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丫鬟清儿

  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秦义也没忘了此刻正在为自己手下演示。
  身上的气旋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零界点,口中猛地发出一声暴喝,单手握拳,手臂猛地往旁边的巨石轰了出去。
  早先聚起的气旋在秦义挥拳的同时,如同一股洪流一般,狠狠地砸在那巨石上面。
  没有半点声响,众人便看到那巨石依旧完好无损,可是在巨石中央,也就是被气旋打中的位置,一个拳头年夜小的窟窿,赫然显现。
  原来刚才秦义那一拳,竟是将巨石中央打了个底朝天。
  可不要认为秦义没有将巨石打烂,便显得他的实力不强。
  要知道,秦义这一手,对玄气的控制能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火后。换做是一般的银玄武者只怕是万万做不到这一点的。
  就是早先萧翎在无极仙宫时的侍女香儿,她能够一拳轰碎半人高的巨石,但那也只不过能够证明她的修为达到了一定境界,但论起对玄气的控制能力,显然秦义这一手,要比纯真地打坏巨石来得更加有难度。
  一旁的护卫在见到秦义这一手之后,皆是爆发出一阵惊呼。
  躲在不远处的萧翎早在刚才便已经发现秦义的目光朝他这边望来。
  先前他的一番动作只不过下意识的举动,根本不是他主动控制的,所以当他发现秦义的目光朝他望来之时,便控制着让自己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也不等秦义演示结束,便仓促离去。
  秦义在演示结束之后,也没有理会一众护卫的喝彩声,而是将目光望向正在飞速离开的萧翎的背影上,眼中透出一阵迷茫思索的神色。
  难道刚刚是自己的错觉,秦义心中不年夜相信,但仔细打量着萧翎的背影,却是无法感受到萧翎身上存在半点玄气。
  萧翎看上去和普通的下人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秦义看着萧翎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只是,想了半天却是想不出半颔首绪。
  任他如何想破脑袋,只怕也无法将如此年轻的萧翎和天玄强者联系到一起。
  最后,秦义心中虽然纳闷,但还是将其归功于是自己刚才眼花了。
  索性秦义便不再多想,继而转身继续教导那些护卫玄气起来。
  其实,这也怪不得秦义,究竟?结果萧翎虽然还不晓得使用玄气,可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天玄强者。
  秦义不过是名金玄武者,除非萧翎主动聚起玄气,否则一般人根本无法发现萧翎体内潜藏的庞年夜玄气。
  萧翎此刻也是有些后怕,刚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沉浸在一个玄妙的境界之中。
  如若不是发现自己被人注视,只怕萧翎没那么快清醒过来。
  想到刚才秦义看向自己的思索目光,萧翎心中暗暗发苦,他可不希望自己身体的秘密被流露出来,否则被那无极仙宫发现,他可就没好日子可过了。
  不过,看到最后秦义并没有追上来,萧翎也是稍稍松了口气,心中暗自提醒自己,下次定要小心一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萧翎的担忧实在过剩,那秦义不过是个小小的金玄武者,也许在一众护卫面前,金玄武者的实力确实十分了得。
  但在无极仙宫面前,一个金玄武者根本不会放在眼里,想想那伺候萧翎的侍女香儿,不也是一名金玄武者。
  以着秦义这样的身份,如何会认得凌霄,即即是发现萧翎的非同凡响,只怕也无法将他和凌霄的身份联系在一起,更别说揭破他了。
  离开之后,萧翎发现不知不觉竟是已经快要天黑了,也只好急急忙忙的来到厨房。
  如今的他已经是赵家姐弟的御用厨师,所以每日所需待在厨房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其他人的四分之一。
  这样清闲的工作使得其他人嫉妒不已。
  只不过,当其他人亲眼见识到萧翎的厨艺之后,这种嫉妒刚刚渐渐减少。
  究竟?结果,这个年夜陆上,有本领的人还是令人尊敬的。
  固然,也其实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至少宋斌等人心中绝对不成能对萧翎产生任何敬佩的念头。
  即便上次萧翎将他们狠狠教训了一顿,让宋斌等人心中有些畏惧萧翎,但却无法撤销他们对萧翎的嫉妒和恨意。
  如若不是那天最后产生的事情太过让人震撼,只怕宋斌等人不会如此轻易干休。
  哪里管得了其他人的想法,花了小半天的功夫,萧翎替两姐弟做好了丰盛的晚餐。
  因为两人口味不合,赵旭这个贪吃鬼最喜欢吃肉,而赵婉儿则相对喜欢清淡一点。
  所以萧翎只好分隔来做,不到一会儿,负责照顾赵旭的丫鬟已经来到厨房,将赵旭的晚餐提走。
  可左等右等,萧翎都没有比及赵婉儿的丫鬟过来。
  在兰儿被分派到洗衣房之后,赵晏平便重新挑选了一名丫鬟到赵婉儿身边。
  这丫鬟叫做清儿,容貌长得娇俏可人,年纪不年夜,头上扎着两条小辫子,脸上还有着孩子般的稚气。
  清儿是赵晏平精挑细选出来的丫鬟,无论性格还是人品都要比之前的兰儿好上无数倍,赵婉儿对这个新来的丫鬟也是十分满意,平日对其也是当作妹妹般疼爱。
  由于经常和赵婉儿接触,所以萧翎和清儿也是相对了解。
  此时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换做平日的话,清儿应该一早便来到厨房等待着,可今日他已经将晚餐做好,眼看就要凉了,却还是看不到清儿的身影。
  这就让萧翎有些纳闷不已了。
  又是等了一会,萧翎见清儿始终未曾呈现,想了想,便将几道精致的菜肴装了起来,继而朝着赵婉儿的闺房走去。
  一路来到赵婉儿的闺房外,看到屋子里已经亮起了光线,显然赵婉儿应该在里面。
  上前两步,来到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片刻之后,里面传来一阵圆润轻灵的熟悉声音,“谁啊?”
  听到声音后的萧翎,也是笑了笑,说道:“清儿,开门,我来给小姐送晚饭来了。”
  萧翎话音一落,里面便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很快的,房间的门被打了开来。
  紧接着,一颗圆圆地小脑袋从门缝里露了出来。
  当她看到站在门外的萧翎之后,那有些婴儿肥的娇俏脸蛋也是露出一抹笑颜。
  “萧翎哥哥,你怎么来了?”清儿不过还是个十六七岁的丫头,所以说起话来总是不自觉地带着一丝俏皮。
  萧翎对这个有些迷糊的小丫头,也是十分喜爱,闻言便佯装生气地说道:“好你个清儿,竟然还敢问我,我可是等了你半天,也没见你去我那里端饭,我这不是只能自己过来了。”
  清儿闻言,有些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继而欠好意思地说道:“人家才刚刚回来,给忘了嘛!”
  萧翎也没有真的生气,闻言便将手中的篮子提到面前,对着清儿说道:“这是你们的晚饭,你拿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清儿从里面走了出来,小手接过萧翎手中的篮子,闻到里面的香味,不由高兴地说道:“萧翎哥哥你做的菜真好吃,如果不是跟着小姐,我可吃不到这么香的饭菜哩!”
  “呵呵,只要你想吃,可以随时来找我,到时我做给你吃。”萧翎笑着说道。
  清儿闻言,年夜年夜地眼珠子转了转,继而咧嘴开心地笑道:“这可是你说的,萧翎哥哥可禁绝骗清儿。”
  萧翎伸手拍了拍清儿绑着两条羊角辫的小脑袋,笑着说道:“好了,快进去吧,不要饿坏了你家小姐,小心她打你屁股。”
  “才不会呢,小姐对我好着呢!”清儿皱了皱可爱的小翘鼻,辩驳着说道。
  就在萧翎和清儿聊完准备离开之时,赵婉儿的屋子里,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惊叫声。
  萧翎听得真切,这分明是赵婉儿的声音。
  难道出什么事了?萧翎心中暗道。
  而清儿听到这阵惊叫声,也是不由脸色一变,急急忙忙往屋子里跑回去。
  萧翎见状,担忧赵婉儿失事,也是抬脚便要跟进去。
  只是,这个时候清儿突然停了下来,将萧翎挡在外面,急声说道:“萧翎哥哥,你不克不及进去,小姐在里面沐浴呢。”
  说完,也不睬萧翎什么反应,进屋之后,一把将门关了起来。
  萧翎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只能无奈地站在外面。
  他却是想要离开,可是刚才赵婉儿那一声惊叫,同样让萧翎有些担忧,想了想,干脆站在外面等一会,如果里面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只怕到时也顾不了其他的了。
  就在萧翎站在外面有些焦急地等着的时候,屋子里面却是重新恢复了平静。
  萧翎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见里面如此恬静,心中也是稍稍松了口气,想了想,赵婉儿在里面沐浴,自己待在外面似乎也是有些不当。
  这要是让人发现了,还以为他是在做着什么龌龊的事情呢。
  无奈地摇了摇头,萧翎便准备离开。
  而正好这个时候,屋子的门再次打开了,清儿的身影在呈现在萧翎面前,此刻清儿脸色有些绯红,看向萧翎的目光也是微微带着一股嗔怒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