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有女如神,动心的龙华

  ‘只有中古来临,天地本源归位,重现上古之辉煌,才是属于我华夏儿女的天地,才是真正龙啸九天之时,来吧!来吧!就算只有我龙华一人,也要为华夏之崛起,开辟一条阳光大道……’仰天而视,似乎与那双如同天眼般的神龙之眸交织于一点,龙华指天而立下大誓,发下大宏愿,冥冥之中,一股恒古的气息,在这一刹那与龙华牵引在一起。
  ‘嗷……’这一刻,龙华却是听到了一个恒古不变、万载不朽的龙吟之声,顺着这道声音,龙华似乎看到一条难以用长度来形容它之大、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它之威、难以用力量来形容它之强的身影盘旋在那里,一动不动,永恒不朽。
  “这就是万龙之祖,可与天神比肩的神龙吗?”龙华喃喃自语道,回答龙华的是一张一张激动的脸。
  “唉……”龙华微微一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刻被兴奋充满心神的平凡人民。
  他们可曾知道,自己为了这一刻,付出了多少代价?
  他们可曾知道,这一段简单的讲话背后,又有多少凶险?有多少人的努力,才让这段讲话,呈现在世人面前!而这其中最关键之人,又有几人知道就是那个看起来带着幼稚之色的大男孩子,希古。
  他们可曾知道,随着‘古武天下学院’的开始,新纪元的脚步之声,已经响起?全世界各国,所有隐藏在背后操控世界的势力,将一一的浮到水面上来。
  ……
  强者的时代,玄幻的时代,魔幻的时代,科技的时代……很有意思,当这么多时代同一时间出现之时,谁又知道这其中的本质又是什么?
  智慧的力量,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盲目的顺从,换来的结果,只能是毁灭。中古,才是武道的盛世!现在只不过是武道的末日,魔法的绝境,没有妖孽般的天赋,成为人灵者谈何容易。不过很快了,很快了,二年,只需要二年,武道的盛世必将到来,到时我华夏将重现上古三皇五帝之风采,一统八荒,龙啸九天。
  “传说中的龙将军,西方地下世界的神尊,真的不一样吗?”正在龙华不断的思索着时,一道飘渺如在天边,清香如同绝世灵药的声音传入龙华耳底。
  “谁……”龙华忍不住一呼,抬头一看,只见自己前方十米处,一道身穿最简直白裙,头发随意披着的女子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轰……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女子,龙华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被锺了千万下般,完全傻了、呆了、碎了……美,不,如果仔细看去,眼前的女子比起西门冷雪来,还差上一筹,可是那股子由灵魂传出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龙华。
  一个字,那就是‘上’,一字之力,就有如天地间最强的磁铁般,深深的吸引着龙华。何谓‘上’,上即是在上、高高在上、绝对在上……
  她本在上,自然而然俯视着众生,无需任何理由,与生俱来!
  她本为上,此乃天地赋与她之尊贵!
  她本是上,不需要力量,不需要背景,不需要理由!
  本来如此,何需多言!上之一字,本神之专属,此女注定就是高高在上的神女,不是什么神之女、众神之女,她本为神,同一个等级,何来之女之说。
  “唉……”在无穷无尽的痴迷之中,龙华内心微一叹,真可谓是:有女如神,神落人间,谁人能不动心?只是世上都看不破虚妄,无法视其本质,明明有如此神女站在那里,却以为是普通美女一枚。
  可叹、可叹……
  “神女,你是在跟我说话吗?”龙华上上下下把神女打量了几百遍后,才悠悠的道,一副懒懒的样子,好像刚才那种恨不得吃了女子的眼神,不是从他眼里发出的一样。
  “你可以叫我雅儿,很高兴认识你,代表死亡的神尊?”神女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直接走过来,伸手,轻声道。那股仰面而来直透人心的‘上’之气息,硬生生的让龙华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加快,强行让自己不退后,用来避开自称雅儿神女的气势。
  ‘擦,这种与生俱来的气势,完全可以比拟威压,如果两者配合起来的,那……太可怕了,好可怕的女子……’龙华看了一眼雅儿伸出来白若透明的小手,心里咆哮道,嘴上却说道:“那个雅儿小姐,我们两认识吗?”
  “难道一言改变地下世界的神尊,竟然连自已的身份都不敢承认吗?”雅儿神女眉头一皱,一股子不怒而威的气势,直透龙华的心菲,声音更是一遍一遍的回响在龙华心中,其诱惑力之大,完全可与倾世王相比,只不过倾世王是幻,而她是上。
  龙华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低下头来,似乎是不敢看眼前的女子般,实际上也是龙华不敢看,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拜服在如此神女裙子之下,涛涛不绝的把心中的爱慕之意说出来,那样自己再无可能得到如此神女,所以就得忍。
  动心就动心,最主要的是要怎么才能得到如此神女的心?
  还有就是这个自称雅儿的女子的身份,直接出来就道破自己的身份,显然不可能是现在看起来普通的人,再说如此神女,会是普通人吗?另外,龙华有一千万个肯定,这张看起来很美的脸,绝对不是如此神女的本来面目,那么她到底是谁?来自哪里?无缘无故找上自己,又有什么目地?
  太多的思绪,不断翻滚在龙华的脑海之中?
  如果不是如此神女,龙华哪会有如此多的烦恼,直接一个巴掌拍下去,问上一句:说与不说?说,就老老实实的说!不说,拍死就行?没有任何意义?
  “雅儿小姐,在下虽然是龙华,可是真的不明白你所说的‘神尊’是什么意思?当然,如若雅儿小姐不嫌弃,可以随龙华到家里一坐,具体说一下这个神尊之事?”悄然间,龙华懒懒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