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亡命追逃(三)

  虽然越来越多的防卫军赶来了过来,但在凌霄一路开道之下,一行人也是逐渐靠近城门。
  借助背后的地形,凌霄一人一剑,竟是硬生生将这群防卫军全部阻挡在外。
  凌霄仅靠着自身强年夜的感知和超乎常人所想的招式,一口气斩杀了十几名防卫军。
  而这一手也是年夜年夜的震惊了所有人,一时间竟是让那些防卫军不敢靠近。
  作为防卫军,自己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见识自然也是很多。
  可是他们却是历来没有见过,有人不靠玄气,可以一口气连杀他们十几名同伴。
  这等诡异的场景,已经远远超出的他们的认知。
  在他们认为,怎么可能有人没有玄气,单枪匹马地一连击杀十几名银玄武者。
  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难道这附近还有什么高手在黑暗相助附身?
  黑暗自然没有高手相助,有的只有凌霄一人。
  虽然无法使用玄气,但只需他一人足矣。
  也正是因为凌霄这一手震住了所有人,才使得他们短时间内不敢靠近,这也让凌霄有了些许喘气的机会。
  究竟?结果他先前为了掩护赵婉儿一行人逃离赵府,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他虽然不将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但如若所有人失落臂性命一涌而上,他也是有些难以招架。
  赵婉儿经过先前的哀思,此刻也是冷静下来,不克不及不说赵婉儿不合于一般女子,在这种危机时刻,却是越发冷静。
  如若换做寻常女子,早已被眼前情形吓得动弹不得了。
  在见到凌霄一人一剑生生阻盖住所有防卫军的情景,赵婉儿美眸也是亮起一抹光彩。
  不过,同一时间,她亦是飞快地叮咛周子铭,将身后的城门打开。于此同时,赵婉儿亦是时刻注意着凌霄的情况,随时准备支援。
  虽然她只有玄气八段,但如若萧翎遇险,她定是会失落臂一切全力相救。
  这不可是她生性善良,不肯他人为她而死,更重要的则是先前萧翎三番四次救她于危难,她又岂有眼睁睁看着萧翎遇难的事理。
  周子铭在听到赵婉儿的叮咛,亦是不二话,急忙从云鬃兽背上跃下,飞快地跑到城门旁,将那高年夜的城门缓缓打开。
  “欠好,他们要打开城门逃跑,不要让他们跑了。”
  那一干防卫军发现了周子铭的举动,马上人群一阵骚动,虽然有些震慑于凌霄的手段,但终年的训练还是使得他们第一时间朝着凌霄涌了过去。
  凌霄自然知晓这个时候是关键时刻,决不克不及让眼前这些人冲过去。
  思及至此,凌霄手中影舞剑立于身前,强提一口气,随即迎向了那群防卫军。
  剑光四射,一眨眼,凌霄被被几名防卫军团团围住。
  但凌霄亦是靠着强年夜的感知和精妙的剑招,硬是没有让那些防卫军靠近一步。
  别看这些防卫军人数众多,但城门之下,空间狭小,一次也只能容下四五人通过。
  凌霄即是借着这一地形,不竭游走在一群防卫军周遭。
  靠着巧妙的身法,不竭遁藏防卫军的攻击。
  那群防卫军面对凌霄,也是越打越心惊,他们没有想到这凌霄竟然如此厉害,只靠一把剑就将他们挡在外面,无法靠近半分。
  很快,身后的周子铭已经将城门缓缓放下,只需凌霄在坚持片刻,便能平安逃离。
  可就是这一片刻的时间,凌霄却是要承受不小的压力,体内被他强行压制的伤势似乎有着不受控制的征兆,好几次都是被凌霄再次强行压制下去。
  与此同时,又有三名防卫军死在凌霄手中。
  终于,当那沉重的城门尽数落到地面,周子铭亦是急忙翻身回到了云鬃兽背上,赵婉儿一直注视着两边的情况,此刻见到城门打开,随即急忙对着萧翎喊道:“萧翎,城门已经开了,快点回来。”
  凌霄闻言,自然不做留恋,身形一动,便准备甩开那些防卫军。
  但当他刚想后退之时,身形却是一顿,这一瞬间,身后原本被他逼退的防卫军再次涌了上来,将他缠住。
  “可恶,就差那么一点!”凌霄心中暗恼。
  原来,就在这一瞬间,体内被他屡次强行压制住的伤势,终于不受控制的爆发出来。
  因为凌霄的数次压制,使得原本已经混乱不堪的身体,变得更加凌乱,那庞年夜的玄气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利刃,不竭地绞割着凌霄的身体。
  再次被缠上的凌霄,尽管体内绞痛无比,但自身的骄傲绝不容许他落在这些蝼蚁手上。
  虎目一凝,凌霄身上散发出一股狂霸的气势。
  影舞剑往后一扫,洒出漫天血雾。
  几声惨叫响起,凌霄冷哼一声,随即脚步轻点,继而飞快跃上赵婉儿的背后。
  “走!”
  赵婉儿早已准备多时,一见萧翎脱险,立马催动脚下云鬃兽动了起来。
  两匹云鬃兽发出一声长啼,继而便化作一道清风,朝着城外跑去。
  而这个时候,正好秦破武带着一干手下赶了上来,在看到赵婉儿等人离开,心头年夜怒,急声说道:“都给我追,绝不克不及放跑他们。”
  城外,赵婉儿一边控制着云鬃马,一边关切地询问着:“萧翎,你怎么样了?”
  凌霄刚才强忍着体内翻滚的气血,一剑逼退那些防卫军,虽然使得他们一行成功逃出海之城,却也是让他伤上加伤。
  此刻放松下来,体内不竭翻搅的气血,令得凌霄脸上血色尽褪。
  一阵绞痛传来,凌霄身子不由靠在赵婉儿身上,他的心中却是恼怒无比,身为无极仙宫的少宫主,年夜陆年轻一辈少有的天玄强者,何曾如此狼狈过。
  即便上次遇到那群黑衣刺客,重伤之下的他,依旧只需一手一剑便能够轻易解决。
  别忘了,那群刺客各个都是金玄武者,其中更有一名玉玄武者。
  而刚刚,他所面对的只是一群普通的银玄武者罢了。
  “萧翎!萧翎!”赵婉儿感到萧翎倒在她身上,长这么年夜来,她却是从未和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
  但她心中却是没有任何想法,因为她知晓,萧翎之所以会靠在她身上,定然是先前自力对那群防卫军,令他受了伤势。
  赵婉儿焦急的呼喊声,也是令他精神一震。
  继而他便感到背后有数道气息正在缓缓靠近,旋即声音嘶哑地提醒道:“后面有人追来了。”
  说完这句话,凌霄再也无法控制伤势,瞬间便软软倒在赵婉儿身上,失去了意识。
  感受背后一重,赵婉儿焦急地唤了几声,结果却是没有换回任何回音。
  但获得了凌霄的提醒,赵婉儿根本不敢停下来。
  “姐姐,萧翎哥哥好像昏过去了,他会不会有事啊?”坐在赵婉儿怀里的赵旭有些担忧地说道。
  “禁绝胡说,你萧翎哥哥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赵婉儿喝止了赵旭的话,继而压下心中的担忧,带着众人飞快逃离。
  赵婉儿却是没有发现,当她提及萧翎的时候,语气似乎有些不合。
  马不断蹄地一路狂奔,赵婉儿知道秦破武乃是皇帝派来的人,也就是说,害死他们赵家的即是天龙帝国的皇帝。
  如此一来,无论他们逃到哪里都极有可能被发现。
  所以,如今唯一的选择即是逃出天龙帝国的管辖规模,刚刚算是相对平安。
  经过了一天的奔袭,天色由亮转暗,以赵婉儿等人的实力,根本不知道身后那些人是否已经甩开了,所以他们其实不敢年夜意,怕是稍一慢下些许,期待他们的将是无休止的追杀。
  而这个时候,一直靠在赵婉儿背后,一动不动的萧翎,突然发出一丝轻微的呻吟声,继而睁开眼帘。
  浑身的刺痛,差点让他再次昏过去吗,勉强撑起身子,发现自己正坐在赵婉儿背后,正想开口询问,而赵婉儿亦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背后的消息,不由激动地说道:“萧翎,你醒了?你没事吧?”
  “无妨,就是受了不轻的伤,只怕短时间内无法战斗了。”萧翎也是第一时间从凌霄那里接收到了信息,旋即声音嘶哑地说道。
  “只要你没事就好,我们现在正往着凌云帝国的标的目的前进,只要到了那里我们应该就平安了。”赵婉儿很快地说道。
  萧翎对此自然没什么意见,所以并没有答话,却是在凌霄提醒他,身后那些人并没有被甩开,反而越加地接近。
  乍听之下,萧翎也是有些心惊,那些人的实力,萧翎可是早已领教过,眼下他无法使用玄气,身上又因为先前凌霄击杀那几名金玄武者和独自匹敌一群防卫军,使得身子已经超负荷了。
  所以,如若那些人真的追上来,只怕他们根本无力招架。
  想到这,萧翎遂飞快地说道:“小姐,还能不克不及再快点,我觉察到身后那群人已经快接近我们了。”
  赵婉儿一听,不由年夜惊之色,不竭的催促着脚下的云鬃兽加快速度,奈何眼下的速度已经是云鬃兽速度的极限,任凭赵婉儿和清儿两女使出如何手段,亦是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