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秦破武的计策

  坐在年夜堂之上的秦破武,此时正听着身边一名手下的禀报。
  “你说什么?有三名影舞剑士被人杀了?”从进入赵府便一直连结着平静脸色的秦破武,此刻在听到自己带出来的二十名影舞剑士竟然有三人死了,马上怒不成谒地问道。
  “是什么人做的?”秦破武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怒气,冷声问道。
  那手下游移了片刻,刚刚说道:“属下还未查到。”
  “啪!”
  旁边的顶级玄木雕空圆桌,在秦破武含怒的一掌之下,竟是完全化为粉末。
  由此可见秦破武内心有何等愤怒。
  思索片刻之后,秦破武冷冷说道:“让全部人去找,那人定然还在赵府,无论怎样都要给我找出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能有这份能耐连杀我秦家三名影舞剑士。”
  顿了下,秦破武继而说道:“那赵婉儿和赵旭两人找到了没有?”
  “不曾找到,不过经阐发,那两姐弟应该和那杀死三名兄弟的凶手有关,或许这赵府还有人黑暗呵护着他们。”那手下飞快地说道。
  秦破武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思索些许,继而转头对着一旁已经被擒下的赵晏平说道:“赵家主果然好手段,我却是小看了你赵家的力量。”
  一旁被两名天龙禁卫制伏了的赵晏平,此刻模样有些狼狈,完全看不出平日里的家主威严。
  原本意天良中记挂着自己一双儿女的安危,此时却听到他们仍旧平安无事,心中不由一喜。
  虽然他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也绝不会如实告诉秦破武。
  “哼!今日我赵家有此劫难,倘若我赵某不死,日后定要你秦家付出价格。”赵晏平一脸怒意地说道。
  “哈哈!赵家主这话莫不是开玩笑,你现在已经是我的阶下囚,只需我一句话,便能立马要了你的命。”顿了下,秦破武继而冷声说道,“再则,你赵家纵然不错,但还不放在我秦家眼里,想要报仇,简直是痴人说梦,等我将你那一双儿女找到,便一同将你们带回面见陛下,到时自有陛下来收拾你们。”
  而此时,赵府偏院的假山之中,凌霄和赵婉儿等人一动不动,睁着眼睛静静地注视着飞快朝他们迫近的一群人。
  “这假山确实是个潜藏的好处所,我们分隔找,说不定他们就躲在里面,年夜家小心点,说不定里面还有高手存在,千万不成年夜意。”
  听到外面几人的谈话,众人心中年夜骇。
  唯有凌霄仍旧脸色冷静,看不出一丝转变。
  渐渐地,凌霄可以感觉到,那六人已经离他们极近,而其中更是有两道身影正朝着他们遁藏的标的目的走来。
  凌霄悄悄地将刚刚夺来的影舞剑放在身前,随时准备应付接下来的任何转变。
  而赵婉儿则是一脸紧张,玉手更是不自觉地抓着凌霄的衣角。
  越来越近,凌霄甚至已经能够听到那两人的呼吸声。
  身后的周子铭看着越来越近地脚步,脸上早已惨白无比,心中更是不竭地祈祷,奢望着不要被发现。
  十步,八步,五步……
  其中一人已经来到了凌霄身前的五步距离,如若不是面前有一堆石堆挡着,只怕凌霄等人的身影早已被看了个清楚。
  就在众人内心惊骇不已之时,一直恬静待在清儿怀中小秋,趁着清儿害怕不查之时,一把挣脱了清儿的怀抱,三两下蹦到了凌霄的身前。
  看到小秋突然呈现,凌霄心中也是一跳,急忙想要拉住小秋。
  只不过,当他的手碰到小秋之时,瞬间一股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
  而身后紧挨着的其他人亦是有着和凌霄一样的感觉。
  凌霄反应极快,虽然此前一直是萧翎掌控着这副身体,但萧翎所产生的事情,凌霄同样知晓。
  所以在看到小秋的动作之后,第一时间便明白了小秋要做什么。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挡在凌霄面前的年夜石,竟是被人移了开来。
  一丝月光旋即洒了进来,一名影舞剑士的身形马上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一幕,让得身后得赵婉儿几人惊恐不已,尤其是清儿,为了不让自己控制不住内心的害怕而叫出来,更是双手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而凌霄仍旧连结先前的动作,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那越发凌厉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影舞剑士。
  可谁知道,那影舞剑士借着月光朝着石堆之中望了几眼之后,继而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
  凌霄身后几人,不成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显然他们其实不明白那影舞剑士为何会突然放过他们。
  但理智告诉他们,此刻千万不克不及爆发声音。
  一直到那六人渐渐远去,凌霄遂才放松了紧绷的身体。
  而原先立于他身旁的小秋突然软软地向后倒去。
  凌霄瞧得真切,急忙一把抱住小秋,仔细一看。
  此刻小秋原本布满灵性的一对可爱眼睛,此刻却是显得疲惫至极,在留恋地看了凌霄几眼之后,继而便两眼一闭,失去了知觉。
  凌霄急忙仔细检查了一番,在发现小秋尚有气息之后,刚刚安心下来。
  看样子小秋之事消耗过度,昏睡过去罢了。
  见到那六人的身影已经逐渐走远,赵婉儿等人亦是瞬间放松下来,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自己背后竟然被冷汗浸湿。
  而清儿更是不济,被吓得整个身子提不起一丝力气,只能靠着赵婉儿扶着,刚刚没有倒下。
  赵婉儿显然对刚才的事情年夜为惊讶,此刻见到那些人离开,遂低声问道:“凌霄,刚才到底产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那些人突然放过了我们?”
  凌霄将昏睡地小秋递给了赵婉儿,随即解释道:“这一切都要多亏了小秋,如果不是它的辅佐,我们早已被发现了。”
  “小秋?”赵婉儿不解地问道。
  想了想,凌霄便稍微向众人解释了一下。
  其实,刚刚其实不是那影舞剑士好心放过他们,只不过是因为小秋利用自己的能力,帮忙众人躲过了一劫。
  小秋虽然看上去人小力薄,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可是因为此前偷吃屡次被发现后,小秋意外地领悟到一样隐身的能力。
  曾经萧翎也曾测验考试过,小秋的隐身能力不但能够让自己隐身,并且还能将这能力赋予其他人身上。
  萧翎原先只想着利用小秋这项能力来偷窥美女,只不过小秋这隐身的能力时间太短,所以很快便被萧翎遗忘。
  没想到,刚才那最为关键的时刻,小秋竟是主动跑了出来,利用它的隐身能力,帮忙众人躲过一劫。
  在听完凌霄的解释之后,众人皆是啧啧称奇。
  而赵婉儿更是在知道小秋为了救众人而陷入昏迷,心疼地把它抱在怀中。
  过了一会,待到众人情绪稍微平复之后,周子铭突然问道:“萧翎,那些人走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凌霄闻言,沉吟了一会,刚刚说道:“眼下那些人找不到我们,定然不会如此轻易抛却,这偌年夜的赵府只怕处处都是他们的人,如若现在出去,只怕无需多久便会被发现。”
  顿了下,凌霄随即说道:“我们先待在这,等天亮之后,我去刺探下消息再做决定不迟。”
  众人闻言,也觉得这是最好的体例,遂不再多言。
  如此,一天一夜过去。
  秦破军依旧坐在年夜堂之中,此刻他的脸色不是很好。
  找了一晚上,竟然还未能找出那赵家姐弟,而那杀死三名影舞剑士的凶手亦是没有着落,这让第一次担负重任的秦破武如何能够平心静气。
  却是那已经沦为阶下囚的赵晏平,看到一脸怒气的秦破武,心中说不出的快意。
  秦破武看着赵晏平一脸快意的脸色,心中更怒,继而来到赵晏平面前,一把抓起后者,冷冷说道:“老家伙,不要满意,眼下整个赵府都被我的人包抄起来,整个海之城的防卫军更是在我的授意之下守住各方入口,眼下虽然找不到你的儿女,但我相信他们定然还在这赵府里。”
  “那又如何?”赵晏平丝毫不为所动,淡然地说道。
  秦破武在赵晏平身上打量几眼,继而露出一丝冷笑,随即说道:“我突然想出了个好主意,听闻赵家主的女儿生得娇美悦耳,心性更是温柔善良,我相信,如若她听到自己的父亲即将被处死,定然不会眼睁睁不为所动的,赵家主你认为呢?”
  赵晏平精明无比,秦破武这番话一经出口,马上便明白了秦破武的筹算,原本冷淡的脸色亦是变得无比难看。
  “秦破武,你小小年纪竟是如此狠毒。”赵晏平咬牙切齿地说道。
  秦破武见到赵晏平脸色终于有了转变,不由快意地年夜笑起来。
  随即,秦破武一手推开赵晏平,转身对着身旁的一名手下低声叮咛了起来。
  一旁的赵晏平听得真切,不由对着秦破武破开年夜骂起来。
  而秦破武则是一脸冷笑地坐回原位,静静休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