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天地情劫

  “老人家我可要活到时间的长河之中去,死,那是不可能的!你小子既然不承认自己幼稚,那可曾听过‘’!”
  “,什么东东?”龙华神色一紧,认真的问道。
  而一听到‘’四个字,纳兰若若的脸色立马一变,平静的眼光之中,流露出无尽的恐惧。
  “看,帝若小姐应该是记起来了吧!”玄风神龟并没有回答龙华的话,而是将目光看向纳兰若若,语气很古怪。
  “若若……”龙华轻声叫道。
  “,又称生灵之劫,乃天地劫数之中的大劫,乃两种不同本源的生灵相爱结合在一起而生成的大劫,自古以来,人妖之恋时有发生,自然时常降下。但是除了当事的两人,没有人知道这种‘情劫’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形式降下,反正人妖之恋从未听过有好结果!”
  龙华眉头紧皱:“那我们……”
  “我不是人……”没等龙华说完,纳兰若若语气无比坚定。
  龙华紧皱的眉头突然一松,脸上流露出无比轻松的笑容道:“我也不是人!”
  纳兰若若很是无奈:“华……”
  龙华却是嘴角划过一道对天地的不羁:“是不是以为我说得好玩,哼,这天地万物,人乃万物之灵,我习得四象圣兽之变,已经可以变为‘圣兽之身’,再往上就是‘圣兽真身’。(真身,即为圣兽之化身,所以我是人,亦不是人。再说就算是‘’又如何,难道以我龙华之资,还怕它不成。若若,无论你是帝若也好、纳兰若若也罢!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你走!”
  “就你小子的本领,想要成为帝若小姐的男人,唉……”玄风神龟仔细的打量了龙华一圈,很是认真的感叹道。
  纳兰若若却是满脸幸福的躺在龙华的胸口,没有点头承认,也没有摇头否认。这一刻,纳兰若若只想享受龙华的这种霸道、狂傲、不羁……
  “若若,我能够猜得到你的打算,但求你,不要离开我,相信我,好吗?我不会让他们带你走!”龙华全尽全身力气,紧紧的纳兰若若,坚定的语气之中带着丝丝的哀求。
  “嗯……现在若若不会走的、不会走的……”
  “记得我们的梦想吗?现在我们都回来的,梦想第一步实现,第二步我们需要共同努力,所以不要丢下我,不然我会发狂。我不管这个所谓的妖庭,有多么的神秘,反正只要它存在古地球之上,我龙华一定与它同归于尽,若若你信吗?”
  “信……”
  “好了,我现在已经知道若若你的事,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安排。现在该是我们一起实行‘古武盛风计划’的时候,一个全新的华夏大地,将在我们的手中徐徐的升起,妖庭再神秘,它终究只是隐藏在现实背后的势力,见不得光,哼!”
  “好……”
  “小子,你这个什么‘古武盛风计划’到底是什么,听起来很伟大似的。”玄风神龟在一旁郁闷的问道。真是岂有此理,两人相拥在一起,你情我爱,说出来的话,竟然让他博学多识的玄风大人听不懂!
  “很简单,四个字:全民皆武!”
  “全民皆武,不错的设想,不过你小子知道‘全民皆武’后的后果吗?还有知道你这个计划所需要的资金是多少吗?最重要的是人手,你小子有这么多人手吗?”玄风神龟眼光一闪一闪的,语重心长的问道。
  “后果,不就是‘侠以武为禁’吗?这个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我手中握有绝对的武力,?可以横扫天下,还怕民间的‘乱武’,再说我要的就是‘武风’,华夏受孺道的影响太深,什么都讲究个中庸之道,看看中庸之道的华夏现在成什么样子!是龙,就要狂啸九天,俯视众生,何需遮遮掩掩,唯有在无尽的战斗之中,一个民族才能大步向前,才能傲视众生!
  至于资金吗?嘿嘿,在这个金钱社会下,钱,只不过是一张纸。拥有再多的钱,如果没有命花,又有何用,你说呢?死乌龟!
  至于人手,老乌龟你觉得我一定要在成为华夏少将后,才启起计划的原因是什么?我要的是‘全民皆武’,自然得拉上国家这条大船一条干才行。”
  “这事如果国家插手的话,外国怕是会动起来?”
  “动起来就动起来,反正不可能真的打,如果他们真的敢来,老子就跑到他们的领土去,扔上几颗核弹,要玩就玩一次大的。再说伴随着这个计划的可是‘收复台龙’,老不死的你以为台龙一动,他们不会动吗?嘿嘿……世界这水,我二只手下去,就要给他搅混,混水摸鱼,那时候看谁摸的鱼多。”
  “你小子真的准备这么干,可是那三个家族不可能答应吧!”
  “由不得他们不答应,因为我手里有‘妖怪爷爷’这张王牌,老不死的你想想,如果全球进入‘无核时代’,那影响最大的全是哪个国家,第三次世界大战,怕是要不了多久必须爆发,华夏则是这战的核心之地……嘿嘿,他们没有时间了。”
  “你小子够阴、够狠……”
  “我可是很善良的,再说这天下平静太久,就是没有我龙华,也必然会乱!既然会乱,那还不如直接主导一场乱,我龙华这枚棋子,也要来下一盘棋,囊括全球,一个一个慢慢来玩。”
  “无耻……”
  “对于无耻之人,自然只能看到别人的无耻之处!反正我龙华是善良的,再说事事无常,人算终不如天算,我龙华亦不过是一个人,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布局虽然铺开,可是谁又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何种地步!比如青城剑派、妖庭、天、龙、王三家的神秘等等,以前终没有想到,现在都一一出现,难啊、难啊!”
  “不过看你小子活得很滋润的,哪有半分难处!”
  “真正的困难,今天才真正的开始!棋局,还没开始铺开,老不死的,你还想陪我玩下去吗?”
  “我只是打酱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