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诱拐小少爷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萧翎已经来到赵府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萧翎每天都要到厨房做事,也不知是否因为第一天和严管家起了冲突,还是因为他劈柴效率极高。
  总之这一个月的时间,萧翎唯一要做的事情即是劈柴。
  每天重复不断的劈柴,并且数量更是与日俱增。
  萧翎也是懒得去想这是不是严管家故意为之,自从上次那个好心的下人教会了萧翎真正劈柴的手法,萧翎第二天完成的速度比起第一天还要快上许多。
  而这第二天的量可是足足多了一成。
  那严管家似乎不累倒萧翎便不罢休,于是第三天,萧翎劈柴的数量又是比此前一天多了一成。
  如此频频,直到第五天,萧翎总算发现不对劲。
  这下他可学伶俐了,接下来他每一天都是在即将天黑之时,刚刚劈完最后一根木块。
  而这样一来,隔天他便发现那些木堆总算没有继续增加的趋势。
  于是,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一个月。
  也因为萧翎惊人的劈柴速度,使得整个赵府的下人圈里,皆是听说了萧翎的神奇壮举。
  萧翎可能还不知道,他每天所完成的活,可是以往需要三天才能完成的,并且这三天还需要三名下人轮流进行,如果只靠一个人,只怕要被活活累死。
  也就萧翎不拿这当回事,其实是他根本不懂这些,他以为这就是平常下人要做的事情。
  也许真是萧翎的举动太过惊人,就连赵婉儿也听说了萧翎的事情,为此还曾经跑过来特意询问了下萧翎,并且用着十分好奇的目光在萧翎全身上下仔仔细细地观察了遍。
  这一举动马上让萧翎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被一位美女如此打量,萧翎心中还是有些暗爽不已。
  这日,劈完了一天的柴,萧翎也是回到了屋子里。
  此时周子铭还未回来,于是萧翎便继而拿起了那本《纯阳玄诀》研究起来。
  这一个月里,经过不竭的研究,先前萧翎脑中的那一丝明悟也是越加的清晰,只不过好几次当他即将真正抓住它的时候,却又突然消失不见,频频几次下来,却是让萧翎有些懊恼不已。
  不过,尽管有些懊恼,但这已经足够令萧翎兴奋不已。
  萧翎知道,自己他这样继续努力下去,假以时日,他会离这个世界的玄气越来越近。
  甚至,萧翎已经在幻想,等他真正掌握了玄气,有朝一日定能超出原先的凌霄。
  至于原先凌霄的身份,萧翎暂时是不敢奢望了。
  眼下,那凌霄可是货真价实的天玄强者,自然能够心安理得的享受原本荣华富贵。
  而他只不过是一名地球上的小厨师,一点玄气都不懂,即便那些荣华富贵摆在他面前,他也没那个命去享受。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个多月,随着这一个月和周子铭的相处,萧翎也是渐渐了解到天元年夜陆的一些常识。
  他知晓,天元年夜陆上,除那些宗门世家之外,平常人想要习得玄气,只能花钱到武馆修习。
  武馆里城市有专门的玄气高手负责教授。
  而武馆也是有分品级,越是高级的武馆,里面教授玄气的玄气高手实力自然越高。
  要知道,学习玄气,有一名高手当师傅,那修炼起来可谓事半功倍。
  可这高级武馆所需缴纳的费用也不是寻常人等能够拿出来的。
  更有一些武馆,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够进入,这些武馆招收门生只看资质。
  说白了,这些武馆实际上是一些势力开办的,目的自然是筛选资质上成的门生。
  至于那无极仙宫,收徒条件更是极度苛责,几乎那里面的门生年夜部分都是从小开始培养,很少有听说无极仙宫在外收徒的。
  固然,这些对目前的萧翎来说,实在遥不成及,此刻就是让他拿出一笔钱来报名海之城里最初级的武馆,只怕他都拿不出来,更别说其他的了。
  不过,他却是听说赵家小公子,也就是赵婉儿唯一的弟弟,似乎前不久已经进入海之城中最年夜的武馆,开始修炼玄气。
  对这个赵家小公子,萧翎也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印象中,那小公子的模样十足是个圆圆小胖子,何其姐姐赵婉儿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果不是萧翎确信,还真是无法将他和赵婉儿联系到一起。
  而萧翎,还听说这小公子除生性好动贪玩之外,似乎还有一个和萧翎极为相似的共通点。
  那即是贪吃。
  这些日子在厨房干活,萧翎也是探问到了,每日那小公子城市叮咛厨房送去各种各样的美食。
  而这一消息,萧翎心中自然暗暗记下,在他想来,或许这将会是他的一个机会,只要他能够哄得小公子开心,或许便能从他嘴里套出一些关于修炼玄气的工具。
  也因为有了这一想法,萧翎每日则是更加拼命的干活,根本不去在意严管家是否刁难,他只想能够尽快进入厨房内部,学习这个世界的烹饪。
  一旦他能够掌握这里的烹饪体例,在加上他前世的经验,他不相信那贪吃的小公子会招架着住美食的诱惑。
  只要他能够接受自己,到时凭着他穿越者的身份,还怕哄不了一个小屁孩?萧翎美美地想着。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萧翎和周子铭之间的关系也是处的极好。
  萧翎发现,周子铭虽然平日有些话多,并且有些爱吹法螺,可是心底却是十分质朴,对萧翎也是真心看待。
  好几次听闻萧翎遭到严管家的刁难,他都仗义而出,想要带他去找严管家理论。
  要知道,严管家虽然只是一个管家,但在周子铭这样的下人面前可是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可为此周子铭还是甘愿替萧翎讨公道,虽然最后被萧翎生生劝住,但萧翎还是十分感动,同样在心里将周子铭当作了朋友。
  而两人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的向往,那即是玄气。
  只是,周子铭向往玄气,只是纯真的感兴趣。而萧翎则是希望能够多几分保命的本领。
  他可是十分怕死的,为了保住小命,就是给他吃再多的苦,他都愿意。
  翻阅了一会手中的《纯阳仙诀》,萧翎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而恰好此时,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随即,萧翎飞快地将《纯阳仙诀》收了起来,正好这时门被打开了。
  萧翎原以为是周子铭回来了,结果一看,竟然是赵婉儿身边的丫鬟兰儿。
  自从上一次,兰儿在他面前被赵婉儿责罚,之后的一个月里他也就见过兰儿几面。
  固然,每一次见面,兰儿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而后来,萧翎也是无意中听说,这兰儿似乎和严管家之间是远房亲戚的关系,直到那一刻,萧翎刚刚明白严管家为何会如此刁难于他。
  不过,对此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前世的萧翎只是一名小小的厨师,形形色色的人也是遇到很多,这些经历让他学会了如何隐忍。
  固然,一味的隐忍不代表软弱,而是为了以后完全压过对方。
  尤其是在萧翎对这些日子,感觉那玄气离自己越发的接近,在他想来,只要比及他完全掌握了玄气,到时便要让这些人完全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说到底,萧翎虽然十分怕死,但只要有机会,对曾经伤害过他,欺凌过他的人,他是万万不会轻易放过的。
  此刻见到兰儿不声不响地走了进来,萧翎自然心中不悦,到脸上的脸色却是没有太年夜的转变,淡淡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兰儿见萧翎这副态度,心中着实生气,但一想到小姐交代的事情,还是咬着牙,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怒气,声音冷淡地说道:“小秋好像生病,小姐很着急,但她又想不出体例,所以让我来找你过去,看看有什么体例。”
  “小秋生病了?”萧翎闻言不由一呆。
  这一个月的时间,赵婉儿和小秋相处得极好,并且每一次城市给小秋一年夜堆好吃的工具,一个月的时间,萧翎甚至感觉小秋比起以前都要胖了一圈。
  而也因为赵婉儿强年夜的美食攻势,小秋似乎也是认出了跟在赵婉儿身边能有吃不完的美食,以至于后来,不消赵婉儿来找它,小秋经常就自个儿屁颠屁颠地跑到赵婉儿那里去。
  为了这件事,萧翎没少暗骂小秋没主见,对它这种有奶即是娘的举动极度鄙夷。
  不过,好在这小家伙还算有良心,经常从赵婉儿那里回来时,城市顺带捎上一堆美食,也算满足下萧翎贪吃的口欲。
  而此时听说小秋病了,萧翎心中不由一紧,也顾不得和兰儿多说,当下便夺门而出,朝着赵婉儿的闺房跑去。
  很快,萧翎已经来到了唐婉儿的闺房门口。
  心中担忧小秋,看着房门虚掩,萧翎根本没有想过眼下他的身份,当下便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