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劫后余生

  “我死了吗?”赵婉儿缓缓睁开美眸,瞳孔中透出一抹迷茫之色,喃喃自语着。
  一旁的萧翎来到赵婉儿身边,将其轻轻从地上扶了起来,柔声说道:“小姐,我们还没死,看情形我们应该算是平安了。”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令得赵婉儿精神一振,眼中的迷茫之色随即消失,美眸紧紧盯着萧翎,似是不敢相信她还活着。
  虽然,先前已经选择相信萧翎,但究竟?结果这幽冥死气的凶名太盛,原本赵婉儿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跟随萧翎一同进来的。
  如今一见自己无碍,赵婉儿自然惊诧无比。
  就在这时,倒在不远处的周子铭三人也是相继醒了过来。
  随后,众人皆是沉浸在的兴奋之中。
  “对了,这是哪里?”兴奋过后,赵婉儿突然出言问道。
  继而众人也是反应过来,便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哇!这里好漂亮啊!”清儿还是孩童心性,虽然先前刚刚经历过一场九死一生的劫难,此刻危机一过,很过又恢复了原本的天性。
  不止是清儿,其他人在一番打量之后,也是禁不住被周围的景色所吸引。
  眼下他们正处于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之中,四周还有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花,散发出清新的香气,而四面环山,在他们正前方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在配合上四周被一片淡淡的白雾所笼罩,将其称为人间仙境亦是不为过。
  “萧翎,这里即是幽冥死气中的处所吗?怎么如此美丽?”赵婉儿忍不住赞叹道。
  萧翎也是第一次进入这片空间,自然不清楚,不过凌霄此前来过,对这里的一切倒也还算熟悉。
  有了凌霄的肯定谜底,萧翎已经确定他们确实来到了目的地,旋即颔首说道:“不错,这里即是幽冥死地,先前那团黑色的幽冥死气即是这片地区的一个传送阵,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处所能够进入这里。”
  “那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周子铭一听,不由皱着眉头问道。
  众人目光也是瞬间从四周的美景转移到萧翎身上。
  萧翎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只有等那幽冥玄气再次呈现,我们刚刚能够离开,重新回到天元年夜陆。”
  “啊?既然这样,那幽冥死气何时才能够重新呈现?不会要等上几十年吧?”周子铭惊讶地问道。
  摇了摇头,萧翎解释着说道:“那到不消,这幽冥死气的行踪飘忽不定,但一年会呈现一次,只要我们等上一年的时间,即可离开这里。”
  众人一听,心中皆是放下心来,虽然这里景色宜人,但如若一辈子困在这里,怕是一干人也不肯意。
  却是那赵婉儿闻言,目光随即眺望远处,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清儿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自己小姐。
  而赵婉儿则是悠悠地叹了口气,喃喃说道:“如今我赵家已经不复存在,清儿,以后你就不要叫我小姐了。”
  清儿一听,天真无邪的小脸马上年夜变,急忙拉着赵婉儿的胳膊,衣服泫然欲泣的小可怜样,遇到哽咽地说道:“小姐,你不要清儿了吗?是不是清儿做错了什么,惹小姐你生气了?”
  赵婉儿温柔地擦拭着清儿脸上的滚滚而落的泪珠,一脸心疼地说道:“傻瓜,姐姐怎么会不喜欢你。”
  “那小姐干么还说出那番话。”清儿撅着小嘴,怯怯地说道。
  赵婉儿则是柔声说道:“我不让你叫我小姐,是因为赵家已经没了,如果你不嫌弃,以后就叫我一声姐姐,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作妹妹看待。”
  清儿闻言,苦兮兮的小脸刚刚重新露出笑颜。
  “我看我们还是先行找个休息的处所,否则拖下去天都黑了。”萧翎看着周围的天色,回头对着众人说道。
  经由萧翎这样说,众人随即反应过来,清儿抱起地上的小秋,随着赵婉儿跟在萧翎身后一路走去。
  走了些许时间,眼尖的清儿突然发现从一旁的草丛里窜出一团身影,那小小的身影三两步的来到众人前方,待到看清楚身影的模样之后,清儿不由惊喜地叫道:“好可爱的小工具啊!”
  被清儿的声音所吸引,赵婉儿也是发现了那团小小的身影。
  女孩子天性喜欢可爱的事物,即即是赵婉儿亦是如此。
  正当赵婉儿准备朝那小身影走过去之时,一旁的萧翎突然脸色一变,急忙喊道:“小心,不要招惹它。”
  说着话的同时,萧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赵婉儿扑到在地。
  就在这一刹那,那看似可爱的小家伙,突然高高语气,亮出锋利的爪子从两人身前掠过。
  一道凌厉的劲风几乎是擦着萧翎的衣角而过。
  其他人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年夜跳,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萧翎原本也是不清楚这长相和地球上的兔子十分相似的可爱生物是什么,如若不是凌霄及时提醒,他决然不会有所警觉。
  好在他的反应飞快,否则赵婉儿怕是已经被那小家伙锋利的爪子撕开一道口子了。
  拉着赵婉儿从地上站了起来,两人身上满是杂草,不过萧翎亦是顾不得其他,连忙带着赵婉儿向后跑去,同时年夜声说道:“快跑,这是赤眼疾风兔。”
  其他人虽然不明白这赤眼疾风兔是什么,但见萧翎如此紧张的模样,自然不由分辩,撒腿跟在萧翎身后跑去。
  好在那赤眼疾风兔并没有在意这些人,所以并没有追上来。
  众人一路狂奔,待到跑了好长一段路之后,刚刚停歇下来。
  “萧……萧翎,那家伙究竟是什么?”周子铭喘着气问道。
  而赵婉儿被萧翎拉着跑了一路,此刻停下之后,刚刚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抓着,一时间脸色也是有些红润,不知是因为跑太快,亦或是其他原因。
  悄悄地从萧翎的手掌之中挣脱开来,赵婉儿平复了下心中的情绪,同样不解地问道:“刚才产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那看上去如此可爱的小工具,会突然对对我们出手?”
  萧翎摸了把额头的冷汗,从凌霄那里,他已然知晓,这里乃是幽冥死地的外围,不要看这里如同人间仙境,但其实处处危机四伏,就说刚才那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赤眼疾风兔,实力可是远远超出他们眼下这些人,如若不是那小工具生性温和,不会主动攻击人,只怕刚才那会,他们这些人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听了萧翎的解释,赵婉儿也是一阵后怕,心中暗道好险。
  不过,随即她似是想起什么,突然疑惑地看着萧翎。
  萧翎被赵婉儿一双美眸如此打量着,马上尴尬不已,有些不安地挠挠头,低声问道:“小姐,你怎么这么看我?难道我脸上长了什么工具?”
  说着,萧翎还在脸上摸了几把。
  赵婉儿见到萧翎这番模样,眼光越加的柔和,思索了片刻,刚刚柔声问道:“萧翎,你现在总该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了吧?”
  “恩?我是什么人小姐不是最为清楚,当初要不是小姐在年夜街上救了我一命,只怕我现在早已饿死街头了。”萧翎嘴里下意识地说道。
  随即,心中反应过来,便明白了赵婉儿问的是什么。
  果然,只听赵婉儿美眸横了萧翎一眼,旋即说道:“你难道把我当傻子吗?先前你一路呵护着我逃离秦破武那群人的追杀,之后又带我们来到这让人闻风丧胆的处所,还知晓刚才那看似可爱的小工具是极具危险的恐怕玄兽,这一切可不是寻常人可以知道的。”
  萧翎闻言,干笑了两声,随即知晓无法隐瞒,想了想,归正现在他们已经落难于此,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于是,萧翎便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人。”
  紧接着,萧翎便将先前对周子铭的那一套说辞再次搬了出来。
  待到解释完之后,赵婉儿和一旁的其他人皆是听得目瞪口呆,却是那周子铭早先便已经知晓这一切,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另外反应。
  “你是说你以前受了伤,所有致使记忆全失?”赵婉儿疑惑地问道。
  萧翎挠了挠头,有些年夜言不惭地说道:“也不全是,只是失去了年夜部分,但一些工具潜意识里还是存在的,就好比我看到那幽冥死气的时候,脑子里一下子便想起了它的来历。”
  顿了下,萧翎继而说道:“并且,每次一旦我昏迷之后,记忆便会恢复一点。”
  一旁的周子铭也是符合着说道:“他说得没错,萧翎每次昏迷之后,好像就变了个人,厉害得不得了,小姐先前应该也发现了。”
  赵婉儿心思玲珑,听完萧翎的解释,很快便联想到上次他们一行人在郊外遇到那群黑衣刺客,最后虽然获救,但她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人救了他们。
  如今听了萧翎这番话,心中立即便知晓了谜底,马上,一双好看的眸子不由更为好奇地在萧翎身上打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