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山穷水尽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翎等人一路奔袭了三天三夜,此刻离那海之城已经越发遥远。
  三天的时间,已经让萧翎一行人身心具备,如若不是后面仇敌穷追不舍,他们早已无法支撑到现在。
  就连清儿这个小丫头,亦是在强年夜的求生意念之下,不曾吭过半声。
  只不过,尽管众人咬牙坚持,但脚下的两匹云鬃兽却是在连续奔袭了三天三夜之后,终是耗尽体力。
  就在众人一路狂奔逃进一片郊外的林子之中,两匹云鬃兽相继一个跟头载了下去。
  “小心!”
  萧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双手揉住赵婉儿的柔软的纤腰,两人瞬间跌落在地,滚落一起。
  而赵旭亦是被其姐姐紧紧护住。
  另外一边的清儿和周子铭亦是遭到了同样下场。
  几人跌落之后很快便重新站了起来,而这时,原先那两匹云鬃兽已经完全瘫在地上,口吐白沫,不断地喘着气。
  看到这幅情景,赵婉儿不由年夜为心疼,这两匹云鬃兽是他父亲昔时高价从外面买回来送给她和赵旭的,品质极佳,如若不是这样,亦是不成能驮着他们一行人马不断蹄地奔驰了三天三夜才倒下。
  也正是靠着这两匹云鬃兽,刚刚使得他们三天的时间,始终不曾被后面的仇敌追上。
  如今这两匹云鬃兽倒下,他们再无代步的工具,赵婉儿有些忧虑地看着萧翎。
  萧翎见两匹云鬃兽倒下,心中只是微微有些惋惜,不过眼下后有追兵,自然不克不及多留,扶起倒在地上的周子铭和清儿,随即说道:“快,往林子深处走,后面的人已经越来越近了。”
  众人一听,均是不敢多做停留,一行人相互扶持,飞快地朝林子深处跑去。
  这里其实已经紧接天龙帝国的边疆,如若能够顺利的离开天龙帝国境内,他们获救的机会将会年夜年夜增加。
  也就是这一信念支撑着众人,刚刚使得一行人能够坚持到现在。
  在林子里一路左拐右窜,萧翎等人渐渐进入林子深处,而就在这时,凌霄却是出言告诉萧翎,后面那些人已经追上来了。
  萧翎脸色马上一变,急忙拉着众人躲到一旁茂密的草堆之中。
  就在众人刚刚躲好,后方则是传来一阵消息。
  旋即,秦破武带着十来名影舞剑士呈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看到这一幕,赵婉儿等人脸色皆是年夜变,不过却是不敢发出任何消息。
  秦破武带着身后一群人来到萧翎潜藏位置的不远处,突然停了下来,仔细观察了下四周,继而说道:“他们的坐骑已经累倒,并且刚死不久,他们一定还在这附近,分隔寻找,务必把那些找出来。”
  听到秦破武的话,萧翎脸色微变,暗道先前光顾着逃命,竟是忘了措置失落那两匹云鬃兽。
  不过,即便他记得,只怕秦破武也不会给他过剩的时间去措置。
  很快,萧翎便看到秦破武身旁十几名影舞剑士四散而去,身边只留下两人护得他的安危。
  而秦破武在其他人走后,便缓缓地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秦破武的举动,萧翎等人心中一紧,随即萧翎将小秋拉到身前,给了小秋一个眼色。
  小秋伶俐过人,和萧翎相处如此之久,自然知晓他的意思。
  这时,秦坡已经来到草堆面前,眼中闪过一丝冷芒,继而露出一抹笑意,淡淡地说道:“追了三天三夜,最后你们还不是要落在我的手上。”
  说着,秦破武一马当先,率先扒开了草堆走了进来。
  只是,当他进入草堆之后,却是愣住了,在他面前只有一堆杂乱的干草,根本没有任何人影的踪迹。
  “怎么可能?我刚明明感觉到这边有异动。”秦破武似是不相信地多看了几眼,但依旧毫无所获。
  想了想,秦破武重新退出了草堆,眼中满是思索之色,随即眼中冷芒一闪,说道:“我们走,去其他处所找找看。”
  看着秦破武远去的身影,萧翎等人的身影刚刚重新显露出来,而小秋再次施展隐身能力之后,精神依旧和上次一样,变得十分萎靡。
  “终于走了,这样一来我们应该平安了。”一旁的周子铭长长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说道。
  只不过,他的话音刚落,萧翎的脸色马上一变。
  而就在这一刹那,秦破武的的声音却是冷冷地传了过来:“果然藏在这里,你们真当可以瞒过我吗?”
  话音刚落,秦破武和另外两名影舞剑士马上呈现在众人后方。
  萧翎获得了凌霄的提醒,已经早一步有所反应,拉着众人退出草堆,满眼惊骇地看着秦破武三人。
  看着萧翎一行人惊慌失措的模样,秦破武心中十分快意,不眠不休地追了三天三夜,终于让他找到了萧翎几人,事情看来总算可以圆满结束了。
  “快跑!”
  萧翎不由分辩地带头往另外一个标的目的跑去,秦破武也不着急。
  以他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赵婉儿等人已经是穷途末路,再怎么蹦?鲆蔡硬怀鏊?氖终菩摹?br>萧翎带着其他人一路慌不择路地逃窜,但无论如何都无法解脱身后的秦破武。
  那秦破武就像是幽灵一般,紧紧跟在众人身后,那举动就像是戏耍着他们。
  凌霄见到秦破武如此嚣张,心头早已暗怒不已,如若不是他无法行动,定然要将那秦破武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但萧翎哪管这些,在他眼里,要是被秦破武追上,他们必死无疑。
  “萧翎,前面好像没路了!”赵婉儿突然作声提醒,使得众人脚步不由停了下来。
  萧翎打量了四周,发现三面环树,那些树木十分浓密,根本只能勉强容得下一个人通过。
  而这时秦破武亦是紧紧跟了上来,见到萧翎等人不再逃跑,不由冷笑地说道:“怎么?不跑了?”
  萧翎握着手中的影舞剑,满脸警惕地看着秦破武,而这时,其余四散的影舞剑士也是再次回到了秦破武身边。
  在看到萧翎手中的影舞剑之后,秦破武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继而冷冷地说道:“你就是先前杀死我三名影舞剑士的那人?却是有几分手段。”
  萧翎见自己已经在劫难逃,心中恐惧之意越发扩散,此刻听到秦破武布满冷意的责问,吓得他几乎想要将手中的影舞剑扔失落,然后撇清关系。
  这一想法,马上遭到了凌霄痛斥,同时年夜骂萧翎怯懦如鼠。
  萧翎哪里还有心思去辩驳凌霄。
  而秦破武见到萧翎不说话,也不以为,说道:“没想到你一个不懂玄气的普通人,竟然能够杀死我秦家三名精锐的影舞剑士,着实让人惊讶不止。”
  顿了下,秦破武话锋一转,语气布满无尽冷意,森然地说道:“不过,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和我秦家作对的下场,我相信我身旁这些人早就想把你RI骨扬灰,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有能耐同时对得了我们这么多人。”
  秦破武的一番话,令得萧翎更是害怕到几点,如若不是这些天产生了这么多事,换做是以前的自己,只怕已经吓得软倒在地。
  不过,即即是现在萧翎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是在那硬撑着罢了。
  这时,赵婉儿突然从萧翎身后站了出来,冷冷地看着秦破武,说道:“你们想要抓的是我,不要连累其他无辜的人。”
  “小姐!”一旁的清儿和周子铭皆是忍不住喊道。
  秦破武闻言,不由年夜笑起来,说道:“赵小姐,你们现在已经落在我手里,你认为你还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你……”赵婉儿美眸布满无尽的愤恨,咬牙切齿地说着。
  秦破武追了三天三夜,虽然有着强年夜的玄气支撑,但亦是有些不耐,似是不肯在和赵婉儿的人空话,随即便示意一干手下将赵家姐弟抓起来,至于其他人则是就地格杀。
  一听到秦破武的命令,众人脸色马上变得极为难看,而萧翎更是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那些影舞剑士在获得命令之后,遂抽出影舞剑,缓缓走上前来。
  萧翎等人一退再退,直到无路可退之后,刚刚紧紧挨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突然产生异变,不知为何原本平静的树林,刮起了一阵阴风。
  随即一团黑气铺天盖地地袭来,将明亮的上空完全笼罩起来。
  秦破武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也是一怔,随即叮咛众人后退,以免产生变故。
  而萧翎等人则是怔怔地站在那里,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那阵阴风越发强烈,随即便卷着上空那团黑气呈现在众人面前,随着阴风越转越快,很快便在众人面前形成一团两人高的黑色气旋。
  看到这一幕,赵婉儿脸色亦是微变,宏儒硕学的她,很快便认出了这黑色气旋的来历。
  那边的秦破武自然也是第一时间认出这团黑色气旋,继而有些惊声地说道:“是幽冥死气,所有人后退,万万不成碰触这团气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