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赵府遇贼

  萧翎不明白周子铭为何这么问,但他祖上历来都是平凡普通的小老苍生,哪里来的什么年夜人物。
  如果硬要说,也就只有他现在的身份了。
  萧翎在这个世界上的身份乃是无极仙宫的少宫主凌霄,虽然不清楚凌霄祖辈,但能够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天才,想必他的祖上定然也都是些高深莫测的年夜人物。
  但这个他定是不会和周子铭说的。
  “我哪里来的什么祖辈高人,如果我的祖辈真是高人,我如今又怎么会是一名下人。”萧翎疑惑地问道,“你为何这么问?”
  在看到萧翎一番苦思之后摇头否认,周子铭眼中迷惑更浓。
  他刚才那么问可不是胡乱开口的。
  先前萧翎以一人之力,击毙那十来名黑衣刺客的情形,至今依然深深刻在周子铭的脑海中。
  他不认为那是他的幻觉,当他醒来之后,可是得知当日那十来名黑衣刺客都被人杀死了,而杀死他们的人自然即是萧翎。
  周子铭一开始也是认为萧翎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但随后便又自己否决了。
  如若萧翎是个深藏不漏的年夜高手,为何他会甘心在赵家当一名下人?
  而更重要的是,既然萧翎是高手,可为何之前又会被那黑衣首领一掌打得吐血昏迷?
  那天的萧翎,前后举止简直判若两人。
  而在平日的相处之中,周子铭也是极为熟悉萧翎,萧翎不会玄气亦不像假的。
  这些情形综合起来,刚刚会令周子铭如此疑惑。
  所以,想来想去,周子铭最后便想到先前问起萧翎的那个可能。
  在他想来,或许萧翎祖辈有着一位实力了得的高手,先前萧翎那番举动则是这位高手见到自己后辈遇险,刚刚显灵附身。
  也只有这样的解释,刚刚符合那时萧翎的情况。
  只是萧翎直接否定了这种可能,这让周子铭实在摸不着头脑。
  继而,周子铭也是向萧翎讲诉起当日后面产生的事情。
  周子铭对那天的情况历历在目,此刻再次讲起来亦是情绪激昂,声情并茂。
  可萧翎听完之后,先是一愣,继而脑中升起第一个反应即是,如若周子铭所说的没错,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这一切定然和他这副身体有关。
  这其实不难料想,他自然知晓能办到这一切定然不是像周子铭所说的,什么祖上显灵附身,只能是自己这副身体原先的实力才能办到。
  也许那些黑衣刺客在萧翎眼中已经是强到没边的强者,但对比与他这副身体原先的身份,那些人也只能算是三岁孩童那般懦弱。
  但为何会产生这种情况?难道是自己身体本能的反应?
  这个想法第一时间被萧翎排除失落了。
  他又不是机器人,能够在系统混乱之后还能行动。
  在被那黑衣刺客打昏之后,萧翎的意识便已经没了,纵是身体再强,也不成能靠着本能来杀人。
  想来想去,最后萧翎唯一能想到的便只有一个。
  凌霄!
  或许是在他意识失去之后,这副身体原先的主人凌霄呈现,将那些刺客全数击毙,
  一想到这,萧翎背后不由冒出一股冷汗。
  一个他穿越至今从未想过的问题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难道那凌霄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依旧存在在他身体的某一个处所,一旦自己失去意识,他便会窜出来控制这副身体?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会不会日后一旦有机会,那凌霄会重新控制住这副身体?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是不对。
  如若真是如此,为何先前凌霄呈现并杀了那些刺客之后没有强占这副身体,现在依旧是他在主掌着这副身体?
  “萧翎,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脸色这么差?”周子铭不知道萧翎心中所想,还以为是他伤势复发,遂关心地问了起来。
  萧翎此刻思绪一片混乱,听到周子铭的话,亦是心不在焉地应了几句。
  周子铭见状,也就没有多留,嘱咐萧翎好好休息之后便离开了。
  而萧翎独自躺在床上,脑中料想着无数种可能,渐渐地也睡了过去。
  之后几天,萧翎也是时不时想起这个问题,但想来想去都没有谜底,干脆暂时压在心里。
  至少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自己的体内一切正常,或许那天只是凌霄残存的记忆所为,萧翎抚慰自己的想着。
  而这天,清儿照例端着一晚药汤走了进来。
  经过这半个多月的恢复,萧翎的气血也是逐渐好了起来,这也意味着他再也不消喝着那年夜夫开出来的极苦药汤。
  不过,为了让萧翎快点恢复,并且为防以后留下病根,赵婉儿则是叮咛清儿,从赵家的库房中去一些珍贵的药材出来给萧翎。
  这不,清儿手中那碗药汤正是赵家库房中极为珍贵的雪域人参。
  这种雪域人参只生长在极寒的北地,珍贵异常,好在赵家财力雄厚,府中存有很多。
  而萧翎是为救赵婉儿而受伤,赵晏平自然也不会吝啬这一点工具,十分慷慨地让赵婉儿去取了一些出来。
  对这类补药,萧翎倒也没有任何排斥,就是在前世,他也没吃过什么人参,没想到穿越到这天元年夜陆,成了赵家的一名下人之后,反却是有机会品尝到。
  接过清儿递过来的雪域人参汤,萧翎一口气全部喝下。
  看到萧翎的模样,清儿不由掩嘴笑道:“萧翎哥哥,小姐对你真好,竟然还拿雪域人参给你补身子,这在赵家可是历来没有过的事情哩。”
  萧翎闻言,随口说道:“你要是也为了救你家小姐,而受了这般重的伤,我相信小姐也会这样对你的。”
  “呸!呸!呸!萧翎哥哥你的心眼真坏,还想让小姐再遇危险一次。”清儿不满地娇嗔道。
  萧翎听后,也是愣了下,继而自己也是笑了起来。
  和清儿胡侃了一会,清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说道:“对了,近来赵府好像呈现了个贼,萧翎哥哥这些天可要注意一下平安。”
  “贼?”萧翎不解地问道。
  竟然还有贼敢打赵家的主意,难道活了不耐烦了?
  赵府的护卫不在少数,哪个不开眼的贼会进来偷工具,除非那贼实力高强,否则根本不成能逃过赵府那些护卫的眼线。
  尤其是自从产生了上次的遇刺事件,赵晏平一方面派人去追查凶手,一方面也是特意加强府中的护卫力量,并且平日收支赵府也是变得极为严格。
  在这样的情形下,竟然还有人能够从赵家偷得工具,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于是,萧翎不由追问起清儿具体情况来。
  而清儿却是有些古怪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该说那贼是伶俐,还是笨伯。”
  “怎么说?”
  清儿一脸好笑地说道:“你说,咱们赵府戒备如此森严,那贼竟然还能潜进来,实力可见一斑,只不过让人奇怪的是,那贼不知为何其他价值连城的贵重宝贝不偷,结果却是偷了几根雪域人参。”
  顿了下,清儿继续说道:“重点是,那贼偷的那几根雪域人参是府中所有雪域人参之中,个头最小,质地最差的。想不到那贼有那么厉害的本领,结果眼光却是这般差。”
  说到最后,清儿竟是自个笑了起来。
  而听到这里,萧翎嘴角微微一阵抽搐,随即斜眼看了正仰躺在床脚的小秋一眼。
  此刻小秋正惬意地躺在那里,眯着眼睛,一脸悠然地打着盹。
  从刚才清儿的描述之中,萧翎心中已经百分百可以判定,赵府遇到的那个贼其实不是外面的人。
  显然,那偷窃雪域人参的小偷即是眼前的小秋。
  似乎是感受到萧翎的目光,小秋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看了眼,继而又是重新进入了梦乡,尖尖的小嘴巴一张一闭的,十分可爱。
  只是,萧翎看到小秋这副模样,心中已经是将它骂得半死。
  这个小家伙赋性不改,定是前日见到清儿替他顿了一碗雪域人参,被它惦记着了,之后便偷偷潜入库房偷吃起来。
  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玄兽,更是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又有谁能想到,那偷吃雪域人参的小贼会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小家伙。
  只怕就是现在萧翎告诉赵婉儿,后者亦是不会相信的。
  可是萧翎十分清楚,小秋可是拥有一项特殊的隐身能力,虽然时间不长,但想要以此瞒过府中的护卫其实不是什么难事。
  而也只有小秋才会那么笨,偷吃的时候不会分好坏,放着上好的雪域人参不吃,转为去偷吃那些质地最差的普通货色来。
  不克不及不说,这小家伙的举动简直让萧翎又好气又好笑。
  待到清儿离开之后,萧翎也是不管小秋是否睡着,抓起来即是一顿狠批,并且警告它以后禁绝再做这样的事情。
  只是,小秋到底会不会听话,萧翎心里也是没底。
  究竟?结果,依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小家伙为了吃,似乎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