霄丝毫不惧。
  昔时还真是地玄早期的他,尚且有能力独自面对这,更别说此刻他早已恢复了天玄修为。
  区区一条地品的,怎么可能会让凌霄放在眼里。
  双方坚持了片刻,在凌霄不竭增强的气势压迫之下,那如凌霄年夜腿般粗壮的身躯,竟是不安的扭动起来。
  而那瞳孔中不竭闪烁的妖异红光亦是随即闪动得更加频繁。
  凌霄对这的能力可是十分了解,知道此刻这概况上看去一副极为不安的模样,但那频频闪烁的妖异红光实际上则是的一向能力,血瞳凝视。
  一般不了解这能力的普通武者,如若一直看着的眼睛,只需片刻便会被其完全控制心神,从而在脑中产生各种幻觉,直至最后死去。
  清楚知道这一点的凌霄,因此冷冷一笑,说道:“一点上进都没有,这种骗人的幻术在我面前没用。”
  说着,凌霄身形一动,飞快地绕到了的背后,同时一声轻喝,体内澎湃的玄气骤然暴起,凌霄化掌为指,目光直接锁定了这的七寸之处。
  而那七寸之处即是这防御最为亏弱的处所。
  看样子,无论这的实力再如何了得,其弱点却是和地球上的普通蛇类一样。
  那本就因为凌霄识破它的技能而恼怒异常,此刻又是个感觉到身后凌霄的动作,不由慌张地嘶叫起来。
  同时,那偌长的身躯极快都动起来,继而两颗扁平的脑袋转而对着凌霄张开血盘年夜口,一道墨绿色的细小之物从的口中吐出,直射凌霄而去。
  这一招凌霄也是认得,乃是最为经常使用的招数,双生毒牙。
  这对毒牙之中浸满了体内的毒液,可谓剧毒无比,一旦稍稍碰到,便会如同一开始所说的那样,化作一团尸水。
  面对这恐怖的双生毒牙,凌霄却是一脸镇定。
  手臂轻轻一挥,一股沛然玄气自他体内迸发而出,竟是将那剧毒无比的双生毒牙直接震碎,粉末失落落一地。
  那似是不信邪地又连续发出几道双生毒牙,只是在外人看来威力极其蛮横的双生毒牙根本无法进得了凌霄周身。
  究竟?结果它只不过是地品玄兽,其实力和凌雷相差甚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点小幻术根本威胁不到凌霄。
  眼见自己连续几番攻击都无法伤及凌霄,那对布满妖异红光的眸子继而流露出一丝胆寒和恐惧。
  下一瞬,根本不敢多待,几乎是急忙颤栗着偌年夜的身躯向着一旁的草堆之中窜去。
  以着凌霄现在的修为,那又怎么能够能够轻易逃离,一眨眼的功夫,凌霄便再次追了上来,同时口中发出一道轻喝:“想要逃跑,简直痴心妄想。”
  半空中双脚一叠,凌霄借此身形暴射而出,直接来到惊恐逃跑的上方,目光一凝,一道尖细的劲气自他的手指催发而出,以着难以想象的速度,直接没入的七寸之处。
  受到如此重创的马上吃痛不已,两颗脑袋因疼痛而不竭地摇晃着,而它的身体更是距离颤抖起来。
  凌霄得势不饶人,又是在相同位置连续点出几指,直到那不再动弹,刚刚停了下来。
  来到那的尸体旁边,凌霄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确定这畜生确实已经死去,刚刚安心地来到那紫灵花面前,轻轻地将其根茎斩断,然后将那紫灵花塞入怀中。
  看了眼已经死透了的,凌霄考虑了下便一手托起的尾巴,离开了此处。
  此次来这的目的十分明确,即是为了这紫灵花罢了,而凌霄同样知晓,凡是有着出没的处所定然寸草不生,更别说其他玄兽了。
  而这也是凌雷在解决完之后,没有进一步在林子中寻找其他材料的原因。
  拖着那的尾巴,凌霄很快便回到了洞窟之中。
  固然,此刻萧翎的神智已经完全清醒过来,重新掌控了身体。
  “萧翎,你去哪了?还带回来了猎物!”
  周子铭疑惑地问道。
  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山洞。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清儿那丫头此刻小脸煞白,满目惊恐地指着萧翎身后那条,抖抖索索地说不出话来。
  随即,萧翎也是瞥向了一旁的赵婉儿,发现她虽然不像清儿那般年夜喊年夜叫,但观察仔细的萧翎还是发现了赵婉儿美眸中流露出的一抹惊恐之色。
  垂头看了看那条已经死透了的,萧翎随即也是反应过来,心中不由苦笑地想到,看来无论是哪里的女子,对这类工具都有着天生的排斥感。
  在萧翎几番好说歹说之下,清儿那丫头刚刚稍微平静下来,只是却是始终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萧翎。
  对此,萧翎亦是十分无奈,只好先将这放在洞外。
  至于说扔失落,那是万万不成能的,凌霄可是告诉他,这头全身都是宝,只要措置适当,吃下它的蛇肉,再配上紫灵花的功效,可是对修炼有着极年夜的好处。
  只是当萧翎将这一想法告诉几人之后,清儿那丫头更是一个劲地猛摇头,暗示自己坚决不吃。
  而赵婉儿亦是有些为难地说道:“真的要吃那工具吗?”
  萧翎也是难得见到一向稳重的年夜小姐会流露出这样一副小女儿态,心中好笑之余,脸上却是装作一副严肃地样子,说道:“这可是即将突破天品境界的玄兽,吃下它对我们的修为会有很年夜的帮忙,所以必须吃!”
  一听到和修炼有关,赵婉儿也就不再多言,只是美眸中的惊恐并没有因此而退散。
  至于清儿,早就小脸煞白地躲在一旁角落,赢弱的身子还在瑟瑟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