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牛逼过头

  萧翎何止是震惊,此刻的他脑袋乱轰轰的,根本不清楚周围产生了什么事情,当昨天他醒来之后,便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
  同样的,站在眼前这名宫装女子,他同样没有任何印象。
  如若换做平常,萧翎指不定会心情澎湃,上前对着这秀雅绝俗,肌肤娇嫩的小美女好一番搭讪。
  只可惜,此刻萧翎脑袋一团浆糊,根本提不起那个心思。
  尤其是眼前这名绝色少女一脸关切地唤他为“少主”时,更令得萧翎分不清东南西北。
  固然,最让萧翎感到震惊的还是段辰天说到自己的那些辉煌历史。
  只是如今这一切却是从眼前这个叫做香儿的小侍女口中说出罢了。
  香儿不知道萧翎内心的转变,见到萧翎一副没有脸色的模样,不由可爱的撅起小嘴,一脸娇憨地嘟嚷道:“少主,你这是做什么,是不是香儿做错了什么,惹得少主您生气了?”
  说着说着,香儿那娇俏的小脸蛋上马上浮现出一股哀怨之色,黑漆漆的年夜眼睛更是布上一层水雾,语气怯怯地说道:“少主,要是香儿做错了,你就罚我吧,要打要骂随便你,只是香儿求求您,不要不睬香儿好吗?”
  看着一名绝色女子在自己面前这般泫然欲泣的小可怜样,萧翎也是有些目瞪口呆,心中马上感到自己就像是十恶不赦的恶徒一般,遭人唾弃。
  只是,萧翎此刻却是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自己多嘴会给自己带来巨年夜的麻烦。
  萧翎狠狠地一拍脑袋,马上让自己清醒了几分,同时也将先前接收到的信息稍微理顺开来。
  这时,萧翎终于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似乎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完全倾覆自己认知的世界。
  眼前的萧翎,其实其实不是香儿口中的那个凌霄,他原本只是来自地球上一家高档酒店的厨师。
  而当他昨日醒来,到之前听完香儿说的话后,萧翎明白自己貌似成了什么无极仙宫的少宫主,而看样子,这个无极仙宫似乎挺牛逼的。
  只是,萧翎随即又有些苦恼起来,自己穿越了,可是却是没有继承这副身体的任何记忆。
  依照香儿的说法,似乎这具身体的主人生前可是个十分了不得的人物,今年刚满二十岁,却已经是天玄早期的强者。
  而眼前的小侍女也不过才是金玄巅峰的实力,这还是因为她身为凌霄的侍女,平日全权负责凌霄的生活起居,所以没有几多时间修炼的缘故。
  固然,这一切都是香儿自己说的,萧翎根本不知真假。
  此刻萧翎脑袋一片混乱的,只想好好一个人恬静一下,于是也没有理会正在暗自抽泣的小美女,仗着原先凌霄的少主身份,硬是将其撵了出去。
  待到香儿离开之后,萧翎重新坐回一旁,继而悄悄地试着运转下体内的玄气。
  结果一番下来,萧翎不由没精打采起来,他却是能够感受到体内有着一道温热的气流不竭在他身体里游走,想来那即是香儿口中所谓的玄气了。
  只是,虽是这样,但让萧翎郁闷的是,他根本不懂如何控制这些玄气。
  萧翎心中马上哀嚎起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玩自己,他认可他平时是有些贪吃,经常利用自己的身份偷吃酒店里的美食。
  难道因为这样,老天就要罚他穿越到这个未知的世界?
  穿越就算了,为何要他穿越到这个叫做凌霄的家伙身上,更该死的是他除这幅身体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关于凌霄的记忆。
  无奈地打量着眼前这间古香古朴的屋子,屋子里的陈列十分简单,却处处显露着贵气,由此可见,这间屋子的主人身份何其尊贵,只是萧翎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虽然,他穿越到这副身体主人的身份十分高贵,按理说应该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但萧翎却是如坐针毡。
  稍微冷静下来之后,萧翎已经意识到自己今后即将面临的种种问题。
  除这个世界的语言和地球上的汉语极其相似是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之外,他并没有半点凌霄的记忆。也就是说,除刚刚认识的香儿之外,这偌年夜的无极仙宫里,他一个人都不认识。
  他不认识自己那个名义的父亲,这座无极仙宫真正的主人是谁,也不认识周围的任何一个人。
  甚至就是这个房间里的那些安排,他都不知道是干啥的。
  萧翎根本无法想象接下来要如何和这里的人相处,只要自己稍稍一路出马脚,只怕立马就会被人识破身份,到时期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不消想也知道。
  其实,萧翎也不是没想过体例,好比小说里穿越者经经常使用到的假装练功出了岔子,致使武功尽失,记忆全无。
  这个确实是个好体例,究竟?结果他的思想已经不是原先的凌霄,但这副身体却是实打实的。
  只是,一想到这无极仙宫里强者无数,就是一个小小的侍女都如此厉害,只怕根本无法瞒过这些人。
  天知道这里的高手是否拥有几十种让人吐露心声的手段,到时一旦被发现,只怕自己想死都难。
  萧翎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
  而最重要的是,这个凌霄和那个叫什么云逸的家伙之间有着一个君子约定,两人之前便约定好三年后要在灵雪峰再次比试一番。
  而如今距离那个日期已经只剩两年了,如若换做原先的凌霄,对这场战斗只怕是布满期待,战意盎然。
  可如今的萧翎是一个连玄气是什么工具都不知道的家伙,他却是晓得一套精妙的刀法,但那是他用来做菜用的,就算是原先在地球上,他都不敢和任何一个成年人放对,更别说眼下这个遍地是高手的未知世界了。
  并且听香儿说,那个云逸和之前的凌霄,两人的实力在昆季之间,云逸同样是天玄早期的强者。
  萧翎原先对这个天玄早期可没有什么概念,但当香儿之前随意一掌,便将一旁足有半人高的石块轰碎之后,萧翎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他试着摸了摸一旁的石碎,那种感觉异常的真实,然后有样学样的偷偷试着击了一掌。而结果,那只有巴掌年夜的石头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反却是萧翎捂着手,吃痛地倒吸口气。
  萧翎想到之前自己红肿的手掌,想着香儿那看上去柔若无骨的纤纤细手,喉咙却是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
  “好家伙,想不到那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小美女竟然如此厉害,要是刚才那一掌不是拍在那石块上,而是自己的脑袋,那岂不是……”萧翎暗自想着。
  一时间,萧翎内心不由从一开始的震惊转为浓浓地恐惧。
  他恐惧的其实不是香儿一掌击碎巨石,也不是惊恐香儿的实力太强。
  反而,真正让萧翎惊恐的是,香儿的实力太弱了!
  香儿的实力不过是金玄巅峰,便能够有如此威势,那么天玄早期的云逸,拥有的又是怎样的实力?
  眼下他就是连照顾自己起居的香儿都打不过,更别说那个至尊神殿少殿主了,如果两年后自己真的应约去了,那岂不是要被活活打死。
  而按香儿先前透露的,整个无极仙宫对这场比试十分重视,这似乎是关乎到整个无极仙宫的颜面问题。就算萧翎心中不肯,到时只怕自己那个廉价老爹都要拿刀架着自己的脖子,硬逼他去。
  思及至此,萧翎不由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心中不断地咒骂着原来的凌霄,你好好的无极仙宫少主不做,却要去找人比试,这不是吃饱着撑着,没事找事吗?
  这一刻,萧翎甚至希望自己穿越到一个普通老苍生身上,甚至是一个乞丐身上,也好过像现在这般提心吊胆,并且还随时可能会没了性命。
  要知道,萧翎只是一名厨师,他生平最怕两件事,一来怕自己吃不饱,再来即是怕死!
  说白了,萧翎原本就是一个有些好吃懒做的怕死鬼!
  可老天却偏偏让他穿越到一个随时会没了命的世界里。
  躺在柔软的年夜床之上,萧翎两眼无神地望着上方,久久都未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