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萧翎的变化

  萧翎悠悠醒来,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咳了出来,染红了他胸前的衣襟。
  此时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脸色,原本惊恐无比的眼神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无比张狂的冷漠。
  虽然有些惊讶于一名小小的下人再受了自己一掌之后,竟然还能清醒过来。但这对黑衣刺客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一个没有任何玄气的普通下人,即便就是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又如何?
  萧翎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慢慢地坐了起来,不断地咳嗽,让鲜血从他口中喷洒而出。
  看着如此狼狈模样的萧翎,为首的黑衣刺客,眼中不由露出一抹嘲讽的神色,继而冷声说道:“小七,你去将这不知死活的工具杀了。”
  身后一名黑衣蒙面的刺客获得命令,亦是没有任何犹豫,抽出各自的佩剑,解缆朝萧翎飞扑而去。
  一道剑光透出深深寒意,只是眨眼的功夫,便来到萧翎面前。
  这些黑衣刺客中,实力最低的也是金玄早期,此时这小七全力出手,又岂是普通人能够招架得了的,更别说萧翎这个才刚刚接触过玄气的下人了。
  只是,此时的萧翎,脸上没有丝毫胆寒的神色,目光紧紧锁定着对方,身体没有移动半分,而是在那凌厉的长剑即将刺穿他的胸膛之时,突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在剑身上一弹。
  蓦然,一阵诡异的力量侵袭而至,将小七的手臂震得发麻,而那长剑更是不受控制地脱手而出,在半空之中拐了个弯,剑尖直指小七。
  小七显然没想到这萧翎竟还有这一手,遂不及防之下,急速前行的身躯根本没有任何提防,马上被自己的长剑刺了个透心凉,眨眼便倒在萧翎身前。
  “小七!”
  身后其余黑衣刺客见到自己的同伴这样莫名死去,皆是脸色年夜骇。
  萧翎根本没有理会这些人的反应,径自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萧翎的这番动作看在一旁周子铭眼里,却是十分摸不着头脑,他只看见萧翎随手在自己身上胡乱的动了几下,根本不明白萧翎这么做是为何。
  只是,让他最为惊讶的还是刚才萧翎随意的一手,竟是让那气势汹汹的刺客被自己的剑杀死了,这究竟产生了什么事情?
  片刻,那些个黑衣刺客已经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在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杀,亦是激起了这些黑衣刺客的怒火。
  所有人纷繁抽出兵器,朝着萧翎飞扑而去,唯有那为首的玉玄刺客毫无动作。
  见到这些刺客靠近,萧翎嘴角微微一扬,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和嘲讽,不过他依旧坐在地上,没有任何移动。
  这时,一名刺客已经率先来到萧翎面前,也许是因为先前同伴死得蹊跷,所有这名刺客并没有使用兵器,转为出拳打向萧翎。
  在周子铭眼中,萧翎坐在地上,似乎根原本不及躲开那刺客含怒的一拳。
  只是,他却不知道,萧翎根本没有筹算避开对方的拳头。
  反而是身子微微往前一倾,正好让自己的胸口迎向那刺客的拳头。
  那刺客的拳头直接打在了萧翎身上,一口鲜血从萧翎口中飞溅而出,却是直刺那刺客的面门,遂不及防之下,那刺客的眼睛竟是被鲜血刺中,身子微微一晃,而萧翎手指趁此骤然伸出,正好点在了那刺客的心口之处。
  只闻那刺客一声惨呼,浑身一颤便失去了力气,恰好身后一名同伴迎了上来,没有任何提防地和那死去的刺客撞在了一起,滚落在地。
  而受了那刺客一拳的萧翎,原本惨白的脸色却是升起了一抹红润。
  原来,萧翎知晓自己体内伤势极重,刚才他趁着空档,利用特殊手法梳理了体内涌动的气血,但因受伤过重,所以只靠自身之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疏通体内梗塞的瘀血,因此刚刚萧翎才会特意让那刺客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借由那外力来将他体内梗塞的瘀血冲开。
  连续击毙两名刺客,萧翎竟是没有用上半分玄气,这诡异的表示,看在那为首的玉玄刺客眼中,亦是年夜感惊骇。
  玉玄刺客心下不由想到,如若是换做自己是萧翎,是否能够像他这般。
  只是,很快他便清楚,别说是像萧翎这般自在不迫的瞬间击毙两名金玄武者,只怕想要躲过先前小七那一剑都无法办到。
  思及至此,那玉玄刺客心中莫名升起一阵恐慌。
  这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赵家一个小小的家仆竟然会拥有如此惊人的实力?如若不是先前自己一掌将这下人打伤,只怕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是这家仆的一合之敌。
  可是,既然这家仆拥有如此惊人实力,先前又为何会毫无提防地被自己打成重伤?
  玉玄刺客心中既惊又疑,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此刻半躺在地上的周子铭也是被萧翎如此惊人的举动惊得张年夜嘴巴,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
  他和萧翎相处了年夜半年,自认对萧翎也是十分了解,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今日萧翎会有如此惊人的表示,这完全倾覆他平日对萧翎的印象,实在太过出人意表了。
  众人的心里转变,萧翎浑然不在意。
  借着先前那刺客的一拳,萧翎体内混乱的玄气也是被买通,一丝玄气骤然聚于萧翎手掌之上。
  此时,剩下六名刺客虽然惊讶于萧翎的身手,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动作。
  很快的,六把长剑几乎是同一时间,别离从不合的标的目的刺向坐在地上的萧翎。
  萧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聚起玄气的手掌看似轻缓地拍在离得最近的一名刺客的剑身之上。
  那长剑被萧翎轻轻一拍,竟是不受主人控制扫了出去,堪堪架住了其余五人刺来的长剑。
  周子铭只觉萧翎身前一阵剑光过后,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继而带来一阵漫天的血雾,根本看不清究竟产生了什么事情。
  唯有那一直没有动作的玉玄刺客看个真切。
  当他看到这一幕之时,眼皮不受控制的一阵猛跳。
  就在刚刚,萧翎不知如何控制住了其中一人的长剑,那蓄势而出的长剑在萧翎出手之下,不但盖住了其余五人的进攻,同时还将其中两把长剑震开,别离朝着身旁毫无提防的同伴刺了过去。
  那两人显然也没预料到事情会便成这样,根原本不及遁藏,便被同伴的长剑刺中,失去了气息。
  而最开始被萧翎拍中剑身的那么刺客,整个身体更是不受控制冲到萧翎面前,正好替萧翎盖住了另外几人的攻击,继而倒在萧翎面前。
  只是短短一瞬之间,竟然死了三名刺客,如此诡异的一幕,给在场众人照成了极年夜的震慑。
  剩下三名刺客眼见自己的同伴竟然死于自己手中,心头更是又惊又怒。
  遂也不管萧翎是否真的拥有诡异的本领,含怒扑向萧翎。
  此刻,三人距离萧翎只有几个身位,三人别离以着不合标的目的朝萧翎冲来,以着萧翎如今的伤势根本是无法躲过。
  不过,萧翎脸上却是没有显露出任何慌张的脸色,反却是一脸冷静在胸的自信模样,似乎那三名刺客含怒一剑,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威胁性一样。
  随意地提起散落在旁的长剑,萧翎眼中一阵精光闪过,待到三人长剑袭来,霍然对着眼前之的人一剑点了过去。
  也许是已经恢复了些许玄气,此时萧翎出手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却是后发先至,刚好点在了眼前刺客的剑柄之上。
  瞬间,刺客长剑所刺的标的目的,竟是微微偏了些许,反却是以着更快的速度刺了过来。
  只是,也不知为何,那刺客只觉自己的手臂不受控制,剑身竟是偏离了原先的轨道,掠过萧翎的头顶,正好刺在了身后那朝他扑来的刺客身上。
  背后那名刺客根本不明鹤产生了什么事情,只觉额头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同时,萧翎手掌往着那刺客身上轻轻一推,那刺客的身形,竟顺势滑向了左侧的那名刺客,刚好撞在了剑尖之上,一剑穿心,死不瞑目。
  最后那名刺客怕是被如此诡异的一幕完全惊呆了,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萧翎冷冷地看着他,嘴角掠过一抹冷笑。
  而恰好是被萧翎的脸色所刺激,仅存的那名刺客竟是直接将手中兵器朝萧翎投掷而来,紧接着身形一动,像是不要命地扑向萧翎。
  萧翎一剑挑开直击他面门的兵器,而那刺客却是趁此机会来到萧翎面前。
  一阵怒吼,那刺客被先前的情景刺激得不清,两眼通红地一拳轰了过来。
  萧翎见状,脸上那份自信自在依旧没有任何转变,空出手来,横掌于前,正好盖住了那刺客倾尽全力的一拳。
  那刺客的的拳头打在萧翎的手掌之上,似乎就像打在一个弹簧之上,只是瞬间,一股强烈的反震力量,竟是直接将那刺客身上的五脏六腑直接震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