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危机四伏

  就在众人担忧的注视之下,小秋确实突然打了一个饱嗝,懒懒地拍了拍滚圆的小肚子,继而眯起小眼睛,竟是睡了过去。
  赵婉儿见状,不由急忙说道:“小秋……小秋它怎么了?是不是那毒开始阐扬了?”
  萧翎也是有些担忧地仔细检查起来,而凌霄此刻却是开口说道:“安心吧,先前我还不确定,但看到小秋这副样子,我敢断言,那些毒果子对小秋没有任何伤害,反却是让小秋吸收了很多能量,此刻他沉睡,定是在消耗那些果子里的能量。”
  听到凌霄如此肯定的话,萧翎这才放下心来。
  而萧翎的一番解释,也是令赵婉儿松了口气,随即将小秋轻轻地抱在怀里,生怕打搅了它。
  经过小秋的这一段插曲,天色也是变得昏暗无比,萧翎将一堆干柴叠放在一起,随后升起了火,众人便围着火堆旁休息起来。
  经过一夜的休息,众人也是一扫先前的亡命逃跑的疲惫,这还要归功于昨日吃的那些无花果。
  昨日萧翎还让周子铭带着他到收集这些无花果的处所去,看看还能不克不及再找到一些。
  只不过,昨日周子铭在采摘这些野果的时候,因为不懂其中缘由,都是专门挑那些长得好看的果子,至于那几颗无花果,只不过是正巧长在附近,周子铭也就顺手摘了回去。
  因此,当两人再次回到原来采摘无花果的处所时,自然一无所获。
  “萧翎,我们现在要走去哪里?”赵婉儿走了小半天,看着周围几乎没有什么转变的景色,不由问道。
  萧翎边走边说道:“我昨天不是和你们说过,我曾经来过这里一次,印象中在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山洞,那里是我曾经住了一年的处所,如今才没过去几年,应该还存在着。”
  说这话的同时,萧翎很快带着众人穿过一片草丛,沿路上却是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除偶尔碰见几只体型较小的不知名玄兽,但在凌霄的帮忙下,众人也是及时遁藏开来。
  一路有惊无险,萧翎依照凌霄记忆中的指示,很快就找到了那处洞窟的所在。
  这处洞窟是昔时凌霄在其父亲的帮忙下,斩杀了一头爆烈苍熊后,将他的巢穴夺来的。
  当初凌霄的父亲凌天鸿将那爆烈苍熊击败之后,却没有将其杀死,倒不是因为心慈手软,而是那爆烈苍熊皮厚如石,即便昔时凌天鸿已经是成名已久的天玄强者,但却无法破开爆烈苍熊的防御,只能将其打得无法站立。
  后来,凌天鸿便想到了体例,即是取了几颗昨日周子铭采摘的那些毒果子,将其喂入爆烈苍熊的肚中,结果不问可知,那防御力极为强悍的爆烈苍熊,眨眼就化作一滩尸水。
  这也是为何凌霄对那些毒果子如此印象深刻的原因。
  来到山洞附近,看着附近杂草丛生,没有任何生物待过的痕迹,萧翎也是随即放下心来。
  几人一路拨过草堆,来到洞窟之中。
  果然,一进入洞窟之后,凌霄昔时留在这里的两张木床依旧摆放在那里,只不过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在床的旁边,还有着几套昔时凌霄和其父亲换洗的衣物,以及一些简单的器具,用于日常所需。
  “太好了,想不到你在这里还留着这么多工具。”赵婉儿有些欣喜地说道。
  萧翎仔细打量了下周围环境,这洞窟显然是经过了特另外打造,十分适合人居住,待在里面既不觉得闷热,又有足够的光线。
  很显然,昔时凌霄父子定是花了一番功夫改造了这里。
  其实,从昨日他们一路走到这里,其实并没有走多长的路,并且这里属于幽冥死地的最外围,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接下来几日,萧翎一行人刚刚真正领略到了这片幽冥死地的恐怖所在。
  原因即是,经过两日的休息,众人虽然暂时平安下来,但奈何在这期间却是没有进食过,肚中早已饥饿难耐。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去捕获食物,只是因为有这凌霄的提醒,萧翎边让众人待在洞里,而由他负责去找寻食物。
  一开始,萧翎发现这山洞后面有一条清澈的小河,于是筹算去捕些鱼回来果腹。
  可当萧翎筹算脱手之时,却没想到,河中那看似毫无杀伤力的小鱼,竟然从水中轻轻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对着萧翎吐出一道水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是将萧翎吓了一年夜跳,好在他反应不慢,极其狼狈地打了个滚,刚刚避开了那道水箭。
  而水箭在最后落在萧翎身前的地面上,瞬间砸出了一个拳头年夜小的坑洞出来。
  这一幕马上让萧翎吓出一阵冷汗。
  却是凌霄,见到萧翎竟然被区区一条箭齿鱼搞得如此狼狈,不由气道:“不过是条银品的箭齿鱼,你慌什么。要是让人见到你这副狼狈样,我的名声都要被你抹黑了。”
  萧翎闻言,则是翻了翻白眼,同时恼怒地骂道:“你个混蛋,既然你知道这工具来历,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害我差点被那家伙的水箭打中。”
  “哼!这箭齿鱼算是这里最为初级的玄兽了,如若你连它都无法对,我看你们也只能饿死在这了。”凌霄语气不咸不淡地说道。
  “你说的轻巧,我要是饿死了,你不也死了。”萧翎嘀咕着说道。
  谁知,凌霄则是淡淡说着:“就这样死了也好,省得让你出去废弛我的名声。”
  萧翎马上无语。
  经过几番测验考试,萧翎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箭齿鱼的敌手,无奈之下只好抛却了捕获它的念头。
  就这样过了两天,这天萧翎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只好对着凌霄说道:“我不可了,我快饿死了,你有没有什么好体例,否则我真的要死了。”
  “没前程!”凌霄恼怒地骂道。
  他似是十分看不惯萧翎这副样子,但想了想,亦是无奈地说道:“你让人把你打晕了,到时由我来掌控这副身体,我出去找点食物好了。”
  萧翎闻言,眼睛不由一亮,继而说道:“我怎么没想到,你果然是天才。”
  凌霄则是直接过滤了他这番话。
  于是,萧翎飞快地回到了洞窟里,找到了正在休息的赵婉儿,说道:“小姐,你快点把我打晕。”
  赵婉儿乍听之下,不由一证,继而狐疑地打量这萧翎,遂问道:“萧翎,你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情,你快点把我打晕吧。”萧翎催促地说道。
  “好好的,你干么要我把你打晕?你是不是吃了坏工具,致使神志不清了?”赵婉儿紧张地问道。
  究竟?结果现在萧翎是他们这群人的主心骨,如若萧翎呈现了什么意外,其他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见到赵婉儿如此紧张的模样,萧翎不由哭笑不得。
  于是,只好耐心地向赵婉儿解释起来。
  固然,萧翎自然不会说关于凌霄的事情,只是告诉赵婉儿说,自己一旦被打晕之后,便会短暂地恢复很多实力。
  听了萧翎的解释,赵婉儿也就没有怀疑,只是让她将萧翎打晕,她还是有些下不了手。
  就在萧翎眼巴盼望着他的时候,后脑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萧翎整个人便软倒在赵婉儿怀里。
  却原来是在旁边看了半天的周子铭见赵婉儿始终不肯脱手,于是只好勉为其难地替其出手打晕萧翎。
  有些手忙脚乱地抱住萧翎,赵婉儿正筹算责怪周子铭的鲁莽之时,怀中的萧翎则是挣扎着从赵婉儿身上站了起来。
  赵婉儿乍见之下,一时间竟是产生了些许幻觉,眼前的萧翎给她的感觉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不再是她熟悉的那个萧翎,倒像是一个陌生人。
  这种感觉让赵婉儿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也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欠好受。
  其实,这其实不是赵婉儿的错觉,而是此刻掌控身体的已经换成了凌霄。
  对凌霄,赵婉儿在赵府逃亡的那几天里也是有所接触,只不过那时情况混乱,赵婉儿自然没有想那么多。
  但眼下则是不合,不克不及不说,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十分敏锐,一下子就发现萧翎身上的转变。
  凌霄一向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在掌控了身体之后,继而便开口冷声说道:“我去去就来。”
  说完,便不睬会赵婉儿,提着上次夺来的影舞剑,到外面猎捕玄兽去了。
  小半天的功夫,凌霄便已经回来了,而他手上则是提着一只死去的玄兽。
  “好了,这就是我们这两天的食物,这附近十分危险,如若没有需要,就好好待在里面,千万不要处处乱跑。”凌霄冷冷地嘱咐道。
  继而便独自走到一旁的角落坐了下来。
  众人对萧翎如此冷漠地态度年夜感不适应,一时间皆是惊疑不定地看着萧翎。
  而凌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直到好一会儿,刚刚重新睁开眼睛,眼中露出一抹众人熟悉的神色。
  “咦?怎么了,你们干么这样看着我?”萧翎不解地看着众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