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劈柴神人

  萧翎完成了一天的活,便来到厨房找到了严管家。■■
  严管家看到他来了,先是一怔,继而语气有些不善地说道:“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让你将那些木材堆都劈完吗?难道是想偷懒不成?”
  萧翎还没说话,便被严管家一同劈头盖脸地质问,心中也是有些怒气,语气马上也是变得有些生硬,淡淡地说道:“有严管家在这,我哪里敢偷懒,我只是来告诉你,那些木堆都被劈完了。”
  “劈完了?”显然严管家也是有些惊惶,却是没有注意到萧翎的语气。
  “你当我老糊涂了?那么一年夜堆柴,你这么快就劈完了?”严管家觉得眼前这小子明显是想偷懒,只是这偷懒的借口也太烂了点,马上语气变得极为严厉地说道。
  而听了严管家的话,萧翎心中马上有些暗怒,听他这语气明显知道这柴不是一天能够劈完的,竟然还让他天黑之前完成。
  这不是故意不给他饭吃吗?
  前世的萧翎本就对美食有着极年夜的**,加上前些日子估计是被饿怕了,所以现在的萧翎可是把吃看得十分之重。
  眼下这个严管家竟然故意不给他饭吃,这如何让萧翎能够不生气。
  见严管家一脸不信,萧翎不由沉声说道:“你要是不信,去外面看看不就知道了!”
  虽然萧翎不想轻易获咎人,但人家摆明了要给你下套子,他骨子那倔强的性格使得他不肯垂头。
  如果说,此刻面对他的是一名绝顶高手,萧翎或许会为了自己的小命而垂头,但这严管家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小小的管家罢了,他又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让无极仙宫知道,一个小小的管家竟敢如此看待他们的少宫主,只怕这偌年夜的赵府会被无极仙宫里的人用怒火填平。
  可惜此刻无极仙宫其实不知道,而严管家见萧翎态度如今生硬,不由气急,继而冷声说道:“我固然要看,如果让我发现你骗我,一会我便让你吃鞭子!”
  而这时,宋斌也是从外面走了进来。
  严管家见到宋斌,不由将他喊了过来,继而冷声说道:“宋斌,我不是让你去看着他吗?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听到严管家严厉的语气,宋斌不由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说话也是变得期期艾艾,有些晦气索地说道:“那个,我……我确实一直都在外面看着……”
  见宋斌这副模样,严管家有些不耐地挥手打断道:“既然你说你一直在,那你来告诉我,外面的柴都劈完了?”
  宋斌心中不肯,但此刻自然也无法隐瞒,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是……是劈完了,不过……”
  “不过什么?说话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想吃鞭子。”严管家厉声说道。
  那宋斌咬了咬牙,随即说道:“不过,一开始这个萧翎不懂劈柴,劈坏了好几块玄铁木,虽然我及时制止,并教了他正确的劈柴体例,但看他劈得这么快……”
  宋斌后面的话没说,可是其他人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无非是说萧翎根本不懂劈柴,而竟然这么快的劈好,显然是在应付了事,并没有用心。
  听到这里,萧翎心中冷笑,这个宋斌着实讨人厌,竟然这个时候还想着给他使小辫子。
  不过,萧翎根本不怕,虽说一开始劈坏了几块,但接下来他可都没出错过。
  而这宋斌也根本没有教过他正确的劈柴体例,这还是中途一个下人来拾柴火时,发现他姿势不对,好心教他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萧翎刚刚能够如此快的完成剩下的活。
  只不过,那时那宋斌却是躲在一旁的阴凉处睡觉,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跟我来!”严管家听到宋斌的话,不由对着萧翎冷冷说了一声,随即当先朝外面走去。
  严管家自然不会只是听信宋斌的一面之词,但他同样知道外面那一堆柴,没有三天的时间根本无法劈完,此刻他自然更相信宋斌的话。
  萧翎胸有成竹,自然不会惧怕什么,也是跟着在严管家身后一同离开。
  当严管家来到那一堆已经劈好,整整齐齐摆在那里的木柴堆前,脸上显然也是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随即,他又是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根本不似宋斌所说的胡乱应付。
  “这……真是你做的?”
  看到严管家的模样,萧翎心中暗爽,嘴上则是随意答道:“固然!”
  “你不会是找人来帮你一起劈的吧?”严管家有些不信地问道。
  萧翎闻言,脸上不由露出不悦地神色,继而没好气地说道:“我才来赵府三天,哪里认识什么人,唯一比较熟的就是年夜小姐,难不成你认为年夜小姐千金之躯,会跑过来帮我一起劈柴?”
  顿了下,萧翎又是指了指搁置在地上的斧头,说道:“再说,这院子里就一把斧头,就算我找人辅佐,没有第二把斧头,难道用手劈不成?”
  严管家被萧翎这话一呛,脸色不由变得极为难看,但也明白确实如同萧翎所说的那样,一时倒也无话辩驳。
  尤其是刚才萧翎提到他和年夜小姐认识,一时间严管家也是缄默了下来。
  严管家不说话,萧翎自然也不肯多话,随即便说道:“既然活干完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既然做完了,那就回去吧!不过,记得明天按时报导,如果再迟到,可就不是罚你劈柴那么简单的了。”严管家挥了挥手,继而径直回到厨房中。
  看到严管家一副有气无处放的模样,萧翎心中暗爽不已,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了厨房。
  至于是否因为刚才的态度而获咎严管家,萧翎倒也没在意,不过一个区区的管家,他又有什么好在意的,他还不信一个管家能把他怎么样了。
  悠闲地回到屋子里,发现周子铭已经回来,萧翎不由笑着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
  周子铭闻言,也是笑着说道:“今天蔡老头不知遇到了什么高兴事,就让我们这些下人提前回来了呗。”
  顿了下,周子铭继而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也这么早回来?第一天做事还习惯吗?那个严管家有没有为难你?”
  感受到周子铭语气中的关心,萧翎也不隐瞒,开口说道:“还成,至于那个严管家,他是为难我了,只是没有为难成,现在估计郁闷得不可。”
  “怎么回事?”周子铭一听,不由急声问道。
  萧翎继而便将今天产生的事情告诉了周子铭。
  听完之后,周子铭不由眉头紧蹙,有些担忧地说道:“这个严管家果然和听闻的一样严厉,只是你今天惹他生气,只怕今后他少不得找机会教训你。”
  萧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意说道:“今天我都没惹他,他都已经这样子对我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给他好脸色看,有什么本领,尽管放马过来,只要我小心点不出错,他也拿我没辙。”
  周子铭闻言,则是点了颔首,附和道:“你说的也对,不过还是小心点为妙,实在不可就去找年夜小姐说说。”
  “年夜小姐是主子,我只是个下人,你怎么总是往年夜小姐身上扯。”萧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无奈地说道。
  谁知,周子铭却是羡慕地说道:“那怎么一样,这年夜小姐三天两头的跑过来找你,如果不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铁定认为你和年夜小姐有一腿。”
  “胡说八道,这话要是让年夜小姐听到了,估计你不死也得脱层皮。”萧翎没好气地说道。
  他自然清楚周子铭话中的意思,虽然赵婉儿经常跑过来他这里,但其实是来找小秋的,可和萧翎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这个情况赵府中只有极少人知道,正如周子铭所说的,时间久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赵婉儿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似的。
  在萧翎想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到时真的产生这样的事情,赵婉儿也许没什么事,但为了呵护赵婉儿的声誉,他这个下人铁定要被赶出去的。
  这可不是萧翎愿意见到的,至少目前来看,短时间内他是需要待在赵家的。
  和周子铭聊了半天,两人草草吃过晚饭,便各自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