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风流潇洒的妖怪爷爷

  “废话,别当了裱子还立牌访!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你们这些人的脸皮,先把人关了,然后再给人自由,就是什么天大的施舍般,可笑,真是可笑之至!”龙华手里拿出一根无嘴无牌香烟,点燃,狠狠的抽上一口,不屑的道。..网
  “进来了,就代表你已经触到了社会所能容忍的底线,是罪,故而在这里是受罚。而我们根据你们的价值,给予奖励,是一种认同。”阎王双眸之中突然生出一股黑火,盯向龙华,一字一句的道。
  “阎王爷爷,你要知道这个所谓的触碰到了社会所能容忍的底线,是谁来定的。不要愤怒,也不要用武力来威胁我,虽然我龙华自认不可能在你阎王爷爷手中逃走,可是我们两人心中都明白,现在阎王爷爷你不敢杀我,不是吗?”龙华随意的靠在合金化的玻璃之上,纯朴的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邪笑间悠悠的道。
  “有时候生比死更痛苦!”阎王眼里的黑火越来越盛,仿佛在下一秒就要完全把龙华燃烧了般。
  “这个阎王爷爷还不知道我当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吗?生不如死的滋味,我龙华敢说这世界之上就算不是最懂也是体会最深之人。所以这个威胁,太没有一点创意,看来阎王爷爷是老了,是不是想要退休养老啊!”更让阎王恼火的话从龙华口中说出,阎王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讲话,特别是龙华从本质上说起来,还是他阎王的晚辈。
  “你真的是找死?”从龙华见到阎王后,终于第一次听到阎王冷冰的话,很冷、很冷的那种,仿佛像是从无边的阴海深底发出。
  龙华心里也不得不感叹,这种声音才属于阎王,冷酷、无情……当然,龙华心里感叹阎王之后,也不得不感叹自己怎么这么贱,闲来没事干吗一定要招惹这个阎王,虽然这个阎王看起来脾气很好的,可是阎王毕竟是阎王,魔鬼中的魔鬼,真正的老大呢?
  这不,阎王一发怒,自己又要跑路!
  轰、轰、轰……跑路的龙华与阎王上演了一场破坏东西的好戏,各种瓶瓶罐罐轰然碎成一片,跑在前面的龙华更是玩得不亦乐乎,这个数百平方的空间里,早已被龙华放满了六十四个幻影,身子可以随意转换。
  但是阎王却不敢用大招,不是怕伤到龙华,而是这个实验室正如阎王所说的,是属于妖怪爷爷的。如果大招一出,阎王可以保证这些高科技的东西全部报废。到时……一想到这里,阎王只得暗恨,心里大骂龙华无耻,但也不得不佩服其心思之细,懂得抓住每一句话,完美的利用起身边的环境。
  “阎王,你这是在干什么,我的资料、我的成果……天啊!”果然,让阎王哭笑不得的声音响起,妖怪爷爷那沙沙的声音,简直像是刀子一般,刮过阎王的心脏。
  “咦,妖怪爷爷你来了。阎王爷爷说要试试我的力量,我们在玩了。怎么这里……”龙华一脸纯朴的笑意,出来在妖怪爷爷的后面道,右手却是已经摸上了跟在妖怪爷爷后面希古头发,对着妖怪爷爷说的话刚落,脑袋就伸到希古的耳边,小声的道:“小希,妖怪爷爷没有欺负你吧?要是有的话,兄弟我帮你报仇……”
  “痛、痛、痛……妖怪爷爷我错了,可不可以放手啊!”还不等龙华的话说完,耳朵就被一只干枯的手抓起,用力的一扯,痛得龙华忍不住叫了出来,满眼含泪,可怜惜惜的看着双眸瞪起的妖怪爷爷。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厉害了,就不懂得尊老爱幼了。你也不看看你妖怪爷爷是什么人,天下第一好人啊!竟然还怀疑我欺负小朋友,哼,我看我们还是算算我们这实验室的事情吧?不要狡辩,你小子心里想的是什么,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比如你小子为什么要进来?”沙沙的声音,这一刻也像是刀子般刮过龙华的心头。
  “那个妖怪爷爷当然是天下第一好人,不,妖怪爷爷是古今中外、洪荒宇宙有史以来第一大好人、善人!学识之高,贯彻古今,上晓天文全部、下知地理千万,风流潇洒……”刀子刮过,龙华立马一副讨好的笑容,无比正经的夸起来,眉舞飞扬,双眸放光。看得希古硬是一怔一怔的,对于狂少的佩服更是有如涛涛江水起来。
  碰……无比佩服某人的龙华,更是吃了个‘响头’,欲哭无泪。妖怪爷爷摇了摇自己的右手,恨恨的道:“你小子要吹,也要吹点实际的。真是不知道那四个混蛋怎么教得你的,读了这么多的书,竟然连这个都不会。”
  “嗯、嗯,下次见到四个混蛋之时,一定要好好的问问!”龙华立马点头,大声说是道。结果,又是‘碰’的一声,龙华再次迎来一个‘响头’,妖怪爷爷吹了吹自己的右手,郁闷的道:“那是你的师父,能叫混蛋,尊师重道、尊师重道……”
  “是,是,是他们是我最敬爱、最可爱的师…父…”龙华几乎咬着牙齿吐出这几字,心中那个恨啊!简直比海还深;‘哼哼,就四个老家伙,不是混蛋是什么?看看自己如此一个纯朴的好孩子,被他们教成各各说我是无耻、混蛋、无赖,是个魔鬼,可是我本性真的很善良来的,真的……’
  而这时,妖怪爷爷几乎下意识的喃出的道,更加深龙华心中的那个恨:“那四个老家伙当年抓了我,现在我是找他们是找不到,先收点利息,以后再慢慢还。”
  瞬间,龙华口吐白沫,倒在希古的地上,问天无语。为什么自己的命就这个惨,那四个混蛋的事,为什么要自己来承担,他们是我的师父,可是、可是、可是……
  “狂少,你可不可以松开我,我不是那个啥,没那个兴趣……”小希弱弱的声音在龙华耳边响起。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