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鬼难缠

  就在萧翎看着眼前这堆木堆发楞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略带尖酸的喝斥声。??
  “喂!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老老实实干活!”
  萧翎回身看去,发现是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穿戴下人衣服的小厮。
  只是,这小厮的脸上明显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脸色。
  宋斌原本在厨房负责生火,刚才严管家进去之后,便把他找了过来,让他负责看着外面新来的下人,避免他偷懒。
  平日里,宋斌就有些好吃懒做,而严管家让他来负责看着萧翎,这等清闲的美差宋斌自然十分乐意。
  宋斌为人比较尖酸刻薄,最看得他人比他好,所以出来之后,看到萧翎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便仗着有严管家的命令,对着萧翎指手画脚地喝斥着。
  萧翎听着宋斌的喝斥,心中不喜,但伶俐的他年夜致也能猜到这是严管家派来的,也不理睬。
  于是,萧翎晃悠悠地捡起搁置在地上的斧头。
  不克不及不说,这斧头也是有够沉的,好在萧翎现在的身体不似以前。
  如果换做以前的萧翎,只怕光是提着这把斧头几分钟,手臂就要发麻了。
  不过,此刻萧翎却是没有注意这些,随意捡起一旁散落的木块,萧翎深吸口气,继而挥动起手中的巨斧,猛地朝面前的木块劈去。
  “咔嚓!”
  一声轻响,木块应声而裂,但却是裂成碎渣,哪里还能用。
  看到这里,萧翎马上愣了起来,心中不由疑惑,这木块的质量也太差了,都没用上几多力怎么就碎了?
  “你跟那木块有仇吗?这么用力,你可知道这些木块可是上等玄铁木,你这新来的下人竟然如此不知轻重,等会我一定要告诉严管家,让他扣你月俸。”宋斌意见萧翎将那玄铁木弄碎,不由厉声喝斥着。
  听到耳边不竭传来烦人的苍蝇声,萧翎眉头微蹙,但也不去理会。
  有些不信的萧翎,继而又是捡起一块完好的木材,依法炮制的劈了下去,但结果一样,木块依旧碎成了渣。
  一连试了好几次,萧翎不由有些郁闷。
  此刻,萧翎殊不知自己的身体有何等强年夜,虽然没有用上玄气,但萧翎全力劈下,其中隐含的力量可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固然,如果换做是凌霄来做,只怕一拳便能将这一堆小山似的玄铁木轰成渣。
  却是那宋斌,看着萧翎这个心来的愣头青,见他连木柴都不会劈,心中不由年夜是幸灾乐祸,心中暗自思索记下萧翎弄坏的玄铁木数量,想着一会定要告诉严管家。
  只是,宋斌心中却也是有些惊讶于萧翎的力气,那可是上等的玄铁木,如果换做是他,用尽全力或许能够达到这一步,可是一连劈碎好几块可就有些惊人了。
  至少宋斌可就没那个本领。
  不过,宋斌对此也没多想,反却是冷笑着小声嘀咕道:“果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以为光是使几分蛮力便行,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多力气劈完这一堆柴。”
  萧翎根本没有去在意宋斌的那点小心思,更不想去看他那张尖酸刻薄的嘴脸。
  有了前几次经验之后,萧翎也是学伶俐了,接下来他只用了刚才半分的力气,总算成功地劈好了一块。
  有了成功的开始,萧翎自然十分高兴,也不去管一旁的宋斌,自顾自的劈了起来。
  而一旁的宋斌则是心中窃笑,他也曾经被严管家罚过来这劈柴,自然对此轻车熟路,先前有些受惊于萧翎的力气,但直到此刻他现在才发现,眼前这个新来的萧翎竟然连斧头都不会拿。
  照萧翎这样的拿法,只怕用不了多久手臂就会酸胀无比。
  宋斌虽然知道正确的劈柴手法,可抱着幸灾乐祸态度的他,自是不会去提醒萧翎,他十分乐得见到萧翎如此。
  对他来说,看到他人痛苦就是他最年夜的快了来源。
  接下来,偌年夜的院子里,不竭传来一阵阵劈柴声。
  偶尔有路过的下人,皆是好奇地朝那角落望了几眼,心中暗道这是哪个下人又被严管家赏罚了。
  只不过,严管家的威名其实不是他们这些下人敢于挑战的,所以尽管好奇,这些人还是该干嘛干嘛,其实不去过问。
  就这样了,萧翎独自一人十分无聊的重复着机械般的动作,同时脑中一会幻想着等会晚餐那诱人的味道,一会又会不自觉想起赵婉儿的那一颦一笑。
  如此下来,萧翎倒也没觉得有多枯燥。
  年夜半天的功夫,那一堆小山似的木堆,已经成功被他劈完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萧翎自信能够在天黑前完成。
  说起来,萧翎也是有些惊讶,这劈了年夜半天的时间,除站着有些累之外,竟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疲劳,甚至身上连一滴汗都没有。
  这要是放在前世,萧翎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心中虽然惊讶,但连穿越这样的事情都被他碰上了,索性他也就不去深思,权当作是理所固然的事情。
  萧翎没感觉到什么不合,不代表他人也是如此。
  至少,一直负责监督的宋斌,此刻心中却是出现一阵震惊。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实在不敢相信眼前产生的事情。
  依照他心中所想,萧翎此刻应该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趴在地上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自己。
  宋斌心中早已准备好了一番说辞,就等这萧翎来求自己,然后被自己一番痛快的责骂。
  可是,眼前的情形似乎已经完全超出了宋斌的预想。
  他左等右等,等了年夜半天的时间,比及他都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可那萧翎确实没有露出半分疲态。
  此刻的萧翎似乎就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斧接一斧的劈着,就连那力道似乎也未曾弱过半点。
  这一发现,令得宋斌下巴差点失落下来。
  他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像萧翎这般,只怕就是经验在丰富的人在这,劈了这年夜半天的时间总会喘上几口气,流下几滴汗。
  可是萧翎没有,宋斌也不是没劈过柴,往日他劈柴只怕没小半天的功夫,就已经累得不可。
  而那还是他晓得使用巧劲,其实不是像萧翎这样毫无章法的一阵乱劈。
  如果要像萧翎这样,只怕劈不了几根,他的手臂肯定会断失落。
  宋斌又怎能知晓,萧翎这副身体可是实打实的天玄强者的身体,天玄强者随意的一拳都能开山裂地,如今却被用来劈柴,尽管没有用上玄气,但仍旧是年夜材小用。
  震惊归震惊,宋斌此刻却是心思百转。
  他最见不得他人好,如果一会这新来的萧翎真的按时完成了严管家叮咛的事情,以他这份能力,难保不会被严管家赏识。
  这是宋斌最不肯见到的,所以,他心里正在思索着对策,怎样才能给萧翎制造点麻烦,让他不克不及够按时完成任务。
  萧翎此刻显然已经忘了一旁还有个宋斌,又是从地上捡起一块木块,萧翎轻喝一声,手中的斧头呼啸地劈了下去。
  “这是第五百块!”萧翎默数着。
  劈完这块,萧翎看着一旁只剩下不到原先四分一的木堆,微微吐了口气,心中年夜为高兴。
  “原来这劈柴比想象中的还简单,为什么我一早没有想到呢?”萧翎想起之前刚来到海之城找工作的情景,心中暗自后悔着。
  终于,在天色逐渐转黑之时,萧翎放下手中的斧头,长长地出了口气。
  看了看天色,此时还没暗下来,但所有柴火多已经被他劈完了,看来这第一天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此时,一旁的宋斌此刻又是不达时宜地开口了:“你干么?想要偷懒吗?小心我去告诉严管家!”
  对这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宋斌,萧翎心中年夜为不喜,此刻听没头没脑地说出这番话,萧翎心中不由冷笑。
  继而淡淡地说道:“你想去就去,哪来的那么多的空话。”
  萧翎可不是什么善茬,虽然他很怕死,但眼前的宋斌也不过和自己一样是个下人,他又有何惧之。
  那宋斌见萧翎如此嚣张的态度,先是一愣,继而怒急,冷笑着说道:“看来你还真不知死活。”
  说着,宋斌便抬腿朝厨房走去。只是,这个时候,他的余光瞄向了一旁,刚刚迈出的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有些不成思议地看着萧翎身后,那一堆整整齐齐摆放好的木柴,嘴巴快能塞进一个拳头了。
  “这……”
  宋斌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虽然先前已经十分震惊于萧翎的力气,但他真没有想到萧翎竟然真的在天黑之前完成了。
  马上,宋斌想起刚才说要去告状的事情,在加上此刻萧翎一脸似笑非笑的脸色看着自己,却是让宋斌脸色有些尴尬起来。
  而萧翎其实不和宋斌多说,又是淡淡地说道:“怎么不去了?既然你不走,那我自己去找严管家说去。”
  说着,萧翎便径直朝着厨房里面走去,也不去管宋斌此刻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