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赵旭的请求

  听到这阵熟悉的声音,众人刚刚算是回过神来,周子铭走上前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起来。
  萧翎见到众人怪异的举动,不由疑惑地摸着脸,说道:“你们在这是怎么了?”
  “萧翎,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刚才的样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害得我们都不敢和你说话了。”周子铭想着刚才萧翎那副冷漠的样子,不由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
  萧翎一听,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心中不由苦笑,他和凌霄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对他的性格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这个家伙整天装作一副冷酷的样子,其实是外冷内热。
  只是,这一性格和自己反差太年夜,也难怪赵婉儿和周子铭几人一时无法适应。
  想了想,萧翎找了个理由说道:“可能是因为我的记忆有些混乱,所以昏迷后虽然恢复了一些实力,但性格也变得比较古怪,你们不要介意。”
  “没事,没事。”周子铭连忙摇着头说着,顿了下,随即又是说道:“对了,你抓来的这只玄兽是什么?看上去样子好奇怪。”
  萧翎闻言,则是来到那只已经死透了的玄兽面前,仔细观察起来,同时心中也是问道:“凌霄,这家伙是什么,你确定能吃吗?”
  凌霄淡然地语气随即想起:“这是玉品级另外啸月银狼。”
  “玉品?那不就和玉玄武者实力相仿吗?你怎么打得过?”萧翎愣了下,随即问道。
  凌霄依旧淡然地说道:“以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难以对,不过这家伙不知道产生了什么事情,力量变得极为虚弱,我就趁机将它杀死,然后带回来了。”
  顿了下,凌霄继续说道:“这些日子,你必须加紧修炼,这里四处潜藏的未知的危机,如若你不克不及拥有能够呵护自己的力量,你们将只能困于这山洞之中,步履维艰。”
  听了凌霄的话,萧翎也是点了颔首,暗示自己明白。
  而接下来,众人合力的将那死去的啸月银狼抽筋剥皮,然后架起篝火,开始烤肉。
  其实,从头到尾,基本都是萧翎一人自力完成,而其他人则只是站在旁边干努目。
  他们却是想辅佐,只不过却帮不上。
  萧翎干净利落的将那头半人高的啸月银狼剥皮洗净,然后用手中的影舞剑将其分成无数块,放置一旁,接着又取来一些干燥的柴火在洞内架起篝火。
  这一切看在众人眼中却是有些不成思议。
  因为他们是逃亡出来,身上自然没有具备什么生火的工具。
  至于这些日子以来,每一次生火的任务基本都是由萧翎来完成的,而萧翎所使用的体例,则是最为原始的钻木取火。
  这一在萧翎看来,十分简陋的体例,却是令得赵婉儿等人年夜开眼戒。
  他们历来没有想过,原来生火还有着如此简单的体例。
  只不过,当他们想要自力测验考试时,却发现他们几乎要把手累酸失落,也没有成功过一次。
  这体例在萧翎手中运用起来,看似十分轻松简单,但到了他们手里却是无比艰难。这一下,更是让众人无不佩服起萧翎来,同时亦为他脑子里藏着如此之多稀奇古怪的事物感到惊奇。
  而凌霄对萧翎这些工具,也是十分好奇,这家伙另外本领没有,这一手厨艺却是每每令人受惊不已。
  对萧翎的了解,凌霄显然要比其他人多上许多,因为两人灵魂同处一具身体,虽然不至于凌霄能够洞察萧翎的所有记忆,但萧翎每一次脑中所想的事物,城市毫无保存的转达给凌霄。
  此前因为不知道凌霄的存在,萧翎没有任何提防,所以时常回忆自己的过去。
  也正因为这样,凌霄才会知晓萧翎的来历,同样对他有时做出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暗示理解。
  就如眼前的钻木取火,凌霄曾经询问过萧翎,从萧翎得知这钻木取火的原理是来自于一种叫做物理学的学术。
  对这物理学,凌霄自然不懂,但身为天才的他,对这些新奇理论十分好奇,自然时不时会找萧翎探讨一番。
  很快,在萧翎不竭的搓弄下,熊熊的篝火已经燃起。
  紧接着,萧翎便用几根干净的树枝,将已经措置好的狼肉一块块串了起来,然后架在篝火上烘烤。
  好在昔时凌霄随着父亲来此历练时,遗留下很多工具,其中便有一些简易的调味品。
  这些调味品在萧翎看来,虽然都是一些十分普通的调料,不过经过萧翎的一番重新调制之后,其中的味道竟是焕然一新。
  此刻萧翎将其拿了出来,均匀的洒在那已经考得外焦里嫩的狼肉上面,马上,一股诱人的清香弥漫而出,眨眼间充满了整个山洞。
  “萧翎,你洒的那是什么?怎么会这么香?”赵婉儿有些好奇地看着萧翎手中的调味料,问道。
  萧翎则是笑着解释道:“这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调料,只不过我将其中的分量重新搭配了下,产生出来的效果自然不合。”
  这番话,使得众人对萧翎更加刮目相看。
  又是过了片刻,在众人急不成耐的期待中,那一串串烤肉总算出炉了。
  将烤肉分给众人之后,萧翎自己拿出一串,开始吃了起来。
  看着众人吃得周子铭和赵旭两人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萧翎也是笑了笑,显然他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十分有自信。
  却是一旁的赵婉儿,虽然十分钟情于手中的美食,但还不至于像其他人一样,反而是清儿这个丫头,吃得满嘴都是,如若不是赵婉儿拿着手帕一边替她擦拭,只怕清儿那张滑嫩的小脸,此刻已经沾满了油腻了。
  而就在众人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道小小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窜到萧翎面前,对着萧翎哇哇年夜叫起来。
  看到眼前的小家伙,萧翎不由惊喜地喊道:“小秋,你这家伙终于醒了?”
  小秋闻言,则是伸出小同党指了指萧翎手中的烤肉,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露出一副馋样,可怜兮兮地叫了两声。
  萧翎和小秋相处这么久,哪里不明白它的意思,将手中还剩年夜半的烤肉递给小秋,口中却是没好气地骂道:“瞧你的德性,一醒来就知道吃,活该有一天吃死你。”
  小秋眉开眼笑地接过萧翎递过来的烤肉,独自坐在一旁,欢快的啃了起来,至于萧翎所说的话,则是被它很自觉的过滤失落了。
  赵婉儿看到小秋醒来,也是十分高兴,自从小秋吃下毒果子之后,已经睡了两天两夜,原本意天良中还是有些担忧,但眼下总算是放下心来。
  不过,随即她看到萧翎将自己的烤肉给了小秋,想了想,便将自己手中几乎完好的烤肉递给了萧翎,说道:“萧翎,我吃不了那么多,这些给你吧!”
  萧翎看着赵婉儿递过来的烤肉,先是一愣,继而说道:“不消了小姐,那边还有很多,如果我饿了再烤即是了,现在我们被困在这山洞了,你还是多吃点,万一产生了什么情况也好有力气应付。”
  “小姐,这么好吃的烤肉你吃不下吗?如果你吃不下,萧翎哥哥又不要,你不如给清儿吧,清儿还没吃饱呢。”清儿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两眼放光地盯着赵婉儿手中的烤肉。
  赵婉儿见萧翎不要,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失落,此刻突然听到清儿如此说,于是便将手中的烤肉递给了清儿,同时掩饰着自己内心情绪,嗔怪地说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丫头这么贪吃,小心一会吃坏肚子,我可不管你。”
  说着,赵婉儿不由用余光看了眼萧翎,发现后者脸色没有任何转变,刚刚松了口气,只是内心那抹失落之情却始终挥之不去。
  一顿丰盛的年夜餐结束之后,众人露出一脸意犹未尽的脸色。
  在休息了一阵之后,萧翎突然说道:“如今我们必须在这里待上一年的时间,而四周处处都是不知名的凶猛玄兽和各种陷阱,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没有特殊情况,千万不要擅自离开这个山洞。”
  这个时候,赵旭突然站了起来,来到萧翎面前,重重地跪了下来。
  看着满脸坚毅之色的赵旭,萧翎不由有些惊讶,连忙将赵旭小小的身体从地上扶起来,问道:“小旭,你这是做什么?”
  赵旭尽管力气比不上萧翎,但此刻一心跪着,任凭萧翎如何拉扯就是不肯站起来。
  萧翎又不敢太过用力,怕伤到赵旭,只好将目光投向赵婉儿。
  赵婉儿则是疼惜地看了眼赵旭,继而咬着牙对着萧翎说道:“萧翎,小旭他有事要奉求你。”
  “有什么事情,起来再说,没事干么让他跪着。”萧翎语带责备地说着。
  这些日子的相处,萧翎早已把赵旭当作弟弟一般看待,以至于不自觉言语中也透露出一股维护之色。
  谁知,赵旭这时突然语气坚毅地说道:“萧翎哥哥,我知道你的本领,小旭求你教我,好让小旭能够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