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随波逐流之王者的尊严(上)

  “这里是‘地狱’!”阎王身上的黑火燃烧的得更重,仿佛化为无数的魔鬼,在仰天咆哮般,都是都有可能飞出,狠狠有撕碎龙华。网
  “我只知道它叫第十八类仓库,地狱,不过是由于你阎王的存在而变的。如果换作我狂少坐在上面,那就称之为‘天堂’,因为我狂少是解求众生的‘上帝’。”
  “上帝,嘿嘿……就他,也配!”听到龙华说到‘上帝’这两个字,阎王冷冷的笑了两声,无尽的威严吐出。
  龙华眉头一挑,玩味的道:“上帝不配,那么我龙华配吗?说实话,我还真的看上阎王的坐的位置,多好啊!手持无上的权杖,占据神秘的空间,拥有数之不尽的资源……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了,我想这世界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舍得离开,而对于一切有可能夺得这个位置的人,自然不会手软,是吗?地狱至高的王者阎王大人!”
  “吾说过,任何一个进入地狱之中的,只有一个代号!你已经触犯,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阎王,不要再拿出你王者的威严,也不用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代价,我不是按你的意思,进入那个里面去送死了吗?难道这个代价还不大!可惜啊!结果却是让伟大的阎王大人失望。本来注定再也出不来的我,竟然好生生的出来。而帮助我出来的人,却是与阎王做交易安排我去送死之人,是不是很愤怒?”
  “龙华,你为什么敢肯定让你进入那个里面是我的意思!就算是我特意安排,难道是一定要你龙华去送死,远东王器是否存在,在没有见过它之前,没有人敢肯定!”阎王静静的盯了龙华十来分钟,突然开口道。
  龙华却是没有直接回答阎王的话,直接从‘乾坤戒’里拿出一张折叠式桌子和椅子,微笑的坐好,不紧不慢的拿出一瓶百年女儿红,不紧不慢的喝上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能活出来吗?”
  此时双眸已经眯起的阎王,语气显得无比冰冷:“想不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还真是宠你,竟然连他们千辛万苦得到的戒指都给了你。”
  喝着小酒的龙华,心里暗骂:‘就那四个混蛋怎么舍得把如此宝贝的东西给我,还不是本少抢过来的,这东西吗?想得到却又得不到的,要用脑子,要知道对付什么人要用什么方法。’当然,龙华心里骂归骂,嘴上却是扬起一道自豪的笑容道:“那是当然,我可是四位师父唯一的弟子,不宠我,宠谁?”
  “哼,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哦,就是那个我为什么肯定伟大的阎王大人安排一切,一定要杀我是吗?”龙华套在椅子之上,喝着小酒,时不时把酒瓶口飘过闭着眼装睡的玄风眼前,一眼玩味。
  阎王却是不说话,死死的盯着龙华,等待龙华的回答。
  “杀气,知道吗?从我沉睡了将近一年醒来开始,你,伟大的阎王,心中对我就起了杀心,是那种必杀不可的杀心。知道我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敢如此对你说吗?嘿嘿,就是为了气你,既然你阎王对我起了杀心,那么注定不可挽救,我们之间的战斗就已经开始,自然我不会留手。”
  “哦,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乖乖的进去那个里面。你应该知道,我不敢亲手杀你。”
  “这个当然知道,如果你敢的话,难道我还能够醒来!但是我龙华是谁,难道是死是活还要依存于别人的存在吗?那我龙华还不如直接撞墙算了,所以我当然得按伟大的阎王大人给我安排的路走,在一进入远东部就叫嚷着要称王,是不是当时心里很高兴!不过我看来,以阎王大人的智慧是一定知道我当时是特意为之的,所以心里一定不会笑的,嘿嘿!”玩味、无比的玩味,仿佛像是一个人在看一只猴子演戏般,那神情,可以让任何一个脾气急点的人,瞬间暴走。
  阎王心中自然也是怒火开始燃起,但是脸色如常,继续问道:“不得不说龙华你说的话很好听,不过难道你真的如此自信,自己能活着走出来?”
  龙华继续喝着小酒摇了摇头道:“不,这不关自信的事,而是一种尊严。在我龙华的信念之中,我是王者,当之无愧的王者,所到之处是绝对不允许另一位王者是存在,而阎王还不是一样?杀我,就是因为感觉到了我威胁到了你的王者,所以不得不杀。那我又何常不是,杀你,也是不得不杀。
  可惜,我没有那个实力,也不可能在这个永远被放逐的地方杀他们选定的王者。但是我不可能允许你用俯视的眼光看我,所以我必须找到与你平起平做的路,而随波逐流顺着你给我安排的路走,则是我最快达到心中目地的方法,所以我又何乐而不为。当然,我这人也怕死,手上自然有些底牌,所以才会如此大胆,所以现在才敢大摇大摆的坐在你阎王面前,相对而视,没有任何贵贱之分。”
  “你的实力没有提升,杀你,不难!”
  “不、不、不……你杀不了我,你说是吗?玄风玄龟神兽大人!”龙华伸出中指摆了摆,然后抚摸着玄风的龟盒,微笑道。
  “难道你认为玄风会保你?”
  “那是一定,它有非保我不可的理由,是吗?老不死的,别装睡了,想你堂堂的上古神兽,难道还怕一个世俗的阎王,我真为你们玄龟神族一脉感觉脸红,怎么有了一个如此不要脸的子孙。”
  “小阎阎……”玄风终于终开眼,龟嘴微起开始说话。但还仅仅只是说出三个字,‘噗’的一声,龙华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就吐了出来,满眼不可思议,嘴里喃喃:“小阎阎、小阎阎……哈哈,想不到阎王你也有这么可爱的称呼,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阎王立时一脸黑线,死死的盯着龙华和玄风这一人一龟,黑焰已经化身为一道鬼影,张牙舞爪,可见其内心波动之大。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