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找棵树撞上去

  在四处布满莫名危机的幽冥死地里,赵婉儿四人根本不敢随意走动,除偶尔萧翎会带着他们出去寻找实力较弱的玄兽练手之外,众人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山洞中度过。
  这一天,萧翎独自来到里平日居住洞窟相距甚远的一处峡谷之中。
  “喂!凌霄,你要我来这里找什么?”萧翎看着周围一片荒芜,有些疑惑地问道。
  依旧是像往常一样,一道淡然的声音从萧翎脑中慢慢响起:“这些日子,他们修为提升很快,不过光凭着埋头苦修,纵是天资卓越也不成能一蹴而就。”
  萧翎知道凌霄所指的他们自然是赵婉儿和周子铭四人。
  “你这么说,难道你有什么好体例能够帮忙他们提高修为?”萧翎知道凌霄这样说定烈是有着其目的,不由期待地问道。
  “我曾经来过幽冥死地,对这里还算熟悉,今天让你独自前来即是替他们寻一些可l助他们提升修为的灵药。”凌雷淡淡地说道。
  四周打量了一下,一片荒芜,萧翎不由疑惑道:“这里都是光秃秃的岩石峭壁,哪有什么灵药,你会不会记错了-”
  “你急什么,这里虽然一片荒芜,但在往前走上一段路,便会有一片树林,那里才是黏们的目的地。”凌霄徐徐说道。
  顿了下,凌霄随即提醒道:“不过,里面栖息着一些实力稍强的玄兽,以你现在的能少暂时还对不了。”
  萧翎一听,不由年夜急,同时恼怒地说道:
  “既然你知道里面有我对不了的玄兽,你辽让我来送死?””那些玄兽对你来说,肯定无法对,僵如若是我,自然可以轻易解决。”凌霄语气布满自信地说道。
  萧翎闻言,则是翻了翻白眼,说道:“那你之前不说,现在婉儿他们又不在身旁,我要怎么才能让你出来?”
  “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我不就自然出来。””你竟然要我自己找棵树撞?”萧翎马上目瞪口呆,尤其是凌霄还用着一副十分正经能语气说出,听在他耳朵里,简直说不出的悝异。
  而凌霄则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竹以为我想呜?好歹这幅身体以前也是属于黏的,如若不是你昏迷后,我能够控制身体的日_间太短,我又岂会让你这样做?”
  萧翎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心中极度郁闷地缓缓朝前走去,萧翎很,陕来到了峡谷里面,远远看去,果然那里有着一片树林,在树林外面还有一条清澈的溪水将舅缓缓围绕起来。
  来到树林外,这时凌霄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了,里面随时会有玄兽出没,你可不要年夜意了。”
  “你真的筹算让我自己撞树吗?”萧翎似是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而凌霄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话,便让萧翎不再多问。
  “如果你想死的话,你年夜可不消这么做。”
  就是这样一句话,直接戳中了萧翎的软肋。
  要知道,萧翎生平最是怕死,除非是特磷情况,否则他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无奈之余,萧翎只好提起精神,小心翼冀地朝着林中走去。
  看着他那一副稳扎稳打的谨慎模样,凌霄不由气道:“有危险接近我自然会提醒你,仿怕死也不消怕威这样吧!”
  萧翎闻言,则是尴尬地笑了笑,刚才一听这里面有着自己无法对的玄兽,一时紧张黄是忘了自己身体里可是有个高级雷达。
  “雷达是什么工具?”凌霄奇怪地问道。
  萧翎担忧如若被凌霄知道自己把他当作一个探测工具,只怕会遭来一顿口沫,于是萧铒只能含糊地将其待过。
  稍稍放下心的萧翎,很快就进入了林子深处。
  不知为何,萧翎每往前走一步,总会产生一种错觉,十分周围的草丛里隐藏着无数玄兽,正睁年夜眼睛盯着他一样。
  随着他的深入,这种感觉更加强烈,-日!
  闯,萧翎亦是来回左右的观察着,那模样彷倒就像个进入主人家的窃贼一样。
  对萧翎这样的态度,凌雷已经懒得骂他了,很干脆的杜口不言,自个儿通过感知仔细在附近寻找着。”你要找的灵药长什么模样,走了这么久了,还没找到吗?”萧翎有些不安地问道。
  凌雷则是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具有灵气的工具是那么好早的吗?”
  萧翎闻言,只好闭上嘴巴,继续朝前走去。
  如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萧翎一路下来,尽是挨着边走,几乎每时每刻他的周围城市考着那么一两棵树。
  显然,虽然对凌霄让他撞树的行为很不满,但萧翎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在他想来,只有这样刚刚能在遇到危险眺时候,第一时间把自己撞晕,从而让凌霄&现。
  就这样摸索着又走了一殷路。
  正当萧翎有些不耐烦地准备询问之时,去[是突然听到凌霄的声音响起。
  “走到左前方第三棵树干旁。”
  萧翎虽然不明白,但还是依言照做。
  而这时,凌霄于是说道:“小心点,别踩到了。”
  萧翎闻言,垂头仔细一看,一朵暗紫色的怪异野花从树干胖探出了头,距离他的左脚乒要半公分左右。
  “这长相怪异的野花就是你要找的灵药?”萧翎年夜为疑惑地问道。
  凌霄则是缓缓说道:“这可不是什么野花,这可是紫灵花,八品灵草,乃是不成多徙的炼丹材料。”
  萧翎在几个前可是个连玄气都弄不清楚眺门外汉,否则也不会自讨苦吃的买通八脉,富然而然,对凌霄所说这些也是听得云里霎里。
  不过,当初从无极仙宫带出来的那些书卷之中,除各个脉系的不合武学秘笈之外,舅中也有一两本是提到关于炼丹的。
  只是以着萧翎的认知根本无法看懂,由于和修炼玄气没有太年夜关系,所以当初萧翎也乒是草草地年夜致阅览了一遍,便被他随手丢到一旁了。
  固然,这要是让其他炼药师看到了,只怕会跳出来年夜骂萧翎无知。
  想想也知道,无极仙宫在年夜陆可是有着超然的地位,而作为少宫主的凌雷,其屋里所方;的书卷又岂会是普通之物。
  那被萧翎草草阅览之后便抛到一旁的,司是天元年夜陆所有炼药师梦寐以求的《炼丹鞋经》
  这《炼丹典经》乃是千年前,年夜陆第一焙药师陆青风遗留下来的手札,里面记载的皆是陆青风这一生的炼赤忱得。
  只是千年来,众人一直只知晓有着这样一本《炼丹典经》,但至今却是未曾听闻有人贝过。
  谁又能想到,这本被无数炼药师奉为至高圣典的《炼丹典经》竟是会被无极仙宫所得,而最后在萧翎不知情的情况,此刻还埋在海之城郊外的一处隐秘处。
  其实,无极仙宫拥有这本《炼丹典经》其实不稀奇,因为那陆青风本就是无极仙宫花费柄年夜价格培养出来的门生,以着无极仙宫的愿蕴,想要培养出一名年夜陆第一的炼药师,似晋也不是什么不成能的事情。
  可知道这件事情的,当世之下恐怕没有几个。
  虽然是不懂那《炼丹典经》,但萧翎也是从里面知晓了一些十分基础的工具,知道这炳丹材料从低到高共分十个品级,而最高级的-品材料,传言这片年夜陆上根本不曾存在。
  所以当世之中,唯有那九品材料才是最为珍贵,也是最为稀有的存在。
  而眼前这株紫灵花竟然是不成多得的八品材料,萧翎一瞬间也是明白了它的价值所在。
  这工具要是拿出去卖,指不定能够买个不错的价钱,如此想着,萧翎立马便弯腰,准备将这多紫灵花摘下。
  可这时,凌霄突然急声提醒道:“小心了,那家伙出来了。”
  “什么那家伙?”萧翎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后,脸色立即年夜变,有些惊恐土世说道,“你是说有玄兽靠近了?”
  “别空话,来的是一头地品玄兽,快点敌手!”凌霄冷声说道。
  萧翎知道凌霄不会骗他,也明白凌霄所说的脱手是什么意思。
  心中的恐惧飞快蔓延至全身,萧翎根本没去考虑其他,狠狠地咬了咬牙,看准眼前那夥厚实的树干,二话不说立马直挺挺地撞了上去。
  脑袋和坚硬的树干狠狠撞在一起,瞬间口向起一阵沉闷的撞击声。
  萧翎只觉脑袋一片晕眩,似乎头上有着无数星星围绕着他。
  而下一刻,他的意识便完全陷入昏迷,整个人也是软软地倒在一旁。
  这时,从一旁半人高的草堆之中,蓦然窜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那长长的影子,速度又快又疾,眨眼间便扑向了萧翎。
  就在那影子即将接触到萧翎的身体之时,几乎整个身体都要倒下的萧翎,左手轻轻往±世上一拍,即将跌落的身子在半空中一个灵巧眺翻身,稳稳地落到后方。
  这一下不但避免了身子和地面碰撞的尴尬排场,同时正好避开了那影子的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