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天玄苦力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萧翎脑中还想着刚才赵婉儿对凌霄那副无比敬仰的模样,心中竟是忍不住有些泛酸起来。
  不过,随即想想似乎又没有事理,赵婉儿崇拜的是凌霄,而他不就是凌霄,他这不是自己吃自己的醋吗?
  想到这,萧翎也是感到有些好笑。
  屋子里的周子铭看到萧翎回来之后一脸傻笑地样子,不由玩笑地道:“怎么,是不是路人哪个丫鬟对你表达仰慕之情,让你如此高兴。”
  “你猜得真准,确实是有人对我崇拜无比,但却不是丫鬟,而是年夜小姐。”萧翎笑着回答道。
  周子铭闻言,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说道:“真看不出来,你这人还真会吹法螺,这年夜小姐也会看上你,下下辈子都不成能。”
  萧翎也没有理会周子铭的嘲讽,想了想,随即问道:“对了,你知道凌霄吗?”
  “凌霄?”周子铭被萧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随即反应过来,继而说道,“你说的是凌云双杰里的那个凌霄?”
  萧翎点了颔首,问道:“你也知道他?”
  “嘿!你这不是空话,那样的人物谁不晓得,尤其是在这个赵府,所有人都知道年夜小姐最为崇拜的即是凌霄了。”周子铭一副看痴人的样子看着萧翎说道。
  闻言,萧翎更是好奇,问道:“你也知道年夜小姐崇拜凌霄?”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整个赵府可能就你不知道吧!”
  “年夜小姐不是有未婚夫了,这件事要是传到她未婚夫那里岂不是?”萧翎疑惑地道。
  周子铭略微满意地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年夜小姐的未婚夫是在一年前定下,而年夜小姐崇拜那凌霄可是已经有好些年了。昔时那凌霄曾经来过海之城,做出了一番惊天之举之后,也是俘虏了无数深闺少女的芳心,这年夜小姐昔时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女,崇拜英雄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凌霄做了什么惊天之举?”萧翎不解地问道。
  对这些事情,他自然不清楚,而之前香儿也没告诉过他,所以萧翎也是有些好奇。
  而听到萧翎问起,周子铭也是来了兴致,脸上带着一副崇拜的神色,说道:“你不知晓,那凌霄那时他独自一人来到海之城,为的是找到那时藏在城中的年夜恶人。”
  “听说那恶人可是天玄强者,在海之城中也是干下无数人神共愤之事,而那凌霄一来到海之城,只是一天的功夫,便找出那恶人藏身的处所,几招将其击毙于剑下,紧接着便飘身离去,何等的潇洒。”
  萧翎听完,仔细想想,似乎对此有些印象,他记得香儿告诉过他,昔时凌霄、、自己下山历练之时,曾经亲手斩杀过三名恶贯满盈的天玄强者,想来这即是其中一个了。
  “你突然说起凌霄干嘛?这种高高在上的年夜人物,你说了没用,还是老老实实确当我们的下人就好。”周子铭有些疑惑地问道。
  想着凌霄曾经干过的那些轰轰烈烈的事情,继而又想到眼下的自己,萧翎心中也是苦笑不已。
  虽然是同一个身体,但做出来的事情却是截然相反。
  思及至此,萧翎不由说道:“你怎么这么没志气,指不定以后我们也能像他一样,成为高高在上的年夜人物呢?”
  周子铭闻言,不由年夜笑起来,片刻之后刚刚说道,“别做梦了,你也不想想那凌霄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
  顿了下,周子铭又是说道:“我倒忘了,人家叫凌霄,而你叫萧翎,名字倒置一下却是一样,只是这之间的差距却也是天差地别。”
  萧翎闻言,不由苦笑,确实如同周子铭说的那般,原先的凌霄是堂堂无极仙宫的少宫主,而如今的他,却是赵府的一个下人,真应了前世萧翎听过的一句话。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年夜呢!
  不过,萧翎此刻却是神神秘秘地凑到周子铭身旁,低声说道:“先前那些话我可不是随便乱说的,你不是想学玄气吗,如今我已经想到了一个体例,或许能够让我们最快的接触玄气。”
  “什么体例?”周子铭见萧翎说得认真,亦是收起玩笑心思,有些急切地问道。
  见到周子铭的样子,萧翎神秘地笑了笑,说道:“这个方高眼下还无法施行,等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
  说完,萧翎径直回到自己的场上休息起来,任他周子铭如何问,都不曾透露半点口风。
  萧翎心中满意地想道:让你小子冷笑我,看我不急死你。
  最后见问不出什么来,周子铭也只好带着郁闷的心情渐渐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萧翎每日又重复着枯燥而单调的工作。
  不过,这次他已经不消劈柴了,而是换成了挑水。
  在连续劈了一个月的柴火,赵府短时间内已经不需要更多的木柴。
  没体例,谁让萧翎劈柴的速度如此之快,他人三天才能完成的事情,他不到一天就能解决,几乎赵府中所有库存的玄铁木都被萧翎劈光了。
  没柴可劈,不料味着严管家便会让萧翎清闲下来。
  这不,萧翎手中提着两年夜桶水正朝厨房走去。
  这即是萧翎如今所负责的事情,也不知是严管家故意刁难还是看萧翎的力气确实比一般人年夜。
  原本需要两个人来负责的挑水工作,如今却是只让萧翎一个人独自完成。
  不过,萧翎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此刻他一手提着一桶足有他半人高的木桶,闲庭漫步地朝厨房走去。
  这是他今日提的第十趟了。
  换做是以前,这是萧翎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以前的他,别说是一口气提两桶了,光是提着一桶水来回这样两趟,估计他就得累趴下不成。
  可此刻,那满满两年夜桶的清水,加起来比他的身子还重,但提在手里却是似乎端着两碗水一般的轻松。
  萧翎也曾研究过这个问题,只是却是没有研究出谜底。
  却是他的又一次壮举,让所有人再次震惊不已。
  先是劈柴,然后又是挑水。
  似乎这个才来赵府不到两个月时间的萧翎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震撼。
  总之,现在整个赵府的下人,没有一个不认识的萧翎,甚至偶尔萧翎还会发现自己提水时,路边总会多出几个人对着他指指点点。
  那场景让萧翎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年夜马猴一样,任人围观。
  对此,萧翎也是十分郁闷。
  而对萧翎的表示,赵婉儿也是有所耳闻,对这个不像下人的下人,赵婉儿也是十分好奇,想起当日他在自己房内说要和自己成为朋友,赵婉儿嘴角总会忍不住出现一抹浅笑。
  这一日,萧翎有些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赵婉儿的闺房外,心中忍不住有些嘀咕起来。
  先前,他照常来到厨房准备继续他的挑水年夜业,但刚来到厨房便被严管家叫到一旁,说是赵婉儿要找他,让严管家放他一天假。
  对赵婉儿要找自己,萧翎其实不觉得什么意外,平常赵婉儿隔三岔五也会找自己,不过年夜多都是因为小秋的关系。
  可今日赵婉儿竟然让严管家来带话,这却是有些奇怪了。
  不过,能够休息一天对萧翎也是不错,究竟?结果每日做着那重复枯燥的事情,确实也是有些无聊。
  带着这样的思绪,萧翎很快找到了赵婉儿。
  看到萧翎到来,赵婉儿也是轻轻一笑,随即说道:“这两月来我可是听说你的壮举,想不到你看起来有些瘦弱,力气竟然这么年夜,今天正好我要外出办些事情,便让严管家叫你过来辅佐。”
  “辅佐?小姐要我帮什么忙,我会的事情可不多。”萧翎有些傻眼地说道。
  赵婉儿掩嘴轻笑,继而解释道:“安心吧,不是多年夜的难事,你不是力气年夜吗?一会便负责帮我提工具即可以,这件事你总会吧?”
  原来是叫自己过来当免费苦力的,还以为有机会好好休息下呢!萧翎心中暗自嘀咕着。
  让一名天玄高手来辅佐扛工具,估计整个天元年夜陆,也就独此一家了。
  不过,对能够陪在一个美女身旁,就算是搬些工具也好过一直枯燥地挑水。
  于是,萧翎随即应承道:“这个自然没问题。”
  赵婉儿闻言,又是轻轻一笑,接着便带着萧翎一同离开了赵府。
  固然随行的还有另外一名家仆,以及赵婉儿的丫鬟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