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天差地别

  在府中一个来月,虽然他其实不认识其他人,可是身旁有着一个周子铭,周子铭这人最喜欢四处和人聊天打屁,所以对府中的一些年夜小事宜都是十分清楚。
  而早在此前,萧翎也是从周子铭口中意外得知,原来眼前这个赵婉儿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夫,听说还是海之城内一个颇具名望的世家的继承人。
  也因为如此,萧翎此刻刚刚会有如此一说。
  谁知,赵婉儿在听完萧翎的话后,却又是一阵缄默,片刻之后刚刚说道:“我那未婚夫我也曾听说过,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之弟,如果他能有这凌霄的十分之一,不!只要千分之一,那么我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顿了下,似乎赵婉儿刚刚反应过来自己在一个下人面前说自己未婚夫的不是,似乎不太好,尽管她内心对那名义上的未婚夫很是排斥,但还是冷声出言说道:“刚才的话,你可不要去外面对人乱说,否则小心家法伺候。”
  萧翎见赵婉儿语气突然变得如此严厉,心中不由翻了翻白眼,这不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现在却是怕我出去乱说,这女人的心思真是怪异无比。
  而更让萧翎郁闷的是,这丫头在说起凌霄的时候,眼神语气是那么的温柔似水,可为什么到了自己身上就像寒冰一样。
  萧翎真有种忍不住告诉赵婉儿自己就是她口中所说的那个凌霄,只不过他也知道这话说出去,赵婉儿定是不会相信,指不定还会换来一阵喝斥。
  心中有些郁闷,萧翎嘴上还是回答道:“不会不会,小姐安心。”
  赵婉儿闻言,不由点了颔首,继而又是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些事,只是认识你一个月以来,你给我的感觉倒不像是个下人,反而倒像是个朋友。”
  顿了下,赵婉儿美眸有些昏暗,悠悠地说道:“其实你不明白,像我这种身份,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而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朋友,更是少之又少。”
  萧翎自然清楚天元年夜陆上的女人地位较为低下,很多事情都不是她们自己可以做主的,所以此刻听到赵婉儿如此难过的语气,萧翎心中也是忍不住同情眼前这个温婉细腻,清秀淡雅的女子来。
  想了想,萧翎也是开口说道:“如果小姐不嫌弃,也可把我看成朋友一样,有什么需要辅佐的尽管叮咛。”
  赵婉儿有些惊讶地看了萧翎一眼,随即轻笑道:“你还真不把自己当下人看待。”
  萧翎这才想起自己的眼下的身份确实不适合说这些,不由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谁知,那赵婉儿接着又说道:“不过能和你成为朋友却是见不错的事情,刚才的事情就当作我们朋友之间的秘密,你可不要告诉他人。”
  说着,赵婉儿还俏皮地眨了眨好看的年夜眼睛。
  萧翎前世连续剧和小说看得十分多,虽然里面很多内容年夜多都是胡扯,但却也有一部分反应了真实,而对这种深闺年夜院的小姐的心思,萧翎也是年夜致能够了解一些,所以刚刚会有刚才那番话。
  而赵婉儿这一番回答,却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究竟?结果,怎么说这赵婉儿也是名美女,并且还是这赵府里除家主之外最有分量的人,对能够和赵婉儿处好关系,萧翎还是十分隔心的。
  不过,萧翎却是从未见过赵婉儿如此俏皮的一面,一时间竟是不由地呆了呆。
  好在他恢复得很是快,赵婉儿却是没看出不当,但萧翎还是急忙转移话题地说道:“小姐,要不你给我讲讲这个凌霄的事情吧,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小姐如此的崇拜。”
  赵婉儿闻言,果然注意力被成功转移到凌霄身上,声音马上变得无比轻柔,语气中还隐含着一丝丝对凌霄的崇拜之味。
  “这凌霄其实也就和你的年纪一般年夜,只不过你只是个小小的家仆,而他却是跺顿脚都能引起年夜陆震荡的盖世英雄,你和他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似乎在说道凌霄的时候,赵婉儿的性子一下子变得跟个盲目崇拜的小女孩一样,也不管萧翎的感受,一口气说了凌霄一年夜通的光辉事迹,而其中更是将萧翎拿来当背面教材,直把萧翎说得一无四处,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此刻听着赵婉儿用着崇拜的语气介绍那个凌霄,萧翎心里却是越发的怪异。
  萧翎心中已然有些明白,眼前这个丫头说了那么一年夜通不就是在说自己吗?
  无论是凌霄还是萧翎,眼下都是他,萧翎听着眼前这位原本温柔可人的年夜小姐不竭地拿自己和自己比较。
  那种怪异的感觉,实在让萧翎十分郁闷,甚至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最后萧翎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原来赵婉儿心中竟然这么崇拜自己!而看样子似乎并只是单单崇拜那么简单。
  固然,他自然明白,赵婉儿崇拜的是原来的自己,至于现在的他,在这丫头眼里俨然已经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下人了。
  而这时,赵婉儿说完之后,似乎刚刚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光洁的俏颜上,不由微微出现一丝红色,随即有些欠好意思地转移话题,说道:“我说了这么多,现在你可知道这个凌霄的厉害了吧?”
  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萧翎心中暗道:我何止是知道,名义上说,我现在就是那个凌霄,只怕我知道的事情都比你还多。
  要是让赵婉儿知道你口中崇拜无比的年夜英雄,此刻却站在你面前让你说得一无是处,也不知道这丫头会是个什么反应,萧翎心中有些恶作剧的想着。
  固然,萧翎还不会傻到将这话说出来,就算他真的说了,只怕赵婉儿也不会相信。
  想想即可知,堂堂无极仙宫的少宫主,凌云双杰之一的凌霄,竟然在赵府做起了一个劈柴的下人。
  这话说给谁听,只怕城市当作笑话,尽管这确实是一个事实。
  看着赵婉儿扑闪扑闪着明亮的美眸,萧翎还是附和地回答道:“听小姐这么说来,感觉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谁知,赵婉儿却是不满地辩驳道:“不是似乎,而是确实是很厉害,只怕我们整个海之城里的所有年夜人物加起来都及不上他的一分一毫。”
  见赵婉儿对那凌霄如此推崇备至,萧翎心中越发古怪,有些郁闷的想道:我只不过是谦虚一下罢了,难道我还能说自己真的是盖世英雄?
  不过,萧翎也没去辩驳赵婉儿,又是和这位年夜小姐闲聊了一会,萧翎便很自觉地告辞离开了。
  他知道如果再不离开,指不定那已经芳心陷落的赵婉儿还会说出什么让他感到怪异和尴尬的话来。
  而在他离开时,小秋依旧睡得十分平稳,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主人曾经来看过它。
  萧翎对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已经习惯了,也就没有在意。
  ————————————
  新书上传,奉求各位收藏一下,多投些票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