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柔弱的赵婉儿

  赵旭一番话让萧翎心中不是一番滋味,一时间,他就这样怔怔地站在赵旭面前,心中犹自想着。
  原本这个小家伙有个很好的家世,他的童年应该是过得无忧无虑,谁又能想到,只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一切竟是天翻地覆,偌年夜的赵家一夜之间荡然无存,赵家家主身死就地。
  而他则是带着两姐弟一路逃了出来,如今又落入这凶险无比的幽冥死地里,萧翎心中一时间也是难过不已。
  赵旭见萧翎半天不说话,以为萧翎不肯教他,心中一急,急忙请求着说道:“萧翎哥哥,我知道你很厉害,只要你肯教小旭,小旭一定能够报得了年夜仇,到时小旭愿意一辈子为奴为仆酬报你的年夜恩年夜德,求求你承诺我吧。”
  说着,赵旭竟是给萧翎磕起头来。
  萧翎被赵旭的这一举动吓了一年夜跳,急忙阻止了赵旭,随即苦笑地说道:“不是我不肯教你,只是……”
  萧翎一时间到不怎么好解释,他自己只不过是个半吊子,知道的工具指不定比赵旭还少,他又能拿什么来教他。
  旁边一直缄默不语的赵婉儿,此刻却是走了过来,满脸复杂地看着萧翎,看那样子似是也要学赵旭那般下跪。
  好在萧翎反应过来,先是一步拉住赵婉儿,急声说道:“小姐,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可千万不克不及做这样的举动。”
  赵婉儿美眸盯着萧翎,随即流露出一丝请求,低声说道:“萧翎,我知道你很为难,就当是我求你,你就教教小旭吧,只要你肯教他,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承诺你。”
  赵婉儿这话一出,不由让萧翎马上愣住,随即脸色一沉,目光冷冷地盯着赵婉儿,似是要把她内心真正的想法看透。
  感受到萧翎冷冷的目光,赵婉儿不知为何心中一阵抽搐,原本略微红润的眼色一瞬间褪去,眼神也变得不安起来。
  这时,萧翎突然语气生冷地说道:“我可以教他,我也不要你为我做什么,今日先行休息,一切等明天再说。”
  说完这番话,萧翎看也不看众人一眼,径直朝洞外走去。
  “萧翎!”周子铭似是发现情况不对,不由喊了声,但萧翎却是漠不关心,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姐姐,是不是我惹萧翎哥哥生气了?”赵旭从地上爬起来,走到赵婉儿身边,不安地问道。
  赵婉儿看着萧翎离去的背影,心中各式滋味,闻言不由轻轻抚摸赵旭的头发,说道:“不是你的错,是我惹他生气了。”
  赵旭看着赵婉儿,虽然不明白其中意思,却也没有多问。
  萧翎来到洞外一片干净的草地上坐着,眺望远方,但目光却是没有一丝焦距。
  “凌霄,我是不是很失败?”萧翎突然低声问道。
  凌霄自然知道萧翎心中所想,语气依旧淡然地说道:“何必想那么多,她只不过是经历了这样重年夜的冲击,心神紊乱才会说出那番话,以你对她的了解,难道还不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吗?”
  萧翎闻言,则是露出一抹苦笑,随即摇头说道:“刚刚听到她那番话,我确实很生气,觉得她把我当作了什么样的人,虽然我很怕死,但也晓得知恩图报。”
  顿了下,萧翎继续说道:“不过刚才被风一吹,脑子却是清醒了许多,我知道她那番话其实不是有意的,我苦恼的是,小旭和婉儿两人都把我当作英雄般崇拜,但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你也是知晓的。这样的我,又有什么能力去教他呢?”
  “好了,你难道忘了你想什么我都能知道,你这番话不过是想我出手教导他罢了,何必拐弯抹角。”凌霄没好气地说道。
  被人拆穿自己的目的,萧翎不由干笑两声,继而问道:“既然你知道了,你看是否?”
  凌霄缄默了片刻,旋即说道:“要教他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我无极仙宫的门生皆是修炼天脉的心法,这天脉当世唯有我无极仙宫的门生才能修炼,却是从未有人修炼过其他脉系的心法,在这一点上我根本无法给予帮忙。”
  萧翎听后,仔细想了想,继而说道:“原本你书房里不是放着一些秘籍吗,我记得那里面记载着各种脉系的心法,从中挑出一原本教导他,你觉得如何?”
  “我却是忘了你前段时间一直在苦心专研那些秘籍,如此却是没什么问题。”凌霄随口承诺了下来。
  萧翎一听,心中也是暗暗为赵旭高兴不已,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心头一动,萧翎立马猜出了来人是谁。
  果然,一阵香风袭来,这独有的清香,只有赵婉儿身上才具备。
  赵婉儿来到萧翎身旁,学着他的样子坐了下来,也不去看萧翎,而是低着头,缄默了片刻,刚刚说道:“对不起,先前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顿了下,赵婉儿接着解释道:“可是你不要误会,我说那番话并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我父亲刚刚罹难……”
  不等赵婉儿把话说完,萧翎则是打断着说道:“小姐,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是我突然心情欠好,所以还请你不要介意。”
  顿了下,萧翎继续说道:“至于小旭,我先前其实不是不肯意教他,只是在考虑教他什么比较合适。”
  听了萧翎的话,赵婉儿仔细地看着萧翎,见后者一脸微笑,刚刚松了口气,随即展颜一笑,娇嗔道:“你这家伙,刚才吓死为了。”
  “呵呵!好了,我们进去吧,否则里面那几个家伙还以为产生了什么事情。”萧翎笑着说道。
  赵婉儿见萧翎承诺下来,心中也是高兴无比,跟在萧翎身后一同走了进去。
  赵旭见萧翎重新走了进来,立马来到他面前,满心期待地望着他。
  萧翎知道他的意思,遂笑了笑说道:“安心吧,容我好好斟酌下,明日便开始正式教导你。”
  赵旭闻言,则是高兴地欢呼起来。
  翌日清早,萧翎便将所有人都叫了过来,让他们围着自己坐好,先是一番沉吟,随即萧翎刚刚出言说道:“昨日我承诺了小旭要教他修炼玄气,但经过我一晚的考虑,我现在改变了主意。”
  赵旭一听,脸色不由一变,急忙从地上跳起来,焦急地问道:“萧翎哥哥……”
  萧翎挥了挥手,示意赵旭恬静,然后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从今天开始,我不只要教小旭修炼,而是教你们所有人一起修炼。”
  “真的?萧翎你真的愿意教我?”一个说话的是周子铭。
  这家伙对玄气的热衷萧翎是清楚的,所以对他这副反应,其实不感到奇怪。
  却是赵婉儿闻言则是有些惊讶地看着萧翎,问道:“萧翎你真的筹算教我们全部人?”
  “固然,一个也是教,一群人也是教,归正你们修炼的经脉都是相同的,教起来其实不复杂。”
  “谢谢你,萧翎哥哥!”赵旭闻言,激动地说着,“比及我修炼有成,定要手刃当日害死我父亲的那群恶贼,用他们的鲜血来祭奠父亲。”
  萧翎看着赵旭这副样子,心中也不知要如何劝导,想了想,干脆不去说他,等日后在慢慢开导于他,希望他不要被冤仇蒙蔽了心灵。
  而这时,一旁的清儿皱着小脸,有些苦兮兮地说道:“萧翎哥哥,这玄气我一点都不懂,难道我也要学吗?”
  萧翎闻言一愣,继而笑着摸了摸清儿的小脑袋,说道:“固然,咱们清儿这么伶俐,学起来定然不会比他人慢。”
  清儿根本不懂,听到萧翎这么说,她也就认真,煞有其事地址了颔首,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那我就跟着你学好了,等我以后厉害了,可以呵护小姐和小少爷。”
  清儿天真的话语,马上惹得众人一阵轻笑。
  而此刻,远在海之城内名轩商会,慕掌柜和邢白义正在商讨着什么,突然不知为何,一道冷意袭来。
  两人皆是有些惊讶地看着彼此。
  “怎么回事?这暗室之中怎么刮起了一阵阴风?”邢白义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
  那慕掌柜同样感觉有些奇怪,随即心中升起一股欠好的念头,仔细思索了下,却是没有任何头绪。
  随即,慕掌柜突然想到了赵家,继而游移地说道:“我总有种感觉,你说那赵家还会不会卷头重来?”
  邢白义闻言,则是冷笑道:“慕掌柜,你莫不是老糊涂了,那赵家已经完全完蛋了,就连赵家那两个小畜生都被秦破军追得跳入幽冥死气中尸骨无存,这天底下哪里还有赵家?”
  顿了顿,邢白义继续说道:“退一步说,就是那赵家真的还有活口,但又能如何?赵家的实力你我都清楚,虽然使者第一次派人刺杀行动失败,确实让人有些惊讶,不过一个小小的赵家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慕掌柜听了邢白义的解释,也是赞同的点了颔首,随即将心中那丝欠好的预感抛到脑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谢诸位的支持,今晚零点后本书上架,还望年夜家多多订阅,谢谢年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