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赵婉儿出手

  就在萧翎和赵婉儿受到从后方追上来的护卫的袭击之时,此刻赵府年夜堂之中亦是剑光交错,喝声不止。
  赵晏平此时脸色十分难看,在两名护卫的呵护之下,已经退到墙角。
  而那边的秦破武则是一脸冷淡地注视着场中的转变。
  在他身旁除两名影舞剑士守护在侧,另外十名天龙禁卫此刻已经投入战斗之中。至于其他人,已经被秦破武悄悄派到后方,协助先前一众护卫缉拿赵家其他人了。
  这些天龙禁卫的敌手则是以秦义为首的一干赵家护卫。
  这些护卫之中除秦义之外,还有另外五名金玄武者。
  这五名金玄武者是在赵府遇袭之后,赵晏平花费极年夜价格从各处搜罗来的。
  没想到这才没多久,就派上了用场。
  只是,眼下加上秦义,赵府一共也只有六名金玄武者,而他们要面对的则是十名擅长群战之术的天龙禁卫,又如何能够招架。
  如若不是一旁还有一干银玄护卫从旁支援,只怕这六人早已败下阵来。
  赵晏平看着眼前这一幕,脸色发紧,心中更是暗暗发苦。
  他知道,自己这边败下阵来只是早晚的问题,他可没忘了边上还有一个金玄修为的秦破武在那,而他身后那名影舞剑士显然也是随时有可能出手。
  “秦家小儿,我赵家和你秦家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为何要陷我赵家于不义,如若真是陛下之命,我赵某束手就擒即是,为何要伤我家人?”赵晏平怒声喝斥道。
  此刻后院不时传来的惨叫声,时时震动着赵晏平的每一根神经。
  他心中十分记挂自己一双儿女的安危,但眼下的形式却是让他无法脱身,心中自然焦虑不已。
  反而是那秦破武,仍旧一副老神自在的模样。
  场中的战斗异常激烈,但盛名之下无虚士,那十名天龙禁卫不愧是天龙皇室最精锐的护卫,此时联手对敌,已经完全将秦义等人压制住,一旁的银玄护卫更是死伤无数。
  看到这里,秦破军脸上慢慢浮起一丝微笑,继而对着身边呵护他的影舞剑士说道:“你上去将那赵晏平抓了。”
  “二少爷,可是你……”那影舞剑士游移着说道。
  秦破军摆了摆手,说道:“安心吧,这些人难道还能伤了我不成,我自有分寸。”
  那影舞剑士闻言,不再犹豫,转身便朝着角落处的赵晏平走了过去。
  而后院之中,惨叫声四处可闻,那些无辜的下人根本不知道产生了什么事情,便被一群凶神恶煞之徒疯狂屠杀。
  求饶声,哭喊声,各种声音交织一起,原本宁静的赵府瞬间如同地狱一般。
  一些机警的下人见到这群凶神恶煞之徒胡乱杀人,早已吓得魂飞魄散,遂失落臂一切往外跑去。
  可这些人都是普通人,又岂能躲过那些训练有素的影舞剑士和天龙禁卫,不消片刻,整个赵府里的下人死伤已经跨越一半。
  而此时,萧翎被那护卫一剑击飞,连退十来步,刚刚止住去势,赵婉儿也顾不得身上疼痛,脸色焦急地问道:“萧翎,你没事吧?”
  萧翎用剑支撑着身体,勉强站定,身上各处隐隐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咧着嘴,萧翎声音嘶哑地说道:“没事,小姐你快跑,我来盖住他。”
  “这怎么可以,我怎么让你替我送死。”赵婉儿已经从先前的惊慌迷茫中清醒过来,此刻见萧翎为了呵护她而奋失落臂身,马上语气执拗地说道。
  萧翎正想开口,但余光却是发现那护卫再次袭来,便也顾不得说话,急忙依照凌霄的指示,迎了上去。
  只是,那护卫见到自己的同伴惨死,心中虽然愤恨,但却没有失去理智,反而更加警惕。
  他清楚,眼前这萧翎看上去丝毫不懂玄气,但既然能够杀死自己的同伴,无论是如何也不克不及小觑。
  于是,护卫挥舞着手中长剑,频频出招,看那出招架势,显然是禁绝备给萧翎喘气的机会。
  面前这护卫出手狠辣,招式凌厉,如若不是凌霄在旁指点,只怕他连一招都无法接住。
  但即便有着凌霄的指点,实力的差距还是让萧翎有些捉襟见肘。
  如若不是天玄强者的身体异于常人,恐怕萧翎就是没有被护卫一剑击杀,也要被活活累到虚脱而死。
  十分狼狈避开那护卫几剑,萧翎心中简直有苦说不出。
  先前能够段时间内击杀那名护卫统领,全是仗着对方轻敌年夜意,但眼前这护卫显然有了警惕之心,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一旁的赵婉儿看着萧翎陷入险境,心中焦急不已。
  芳心一凝,赵婉儿随即挽起裙摆,曼妙的身姿骤然朝着背对着他的护卫疾驰而去,一双纤纤玉手立掌于前,一声娇喝,猛地拍向那护卫。
  赵婉儿平日看上去温柔贤惠,待人和气,很少在人面前出过手。
  但这其实不代表赵婉儿一点玄气都不懂,只不过是因为家中弟弟年幼,身为子女,赵婉儿便早早开始替赵晏平管理生意起来,以至于将玄气荒废一旁。
  而先前两次遇险,一次对方实力远远跨越众人想象,光是气势便将赵婉儿压得动弹不得。
  至于第二次遭遇刺客,赵婉儿更是直接被对方迷药迷晕,更别说出手了。
  此刻眼见萧翎为了呵护自己陷入危机,赵婉儿自然不克不及坐视不睬,于是便筹算出手解救。
  感受到背后有所异动,护卫立马警觉,身形一动,看也不看回身即是一掌。
  两掌相交,赵婉儿整个人倒飞而出,脸色一片惨白。
  “哼!不过一个玄气八段的学徒,不自量力。”那护卫满脸不屑地说道。
  萧翎也是有些惊讶于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赵婉儿,竟然也懂玄气,而听这护卫这番话,显然赵婉儿的实力还在赵旭那个小胖子之上。
  不过,转眼萧翎便释然,赵家在海之城的地位不低,赵婉儿能够学得玄气似乎也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发什么愣,机会来了,依照我的指示,尽快把这家伙解决了。”凌霄见萧翎发楞,马上冷声喝斥道。
  萧翎闻言,急忙收敛心神,依照凌霄的指示,飞快贴近护卫,长剑骤然刺出,目标赫然是那护卫的要害之处。
  如若这一剑让凌霄亲自出手,只怕那护卫立马便会丧命于此。
  但此时那护卫早已发现萧翎举动,长剑一挥,十分轻松地挑开萧翎的进攻,身形一动,转而一拳轰向萧翎面门。
  萧翎年夜惊,手忙脚乱地避开这一拳,手中长剑连连朝着护卫点去。
  这几剑的威力平平,换做平日,但看在护卫眼中,却是惊颤不已。
  眼前这毫不起眼的下人,这每一剑竟是如此刁钻诡异,直击他身体各个要害。
  这护卫虽然是银玄武者,但竟是无法避开萧翎连续不竭的进攻,就是想要飞身抽退,亦是无法办到。
  这人欠亨玄气,为何晓得如此精妙的剑招?护卫心中出现一阵疑惑。
  萧翎哪里晓得护卫的料想,一连刺出十来剑,虽未能够伤及护卫分毫,但却成功的牵制住了对方,这让萧翎瞬间信心年夜增。
  而就在这时,先前被护卫击退的赵婉儿不知何时已经再次来到护卫背后。
  那护卫自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赵婉儿的举动,但苦于全心应付着萧翎,根本无法抽身招架。
  赵婉儿见状,一声娇喝,运气全身力量,纤细的手掌瞬间拍在那护卫后背。
  虽然赵婉儿的实力比起护卫相差甚年夜,根本无法给予护卫照成太多伤害,但这一掌下去,却是让护卫的身形猛地一顿。
  萧翎岂会放过如此年夜好机会,在凌霄的提点之下,手中长剑突然爆出一阵冷芒,速度比起先前还要快上许多。
  那护卫只觉眼前一阵剑光掠过,脖子处便传来一阵微痛。
  紧接着,全身力气瞬间被抽干,而护卫的身体也是软软倒地。
  见到那护卫死透,萧翎摸了摸额头上的细汗。
  一连击杀两名银玄武者,这是萧翎历来都未曾想过的事情。
  只是,在杀完这两人之后,萧翎亦是气喘嘘嘘,握剑的手臂更是颤抖不已。
  那赵婉儿显然也是惊魂未定,直到发现那护卫已经完全死透,刚刚赶到萧翎身边,关切地问道:“萧翎,你怎么样了?”
  萧翎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我没事,我们快走,否则那些家伙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赵婉儿也知道眼下形势,自然没有意见。
  两人一路狂奔,一边遁藏被人发现,一边寻找机会逃离这里。
  而一路下来,萧翎亦是看到地上躺着许多下人的尸体。
  但萧翎自身已经难保,也没有过剩的工夫去感伤。
  “前方有人来了,找个处所躲起来!”凌霄自始自终都在注意着周围的情况,此刻有所感应之下,便作声提醒了萧翎。
  萧翎闻言,急忙拉着赵婉儿躲到一旁的草丛之中。
  果不其然,很快有着几道脚步声朝这边赶来过来。
  萧翎和赵婉儿马上连年夜气都不敢喘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