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震慑

  赵婉儿不是没见识的女人,自然明白玉虚门是怎样的存在,别说是宁家了,就是整个天龙帝国,只怕也没人敢于招惹这玉虚门。%r%q
  而此刻,萧翎内心却是十分挣扎,赵婉儿对他有救命之恩,如今却被人如此羞辱,萧翎心中亦是不忍。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眼前之人可是连宁家都不放在眼里的高手,他又如何是这彭玉的敌手。
  怕就是自己不要性命的冲上去,还未比及他接近对方,就会被完全撕成碎片。
  一时间,萧翎心中亦是十分矛盾。
  这时,那彭玉则是再次出言,语气轻描淡写地说道:“考虑得如何?你的生死可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我不想在你们身上多浪费时间,如若你再不做声,那我我只好脱手了。”
  “门主,如若她不肯意,那么将她交给我便好,您可千万别杀了她。”一旁的青年见彭玉这么说,也是急忙说道。
  彭玉闻言,冷冷地看了眼青年,继而沉声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如若再让我看到你这般招惹是非,小心我收拾你!”
  青年闻言,急忙颔首包管道:“安心安心,这次定是最后一次。”
  如若这青年不是彭玉的侄儿,他又岂会如此纵容自己门下门生如此。
  那边的赵婉儿闻言,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彭玉,脸上露出一抹凄凉地惨笑,低声说道:“我就是死,也不会承诺你的。”
  身后的兰儿原本意天良中还是无比期望自家小姐承诺对方,可是一听赵婉儿如此决然的语气,脸色不由一急,语带哭腔地说道:“小姐,你……你承诺他们吧!兰儿还不想死!”
  却是一旁的余小四闻言,不由冷哼一声,虽然脸上仍带着惊恐的脸色,但依旧年夜声喝斥着兰儿道:“卖主求荣,你这丫鬟该死!”
  兰儿闻言,也是被余小四的语气吓了一跳,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无比焦急地看着赵婉儿,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而赵婉儿见兰儿竟然说出这番话,也不知是如何想的,竟是低声叹气道:“是我害了你们。”
  那彭玉见赵婉儿竟然如此倔强,死活都不肯同意,心头亦是年夜怒,马上,一道凌厉地气息弥漫开来,瞬间便将赵婉儿几人笼罩其中。
  因为有了侄儿的求情,所以彭玉并没有用上几多分力,但即便如此,那蛮横的气息还是将赵婉儿压得喘不过气来。
  不到片刻,赵婉儿原本惨白的脸颊已经布满层层细汗。
  萧翎看到赵婉儿这番痛苦的模样,心中年夜是怜惜。
  就在他心下无比焦急的时候,隐约听到人群中传来的窃窃私语。
  也亏得萧翎这副身体自己即是天玄强者,虽然他还不懂如何运用体内的玄气,但即便只是如此,他的各方面能力都要远远胜过普通人,自然的,他的视觉和听觉同样如此,也因为这样,萧翎刚刚能够听清那些人的谈话。
  “这玉虚门什么来头,竟然敢在海之城内肆意杀人,先前那宁仲海不是宁家的人吗?怎么连宁家都不敢获咎。”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宁家虽然在海之城内数一数二,但在玉虚门前面却什么都不是。”
  “这是为何?我听说宁家之中也有着那么一位地玄武者吧?”
  “地玄武者算什么,听说这玉虚门门主和无极仙宫里的人有些关系,就算这玉虚门门主只是个银玄武者,只怕这偌年夜的天龙帝国内,也没人敢于招惹。”
  “无极仙宫?你是说那年夜陆两年夜圣地之一的无极仙宫?”
  “除那里还能有哪个势力能够如此令人惧怕。”
  “……”
  后面的话,萧翎已经没有仔细去听,当他听到这玉虚门竟然和无极仙宫之间有着细微的关系之时,心中微微一突,继而脑子里灵光一闪,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而这个时候,在彭玉那蛮横的威压压迫之下,赵婉儿整个人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眼看在这样下去定是无法支撑,但她却是始终倔强地咬着嘴唇,不曾吭一声。
  眼见赵婉儿这番模样,萧翎心中年夜急,仔细想了想,遂往前一站,年夜声地喊道:“住手!”
  听到萧翎年夜喊,那彭玉心下也是有些惊讶,就是先前那宁仲海在他面前亦是年夜气都不敢喘一声,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仆服装的男子竟然敢对他年夜声说话。
  彭玉回过神来,一抹怒色缓缓爬上他的脸庞。萧翎这一举动,无疑是在挑衅一个强者的尊严。
  “一个小小的家仆竟然敢于挑衅老夫,。”彭玉脸色微沉,语气中布满了深深的怒意。
  听到彭玉无比森然地话,萧翎心头也是猛地一跳。
  此刻,萧翎真担忧这个彭玉不由分辩便出手将他击杀,他先前那么一喊,也是迫于无奈。
  如若不是赵婉儿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决然是不会如此贸然作声的。
  只不过到了眼下这个境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此刻,萧翎可谓无比紧张,外人看出来,其实他的两腿已经控制不住的倡议抖来,心脏更是砰砰直跳。
  萧翎不断的在心中祈祷着,刚才那几个路人谈论的事情千万要属实,否则他的这条小命就要玩完了。
  深深吸了口气,萧翎强制自己镇定下来,不让对方看出破绽,就这样缓缓地走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稍稍缓过劲来的赵婉儿看到萧翎的举动,心中先是一愣,继而年夜惊,想要作声阻止萧翎,但奈何刚才在彭玉的气势压迫之下,此刻身上却是提不起半分力气,只能不竭地对着萧翎使眼色。
  可惜,眼下萧翎根本看不到赵婉儿焦急的神色,就算是看见了,估计他也不会理会。
  硬着头皮慢慢走到彭玉身前,那彭玉对一个家仆也不在意,却是因为萧翎的举动,让他也是暂时收敛了气息。
  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小的家仆筹算做什么。
  萧翎来到彭玉身前,内心跳动得极为厉害,而当他如此近距离和那凌厉的眼神一对视,内心更是颤抖不已。
  索性萧翎干脆将目光朝天,来个眼不见为净。
  要知道,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一名连玉玄武者都不敢惹恼的高手啊!
  倘若这彭玉愿意,只需一招,萧翎怕是立马就会粉身碎骨,死无全尸,心中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不过,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克不及不发。
  谁知,看到萧翎这副狂妄的模样,彭玉心中却是暗自嘀咕起来,一个小小的家丁竟然敢用如此狂妄的态度面对自己。
  这人要不是疯子,要么就是真的有所倚仗,一时间,彭玉也是有些拿捏不透,于是干脆静观其变起来。
  萧翎怎知自己害怕到不敢直视对方的模样,反而给予彭玉这样的想法。
  眼下,萧翎装作一脸镇定,压低着声音,对着彭玉冷声说道:“你可认得我?”
  彭玉还想着这小小的家仆筹算做什么,却没想到到头来对方竟是问了一句莫名其妙地话语,马上不由气极反笑。
  当下便抬起手掌,准备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晓挑衅他的后果。
  见到彭玉的动作,萧翎心脏忍不住一跳,但概况还是装作一副冷淡地样子,语气变得更为冰冷,说道:“哼!你认真不认得我?”
  连续听到萧翎问了两遍,彭玉心中也是升起一丝古怪,目光下意识地往萧翎脸上扫了几眼。
  突然,彭玉发现似是有些面熟,但一时半会却是想不起来。不过,也因为这样,彭玉刚刚抬起的手掌重新放了回去。
  看到彭玉的动作,萧翎心头一动,继而年夜着胆量再次忘彭玉身前走去,这一次他还刻意的仰起头,让对方能够完全看清自己的面容。
  而随着萧翎的走进,彭玉眼中的疑惑之色越来越浓。
  下一刻,彭玉脸色骤然年夜变,眼中马上爆发出一股骇然之色。
  看到彭玉的模样,萧翎心中一喜,暗自想到,看来这玉虚门确实和无极仙宫沾亲带故的,这一次他赌赢了。
  虽然内心暗喜,但萧翎概况还是装作一副冷淡的样子,语气同样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意味,漫不经心地说道:“玉虚门好年夜的威风,竟然筹算当街行凶。”
  “这……我……”彭玉在看清萧翎的面孔之后,心中的惊骇之情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境界。
  此刻听到萧翎语气冷淡的质问,哪里还有刚才那番高手风范。
  脸色几度转变,最后酿成一脸尴尬怯懦的样子,说起话来更是结结巴巴,一时间竟是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能够让彭玉变得如此惊慌失措的,自然不是萧翎。
  而是萧翎此刻的身份,无极仙宫的少宫主,年夜陆赫赫有名的天玄强者,凌霄!
  这两个身份随便抬出一个,就足以让所有人不敢造次,更别说玉虚门了,彭玉自知自己如若不是仗着有一名堂兄是无极仙宫里的执事长老,他玉虚门也不成能有今日的成绩。
  同样的,彭玉也知道,自己那堂兄在无极仙宫里的地位只能算中下,虽然在外人面前,无极仙宫的一名普通执事长老的身份显赫无比,但他可是曾经亲眼见过,就是他这位堂兄在凌霄面前,亦是要必恭必敬,不敢有任何逾越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