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如若爱,请忘记

  “啊……”某个不老实的人,不由的痛呼。(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如此一痛,才让一时心迷心窍的某人醒过来,自己的身体里可插着一把剑,?虽然依然强悍的身体,此等没有带任何灵力的利器所伤,问题不大,但这痛起来也是要命。
  无奈的摇了摇头,龙华放开怀中美人站起,反手一拔,眉头一皱,将插将自己身体之中的利剑拔出,整个剑身竟没有沾一点鲜血,而在拔出来的那一刻,也没有一滴鲜血再射出,仿佛龙华的身体里本就没有一点鲜血般,实质上是龙华用灵力强行的封锁住受伤的各处,才看起来仿佛从树干之中拔出般。
  随手将利剑往地上一丢,青色的光芒不断在龙华身体里各处流动,薄薄的青色,时隐时现。
  处理完自己伤势的龙华,走到西门冷雪身边,握住剑柄,青色的光芒顺着利剑得进入西门冷雪的身体之中,轻轻的一吻西门冷雪天鹅般的脖了,‘碰’的一声,利剑坠地,西门冷雪神色不变的倒在龙华的怀里,什么话都没有说。
  此等穿身之伤,如果放到普通人的身上,那是重伤,甚至可能威胁到生命。可是对于龙华、西门冷雪此等人灵者来说,并不重。
  当然,小伤也是要受点苦的,痛,在所难免。
  “没事吧!”龙华双手不断跳动在西门冷雪的受伤之伤,一道一道青色,不断的闪烁。
  “嗯!”西门冷雪脸色红红的应了一声,深深的埋进龙华的怀抱里。而东方倩亦走过来,抱住龙华的腰,那对神女峰,深深的压住龙华的后背,不时的晃动,拔动着龙华的某条极其脆弱的神经。
  不过此时龙华已经从那种离迷之中脱离出来,虽然被拔动着心里痒痒的,但并没有迷失,而是再次再次坐在地上,再把两个美人抱进怀中,慢慢的抚摸着这两张倾国倾城的脑,脸色很是平静问道:“为什么?”
  “不……”西门冷雪不满的哼了一声,双手不老实起来,开始伸进龙华的身体里。而东方倩此时也收起害羞,双眸微闭,一副任君采取的样子,单手牢牢的抱着龙华的腰,双峰不断的在龙华身体上摩擦。
  显然,这两个美女,想要一齐把自己交给龙华!3p,传说中的天人之福,竟然来得如此突然,让龙华的心,不由‘碰碰’的跳了起来。
  “我……”被这两只小妖精一挑,龙华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那股子邪火再度燃烧起来,双手摸着两个美人的脸,开始向下,那如有天鹅般的脖子,那白雪、白雪高耸的神女峰,还有那平坦的腹部,最后那神秘、滑润的花谷,修长的大腿,当盘着自己之时,那将是何种感觉。
  这可是古武世家的最杰出传人,从小炼武,那弹性、那劲道,绝非凡人可以比拟,怕是可以和当初在第十八类空间里的魔媚一拼。
  到现在,龙华可还忘不了和魔媚那一夜的风情?怎么说呢?两个都是各中高手,再加上两人的敌对关系,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玩,那种感觉直入灵魂,想忘都忘不了。
  “唉……”龙华突然一叹,整个人有如游龙般,脱离两人的柔情范围,拿出一根无嘴无牌香烟,狠狠的抽上一口,深深的吐出,像是将心中的邪火吐出来了般,懒懒的道:“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如果小雪、倩儿姐姐你们俩今天来只是想和我做一个了结的话,那我不接受,永远都不接受!”
  西门冷雪、东方倩对视一眼,那一缕深入灵魂的哀伤,流动在空气之中,让龙华的心不由的碎开,莫名的悲伤袭卷全身。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龙华心中呐喊,但脸色依然如此懒散,仿佛什么都不知道般?
  说实话,龙华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耍无赖吧!怎么耍,人家美女可是答应把自己给你,而且一次还是两个,跟你玩3p。不耍无赖装正义吧!龙华又感觉自己很痛,莫名的痛,直到此时,龙华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花心,心中竟然完全放不下两人。
  “我姓西门……”这是西门冷雪又一次强调。
  “我姓东方……”奇怪的是,东方倩也强调道。
  “我知道?”龙华很是烦燥的应道:“这有什么关系,只是一个代号,一个代号而已,如果你们喜欢,称神、称仙、称皇都没有关系……”
  可是还没有等到龙华把话说完,西门冷雪、东方倩两人竟然转身,跳步离去,像是两只精灵,踏步在月光之中,闪烁着洁白的光芒,一步一步的走远,东方倩的声音缓缓的传入龙华的耳中:“我们乃千载世家传人,与生俱来就高人一等,拥有普通人羡慕的机遇、身份,可是做为代价,我们属于自己的家族,我们的一切将被绑在家族的利益战车之上,直到死亡。今夜过后,我们不再相知、相爱,如若有一天,我们刀剑相对,请不要留手,因为我姓东方,一个一反抗就会连累到疼爱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的女子,如若往后刀剑相对,倩儿希望自己死在吾爱之人的剑下。华,谢谢你的爱,也谢谢你让我爱,至少我东方倩一生,知道爱为何物……雪儿也是一样,我们都曾爱过,才能牵手一起来过…………”
  龙华没有去追,静静的站立在月光之中,一滴清泪流过眼底。心中疯狂的咆哮着:‘龙华,我去追啊!你用你的力量把这两个爱你的人留在身边啊!为什么你站着不动,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你做事不是无法无天的吗?你不是敢与任何人叫板的吗?为什么现在傻了、呆了、死了……你到是去追啊……”
  一遍一遍的咆哮,一滴一滴的泪水,到最后,龙华突然闪过一丝奇怪的笑容,一把接住自己掉下的泪水,看了看,喃喃道:“原来自己还会流泪……”
  一把挥掉手中的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转身,朝着东方倩、西门冷雪两人相反的方向离去。风,开始呓语,很轻、很轻,似乎在说:“爱,何为爱……”(8)[0]0[小]【网】 。 平板电子书xiaoshho。
  是啊!这世间何为爱,又什么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