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凌云双杰

  天元年夜陆,天龙帝国皇宫内的一处幽静的院子里。
  一名年纪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立于院中,少年一身白色劲衣,略显稚气的脸庞却是一脸严肃,手中一把约莫三尺长的宝剑尤为耀眼。
  只听少年一声轻喝,三尺长剑随着他的身形一同动了起来,光洁的剑身发出丝丝剑光,剑影交错,一时间整个院子里皆是少年稚嫩的呼喝声和长剑划过的破空声响。
  随着少年不竭的转变招式,手中的长剑舞动的速度亦是越发快速。
  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少年在舞动长剑的时候,身上散发出一层淡淡银色光芒。
  随着光芒的闪动,少年的剑招越发的凌厉。
  突然,少年双目一凝,轻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带着凌厉的罡风,猛地刺向一旁的石头。
  “哗啦!”
  一声巨响,那足有少年身型那么高的巨石,竟然被一剑轰成碎石。
  那快巨石可是以着坚硬著称的天河石,天龙帝国许多世家都将其用来当作年轻门生的试剑石,即即是一般的银玄武者,只怕也无法做到少年这个境界。
  更别说,皇室所用的天河石,其坚硬度自然比起一般世家来得更好!
  而眼前的少年竟然一剑便将这天河石轰成石碎,少年的这一手着实让站在远在外的一些内侍看得暗暗咋舌。
  一切尘埃落定,收回长剑,少年长长地吐了口气,原本故意紧绷着的稚嫩脸庞上,满意的笑容再也隐藏不住,欢快地向着一旁的台阶跑去。
  在院子里的不远处台阶上,则是静静地站着一名中年男子。
  男子虽未曾言语,但身上不自觉流露出一股让人生畏的威严气势,在配上他那一身独有的华贵衣着,其身份马上呼之欲出。
  眼前的男子赫然即是现今天龙帝国的皇帝段辰天。
  而在院子里那名勉强称得上少年的男孩,则是段辰天的爱子,现今天龙帝国唯一的皇子段云浩。
  院子的四个角落则是隐约站着一些人影,这些则是负责照顾皇子的仆人,以及负责呵护皇帝的护卫。
  此刻,这些人亦是安恬静静地站在院子最外围,年夜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打搅了这天龙帝国里最为尊贵的一对父子。
  这些人能够成为皇室的护卫自己亦是拥有不俗的实力,但刚才小皇子那一剑所展示出来的威力,也是让这些护卫流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他们自认在小皇子这个年龄时,决然是无法做到这一步。
  来到段辰天身前,小小的段云浩带着笑颜,用着希冀的语气,问道:“父皇,孩儿刚才的表示怎么样?”
  看着段云浩满心期待获得评价的模样,段辰天平静的面容则是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毫不吝啬地奖饰道:“好!十二岁便已突破玄气九级,成功迈入银玄之境,不愧是我段辰天的儿子!”
  段云浩获得赞誉,脸上的笑颜更胜盛。
  而段辰天在奖饰完之后,突然话锋一转,带着严谨地语气对着段云浩告诫道:“皇儿,虽然你十二岁便迈入银玄之境,放在普通人里确实很了不起,但定要戒骄戒躁。”
  “你要清楚放眼整个年夜陆,能人异士多不堪数,比你强的年夜有人在,就说秦家的那小子,他和你年纪一样,却是比你早一步迈入银玄之境,据我所知,前段时间更是已经达到了银玄巅峰。不止是那秦家小子,在天元年夜陆上,能有你这番成绩的同龄人不在少数。”
  段云浩听到段辰天的这番话后,心中马上激起斗志,不由握紧拳头,年夜声说道:“父皇安心,孩儿自当更加努力,身为天龙帝国的皇子,孩儿定是不会输给其他人。”
  段辰天闻言,则是满意地址了颔首,对段云浩表示出来的斗志十分满意。
  只是片刻之后,段辰天突然长长叹了口气。
  段云浩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的父皇,不解地问道:“父皇为何叹气?难道父皇不相信孩儿的能力?”
  段辰天轻轻抚摸着段云浩的脑袋,抚慰着说道:“为父自然相信皇儿的能力,只是有些事情却不是光靠努力即可达到的,而有些人纵是我们父子如何努力,只怕也是望尘莫及。”
  段云浩天资聪慧,加上身份显赫,平日里下人对他无不赞誉有加,此时突然听到段辰天如此说,心里马上有些不服气,不由追问起来。
  段辰天见段云浩不服气的样子,微微苦笑,想了想,归正这其实不是什么秘密,也就索性说道:“皇儿可知道如今年夜陆的形式?”
  段云浩想了想,继而认真地回答道:“孩儿知道现今年夜陆除我们天龙帝国之外,即是那凌云帝国最为强年夜,而在年夜陆之外那片广阔的海域,还存在着庞年夜的海族,只是孩儿却是从未亲眼见过。”
  先是点了颔首,接着又摇了摇头,段辰天目光遥望天空,语气有些深邃地说道:“皇儿所说的并没有错,但却又不全对。”
  顿了下,段辰天沉声说道:“皇儿,你要知道天外有天,虽然你的天分很超卓,又有皇室的倾心培养,可以说,你获得了一切资源都是平常人无法获得的。但在这片年夜陆上还有着远远凌驾于皇室之上的势力。”
  看着段云浩一脸迷惑的神色,段辰天继而说道:“这些势力自己拥有极强的底蕴,他们所拥有的工具根本不是皇室可以相比的,而这些势力培养出来的门生,更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就是我们父子二人亦是望尘莫及。”
  “真的有这么厉害?就连父皇也比不上吗?”段云浩将信将疑地问道。
  见段云浩不信,段辰天轻声笑了笑,随即说道:“这其实不是什么年夜秘密,虽然在普通人眼中或许不清楚,但相信稍微有点能耐的世家都是十分了解,就说年轻一辈,现今年夜陆最强者莫过于有着之称的两名年轻人。”
  “这两人别离来自天元年夜陆最强的两年夜势力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楚李二人皆是各自门中花费极年夜心血,倾力培养出来的超等天才,就说那中的凌霄,在皇儿这般年纪的时候早已迈入地玄之境。”
  说了到这里,段辰天脸上颇为自傲地说道:“想你父皇我自认天赋卓绝,苦修数十载,方达到地玄巅峰,不是父皇自负,在天龙帝国内,能超出你父皇的,只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并且这些人无一不是成名已久的天玄强者!”
  顿了下,段辰天马上有些苦笑地叹道:“可是,如若真要和那凌霄打起来,父皇只怕一招之内必败。即便面对天龙帝国内的那几名天玄强者,父皇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无力感!”
  段云浩听到这里,一张小脸已经布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段辰天则是没有理会段云浩,自顾自地说道:“昔时,凌霄在刚满十六岁之际,一举突破地玄巅峰,成为世人敬仰的天玄强者,那时凌霄一人一剑呈现在天元年夜陆之上,在整个年夜陆掀起一番不小的震动。光是年夜陆有名的天玄强者,死在他剑下的便有三人。”
  “固然,这三人皆是穷凶极恶之辈,但这更证明了那凌霄的修为之深。在这之后,那凌霄更是以一己之力独自杀上明月阁,一剑击毙明月阁四年夜长老,十招之内,明月阁阁主,同样身为天玄中期强者的上官虹亦是含恨而亡。最后凌霄一招轰塌偌年夜的明月宫,至此,明月阁便在年夜陆上完全除名。”
  段云浩听到这里,已经渐渐入迷,心中皆是想象着那一人一剑的潇洒风采。
  而段辰天却是还未说完,继而说道:“之后,凌霄意外的和的云逸偶遇,两人约战于灵雪峰,年夜战两天两夜,结果不分胜负,而那灵雪峰的峰顶却是因为两人的缘故,硬生生地被削去了一角,足见两人当日那场年夜战如何的惨烈。”
  说到这里,段辰天的思绪亦是有些飘飞。
  段云浩正听得入神,见段辰天停下,不由催促地询问道:“父皇,然后呢?”
  段辰天回过神来,不由感慨着说道:“这两人皆是当世奇才,这场那时各方势力极为关注的年夜战,最后不分胜负,反却是彼此产生惺惺相惜的感情,相约三年后再战灵雪峰之巅。而如今离两人相约的日子还有两年,也不知如今那二人的修为又是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段辰天今天所说的,皆是段云浩往日未曾知晓的事情,直听得段云浩悠然神往。他那小小的内心,从最开始的不服气,渐渐转变成震惊,最后则酿成由衷的崇拜之情。
  短短片刻时间的心理转变,已经让这位小皇子内心再也升不起半点争胜之心。心中反而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亲眼目睹这两位天之骄子的风采。
  然而,段云浩其实不清楚的是,段辰天口中的天之骄子,中的凌霄,此时此刻,正面对着一名着装淡雅,容貌俏丽的女子。
  虽然他概况看似平静,但没人知道眼下他的内心布满多年夜的震惊和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