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虚灵宗

  萧翎感受到清儿的目光,心下有些茫然,根本不知产生了什么事情,似乎他没有获咎这个迷糊可人的小丫头吧。●●
  谁知,清儿见萧翎茫然不解地模样,俏鼻不由微微一哼,继而嘟起嘴巴说道:“小姐让你进去呢!”
  萧翎对清儿态度的转变也是有些奇怪,此时听到赵婉儿要见他,想了想,便也跟了进去。
  一进到屋子里,萧翎便闻到一股女儿家的清香,这阵清香,比起先前的好几次还来得更为浓烈,一瞬间竟是让萧翎有些着迷。
  萧翎清楚,这年夜概是因为刚刚赵婉儿在沐浴的缘故。
  好在萧翎很快便回过神来,急忙随着清儿来到里屋。
  很快的,赵婉儿那卓雅的身姿立即进入了萧翎的视线,此刻的赵婉儿脸上还带着一抹沐浴后的迷人红晕。
  萧翎发现,眼前的赵婉儿比起平日还要来得更加迷人几分。
  萧翎这边在打量着刚刚出浴后的赵婉儿,而后者此时却是给了萧翎一记狠狠的白眼。
  赵婉儿的这一动作,让萧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这主仆俩像是突然换了个态度一样,似乎他并没有做出什么让人生气的举动吧?
  萧翎脑中不断地思索着,可是却是毫无头绪。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秋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十分高兴地扑到萧翎的怀中,使劲地撒起娇来。
  萧翎见小秋呈现,也是暂时忘记了赵婉儿主仆俩的反应,笑着逗弄起小秋来。
  小秋躺在萧翎的怀中,眯着眼睛,十分享受萧翎地抚摸。
  谁知,看到小秋呈现之后,那边的赵婉儿更是脸色绯红,美眸透出一股羞恼之色,继而瞪了眼萧翎,继而从他手中将小秋抢了过去。
  小秋好奇地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地看着赵婉儿。
  不过,对小家伙来说,这些日子赵婉儿对它也是极好,所以它也没有排斥赵婉儿,圆滚滚的小脑袋猛地在赵婉儿怀中蹭啊蹭的。
  只是,平日里对小秋这一举动习以为常的赵婉儿,此刻见到小秋的动作,忍不住抬起玉手,给了小秋一记半轻不重爆栗。
  小秋感觉脑袋一疼,不知产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有些委屈地看着赵婉儿。
  后者见小秋地模样,亦是暗暗碎了一口,随即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小家伙,我还没发现你竟然这么色,敢偷看我洗澡。”
  一旁的萧翎乍听之下,眼睛马上快要吐了出来,嘴巴张得极年夜,目光愣愣地盯着小秋。
  赵婉儿发现萧翎的目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恼怒地说道:“看什么看,肯建都是你教坏小秋的,否则它平日可不会这样的。”
  “这……”萧翎被赵婉儿这样一说,一时间不由苦笑不已,“小姐,这都哪跟哪啊,我怎么会去教唆小秋做这种事情。再说了,小秋不过是只什么都不懂的玄兽,就算被它看见了也没什么吧?”
  “呸,你还好意思说,刚才我在沐浴的时候,小秋突然凭空呈现在我面前,可是把我吓了一年夜跳,它什么时候拥有这样的能力,你竟然没告诉过我。”赵婉儿有些羞恼地说着。
  只是,双手却是依旧将小秋抱在怀中,似乎刚才偷看她洗澡的不是小秋,而是眼前的萧翎一样。
  萧翎心中苦笑不已,原来是小秋这家伙的隐身能力,把这赵年夜小姐给吓坏了。
  但嘴上还是说道:“这个也是小秋前两天才领悟的能力,最近小秋都在小姐这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赵婉儿闻言,此刻稍稍冷静下来之后,刚刚觉得刚才对萧翎的态度似乎有些无中生有。
  想到这,赵婉儿心下也是有些歉意,不过一想到刚才小秋在自己沐浴时作出的举动,赵婉儿心中还是有些不克不及平静。
  她自然知晓这一切不克不及怪什么都不懂的小秋,她也不过是潜意识地将这一切责任转移到萧翎身上罢了。
  此刻见到萧翎一脸郁闷的脸色,赵婉儿也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这事我不怪你,只不过如若以后你敢教坏小秋,我可不会放过你。”赵婉儿装作凶狠地说道。
  萧翎面对此时的赵婉儿那敢说不,连忙颔首应是。
  一旁的清儿闻言,也是眉开眼笑地说道:“好了,现在没事了,小姐,清儿饿死了,我们吃饭吧!”
  赵婉儿闻言,则是宠溺地笑了笑,说道:“你这丫头,整天就知道吃。”
  不过嘴上这样说,赵婉儿也是没有拒绝清儿的提议。
  此时,赵婉儿的气显然也消了,见萧翎刚才被自己一番胡乱指责,心下也是有些欠好意思,想了想,便对萧翎说道:“这么晚还让你来送饭,想来你也还没吃吧,这么多菜我和清儿也吃不完,不如一起坐下来吃吧。”
  萧翎闻言,有些欠好意思地说道:“那怎么行?”
  “有什么不可的,你不是让我把你当朋友,朋友之间哪需这般客气。”赵婉儿白了一眼萧翎,说道。
  听到赵婉儿的话,萧翎也觉得有理,他原本就没有什么尊卑的概念,更是从不把自己当作一名下人。
  所以眼见赵婉儿如此说,他也是爽快地承诺下来。
  也正是因为萧翎这样一副态度,完全不似下人,所以赵婉儿才会如此说。
  或者换做是其他人听到赵婉儿这番话,只怕会坐卧不安,即即是坐下来也要一番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的动作,会惹得赵婉儿不快。
  这其实不是赵婉儿想要见到的。
  几样精致的菜肴,飞快地被三人消灭干净。
  其实,赵婉儿和清儿两女只不过吃了不到三分之一便已经放下筷子。
  剩下的三分之一基本都是进了萧翎的肚子里。
  萧翎可不管赵婉儿年夜小姐的身份,一旦遇到吃的时候,他可是十分专注。
  一直到他将盘子里的菜肴吃了个精光,稍稍打了个饱嗝之后,刚刚回过神来。
  见两女皆是满眼笑意地看着自己,马上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干笑起来。
  清儿年纪小,不懂城府,所以此刻看到萧翎的吃相也是不由咯咯笑了起来。
  至于赵婉儿,平日倒也见过萧翎吃饭的模样,所以并没有像清儿那般夸张,只不过眼中的笑意却是无法掩盖的。
  片刻之后,终于笑完了的清儿也是起身收拾起了碗筷。
  而萧翎原本吃完后便准备离开的,究竟?结果晚上待在女儿家的香闺有些不合适。
  虽然天元年夜陆里,男女之防十分宽松,但萧翎潜意识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当。
  不过,萧翎刚才在吃饭傍边,和赵婉儿交流了几句,虽然概况上赵婉儿仍旧一副轻松的模样。
  但细心的萧翎还是发现了赵婉儿眼眸深处,那一抹难以掩盖的浓浓忧虑。
  马上,萧翎想起早上赵旭告诉他的话,在加上此刻赵婉儿脸上一副忧虑的模样,不由开口询问道:“小姐,这几天是不是产生了什么事情?我见你似乎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辅佐的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帮上的,一定竭尽全力。”
  赵婉儿乍听之下,先是一愣,继而则是悠悠地叹了口气,坐到一边,缓缓说道:“想不到你也看出来了。”
  顿了下,赵婉儿对着萧翎露出一到勉强的笑容,继而说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最近海之城内突然冒出一家明轩商会,接连抢了赵家一小部分生意。”
  萧翎闻言,则是不解地问道:“赵家的财产散布海之城各个角落,就算失去一小部分生意,对赵家如同九牛一毛,何至于小姐如此劳神?”
  听到萧翎的话,赵婉儿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即无奈地说道:“如若是正当的竞争,我赵家又岂会怕了对方,即即是因此失去了一部分生意,我也决然不会如此担忧。”
  顿了下,赵婉儿继而说道:“问题是这个明轩商会为了抢我赵家的生意,尽是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为此我赵家不但被对方抢了生意,甚至一些下人也因此受到了水平不合的伤势。”
  而赵婉儿的话,却是让萧翎暗暗惊讶不已,他未曾想过,在这海之城内竟然还有人敢挑衅赵家。
  虽然先前的玉虚门可以无视赵家在海之城,甚至在整个天龙帝国的影响力,但那时因为其背后,可是有着一个偌年夜的无极仙宫撑腰着。
  有着这一层关系,即即是天龙皇室,也要权衡权衡自己的能力,更别说以商起家的赵家了。
  显然,赵婉儿也是看出了萧翎的疑惑,旋即便解释道:“这些日子我已经刺探出来,这明轩商会的背后真正店主竟然是,而这的实力万万不是我赵家可以轻易获咎的。”
  “?”
  萧翎喃喃重复了下,继而不解地说道,“这是何方圣神,就连赵家也对不了?难道这也和无极仙宫有所牵连?”
  在萧翎心里想来,如若真是这样,指不定到时还要指靠自己这张脸来帮帮赵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