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暗潮流动

  也不知是否萧翎的警告起了作用,自从那天小秋被萧翎一顿教训之后,萧翎便再也没听过赵府失窃的事情产生。??
  而在清儿的照顾,以及赵婉儿不吝耗费许多珍贵药材的帮忙下,萧翎的身体也是康复得差不多了,至少已经能够行动自如了。
  其实,按事理萧翎受的伤势是十分严重的,如若不是他这副身体自己便已经是天玄强者的身体,加上之前凌霄苏醒时,用了特殊的手法缓解体内伤势,只怕换做普通人没个两三个月的时间,是很难完全根治的。
  这天,萧翎打开房门,感受着屋子外面的新鲜空气,心情格外舒畅,在屋子里憋了这么久,可是把萧翎给憋坏了。
  动了动略微僵硬的身子,萧翎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
  这些日子,赵婉儿和赵旭两姐弟也是时不时地过来看望萧翎。
  赵旭这个小家伙对那日萧翎奋失落臂身的相救也是感激不已,随着这些日子的相处,他早已忘了萧翎的家仆身份,言语间总会流露出一丝对萧翎的敬佩和亲近之情,就像是弟弟看哥哥那般。
  这些日子虽然躺在床上,但萧翎还是从周子铭以及赵婉儿姐弟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
  原来,当日遭遇刺客袭击的其实不只是赵家姐弟俩,就连赵府也是受到一股不明仇敌的袭击。
  所幸的是,那些人的目标显然是为了虏获赵家姐弟俩,再加上赵晏平这些年花了重金请来许多实力高强的护卫守护赵府,尽管当日那些刺客来势汹汹,但还是被赵府的一众护卫击退。
  但为此,赵家也是损失了一年夜半的护卫力量。
  而这年夜概是那些刺客认为赵家不过是个商人世家,所以其实不过于注重的原因,所以并没有派出更多实力高强的刺客袭击赵家,刚刚另赵家可以平安无事。
  可相比于赵家,在海之城内的其他势力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就萧翎所知,在当日他们遭受袭击之后,海之城内年夜年夜小小的十来个家族也是相继传来受到不合水平袭击的消息。
  其中两个势力较小的世家更是在这次刺杀中完全灭门。
  而身为海之城实力最为强年夜的宁家更是受到这些刺客的重点照顾。
  尽管宁家家主宁仲昆自己是地玄武者,但据说当日刺杀宁家的此刻中,同样隐藏着一名地玄武者。
  那地玄武者虽然不如宁仲昆,但却足以将宁仲昆拖住,从而使得其他刺客得以出手。
  宁家失去了宁仲昆的呵护,在一干刺客疯狂的进攻之下,直系门生损伤高达半数以上。
  其中,宁仲昆的弟弟,也是先前和萧翎有过一面之缘的宁仲海更是身中数剑,此刻依旧昏迷不醒。
  可以说,经过这一次刺杀,宁家的实力怕是受到了极年夜的损伤,短时间内很难恢复过来。
  此次年夜批刺客同一时间刺杀海之城内年夜年夜小小十来个世家,马上引起了海之城内所有势力的警惕。
  赵晏平更是联合此次受到袭击的世家,一同发布悬赏令,试图找出这些刺客。
  而背后,以宁家为首的几年夜世家,亦是动用各自家族的力量,全力追查这次刺杀事件背后的主谋。
  可以说,这段时间内,海之城内暗潮涌动,搞得海之城内的居民人心惶惶,夜间甚至无人敢于出门。
  固然,不止是海之城,此次事件早已惊动了整个天龙帝国。
  而身为天龙帝国的掌控者,天龙年夜帝段辰天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勃然年夜怒,遂命人彻查此事。
  海之城虽然比不上帝都,但同样是天龙帝国一个极为重要的城镇。
  没想到,竟然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做出如此罪行,段辰天不清楚那些刺客的目的何在,但产生这样的事情,如若不措置好,只怕会影响极年夜。
  虽然萧翎得知这一切后,也是有些惊讶这件事竟然闹得这么年夜。但此刻他的身份不过是一名下人,自然不会去理会这些,也没能力去管这些。
  就在海之城内暗潮涌动之时,位于海之城内的明轩商会总部,依旧是那间昏暗的密室之中。
  看上去渐渐老矣的慕掌柜此刻却是满脸愁容,抬头看了眼一旁正悠哉坐在椅子上的邢白义,心中不由微怒,语气自然也就没那么客气地说道:“邢执事,你还有那般闲情坐在这里喝茶!”
  胖胖的邢白义闻言,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继而淡淡地说道:“此次的刺杀行动已经把外面闹得沸沸扬扬,各年夜世家已经加强戒备,可以说整个海之城内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我不坐在这里喝茶,难不成慕掌柜想我出去送死吗?”
  “这……”慕掌柜听了邢白义的话,一时竟是词穷,眼睛瞪了年夜半天,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作为明轩商会的掌柜,慕掌柜自然知道眼下外面产生的情况,但就是因为这样,刚刚会令他如此焦急。
  究竟?结果,宗主交给他的三个月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原本还指望着赵家被灭门之后,他便准备全盘接手赵家的财产。
  但没想到,先前那黑衣使者派去的刺客竟然全军覆没,就他获得的消息,那赵家被刺客袭击,虽然也是伤亡过半,但年夜部分都是赵晏平花钱从外面请来的护卫,真正赵家之人,却是没有受到半点损伤。
  而让慕掌柜最生气的还是,那先前黑衣人只告诉他们对赵家脱手,但却没想到最后黑衣人竟然同一时间对整个海之城内的年夜年夜小小数十个势力出手。
  也不知是该骂那黑衣人无知还是狂妄,竟妄想一口吞下整个海之城,实在愚蠢至极。
  如今,因为这次年夜规模的刺杀事件,也致使赵家以及海之城内其他世家的警惕,因此这段时间内,明轩商会只能按兵不动,如若此时还想要搞出什么年夜动作,则很容易被当作众矢之的,十分不明智。
  邢白义看到慕掌柜焦急的神态,想了想,遂才开口道:“慕掌柜,你先不消着急,这都是那黑衣家伙惹出来的,到时如若不克不及完成宗主的叮咛,只要我们按实相告,想必宗主深明年夜义,定然不会怪罪我们的。”
  慕掌柜闻言,也是无奈地址了颔首。
  而就在这个时候,幽静的密室中,一道黑风袭来,还未等邢白义有所反应,一道黑影已经呈现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慕掌柜,邢执事,刚才莫不是在责难于我?”黑衣人一经呈现,便语气冷淡地说道。
  慕掌柜和邢白义皆是年夜惊,好在邢白义立马反应过来,继而干笑两声,说道:“使者误会了,我正和慕掌柜在商讨外面产生的事情,怎敢怪罪于使者。”
  一旁的慕掌柜闻言,也是急忙附和着。
  黑衣人对此只是冷冷一哼,也不再多言。
  见到黑衣人没有吭声,那边的慕掌柜和邢白义对视了一眼,旋即游移了下,刚刚说道:“使者,你看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要如何放置?如今赵家已经有了提防,想要在余下两个月的时间里侵吞赵家财产,根本是不成能的事情。”
  黑衣人闻言,不由打断了慕掌柜的话语,说道:“先前是本使低估了赵家的力量,没想到那赵家隐藏得如此之深,其背后竟还有一位高手黑暗呵护。”
  “高手?这赵家以商起家,先前已经查询拜访得清清楚楚,除那一干重金请来的护卫,哪里来的什么高手?”邢白义冷笑地说道。
  黑衣人也是听出了邢白义话中之意,显然是在说他为了推卸责任故意编出这等拙劣的理由来。
  对此,黑衣人的语气似乎永远都是那般冷淡降低,只听他冷淡地说道:“原先我是筹算派出一部分力量对各年夜世家出手,一来可以探探各年夜世家的底,再来也可以借机转移这些世家的注意力,好让你明轩商会能够顺利接收赵家的财产。”
  顿了下,不等邢白义继续开口举事,黑衣人便再次说道:“只是,没想到赵家那边却出了问题,显然你们给我的情报其实禁绝确。”
  情报这一块是由邢白义来负责,此刻听到黑衣人这番话,脸色马上阴沉无比,冷声说道:“使者,这话可不克不及乱说,早在三个月前,我虚灵宗已经将赵家里里外外刺探清楚,却是未曾发现你所说的高人。”
  黑衣人没有回头,声音依旧冷淡地说道:“事实即是如此,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无需像你多做解释。”
  邢白义闻言,脸色一阵青红,而黑衣人则是继续说道:“这件事你们就不消管了,即便他赵家有高手相助又如何,本使已经有了全盘计划,定叫赵家这次永无翻身之日。”
  “使者已有计划?能否透露一二?”慕掌柜显然对此事十分挂心,遂问道。
  不过,黑衣人则是淡淡说道:“你们安心等着即是,快则一月,慢则两个月便能见分晓,慕掌柜便等着全盘接受赵家的财产吧。”
  话毕,黑衣人人影一闪,已然不见了踪影。
  “哼,这个家伙已经失败了一次,还敢如此嚣张,如若不是宗主叮咛,我又岂需看他脸色行事。”邢白义见那黑衣人离开,不由满心怒气地说道。
  一旁的慕掌柜并没有接话,而是缄默不语,垂头寻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