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地狱中的年会(二)

  洁白天空,慢慢的暗下来,在这个地狱之中,是不可能真正看见太阳的,天空永远是显得如此洁白,而晚上却是显得漆黑,仿佛浓得像黑墨水般,可以活活的把一个人闷死。..网但是这种黑暗,一年之中,只有一天是特殊的,那就是过年,也就是华夏共和国传承了五千载的‘春节’。
  这一天,地狱没有黑暗,有的只有一种血腥的红色,很刺眼的那种,在这种血色降临的时候,横立于地狱中心,整年被一层灰蒙蒙的雾所包围的阎王殿,在这一刻开始变化,仿佛像是一个洪荒巨兽醒过来一般,于‘隆隆’的声音之中,开始动起来。
  隔开四部的四道古青色墙,也在这一刻,缓缓的下沉,随着阎王殿一起下沉,数分钟后,四方形状的古青色铺开的巨大广场出现,在广场的四角,均有数百人站立,相对而视。阎王凝空傲立,在这般血腥的天空映照下,显得格处刺眼,苍老的声音响彻全场:“孩子们,旧的一年就要结束,新的一年即将开始!做为地狱最盛大的节日,今晚是大家狂欢的日子,也是地狱四部历时一年后,再度聚首的日子,希望今年的晚会,会有不一样的精彩。我宣布:‘2021年春节地狱年会’正式开始。”
  在阎王宣布年会正式开始之时,广阔的华夏大地之上,响起了2020年最后时刻来临的钟声,亿万人坐在电视机旁边,守候着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而网络之上,各种祝福之语也是满天飞,空中的电波,随手一抓,自然是可以把一个人电晕!
  做为华夏共和国首都的京都,已然飘起了淡淡的雪花,一朵一朵的,很是漂亮!最为神秘的中南海之中,也在这个除夕之夜里,显得有几分喜庆。可是沉浸在这份喜庆的华夏共和国核心之地,不会知道,在遥远的地方,一些早就准备数年的事,正在进行着最后的准备,古地球的各个角落里,总有些人,在看着时钟,等待着时间的过去,等待给华夏共和国的首脑们,送上一份大大的礼物……
  当然,此时的地狱也是在发生着将要改变整个世界的事,而主导这件事的人,此时却像是一个纯朴的邻家哥哥,带着邻家的弟弟,老老实实的站在一个皮包着骨,发头雪白,乱成一团,双眼凸起,突然随时就要掉下来般,鼻子则是挺得很高,可是配上那仿佛没有一丝肉的脸,一眼看上去,却是很可怕,身上则是披着一件不知道多少年没换下来的白袍,看上去,像是一个活生生的鬼,不,比鬼还恐怖。这人正是龙华来这地狱里的最大的目标,龙华口中的‘妖怪爷爷’,地狱代号:妖怪!不过整个地狱之中没有人叫他‘妖怪’,而是叫‘妖怪爷爷’!
  “一听到狂少这个名字,我就知道是你小子回来了。终于知道来看我老人家,这次准备在这里待多久?”妖怪爷爷不愧是妖怪爷爷,语不惊人死不休,双眼鼓起来,流露出一丝欢喜之色,如骨头般的手,拍在龙华的肩膀之上,沙子般的声音道,很是刺耳,更是惊人。
  龙华却依然是那副纯朴的样子,脸色没有任何惊讶,声音很是纯真,仿佛回到了数年之前。“是想妖怪爷爷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至于在这里待多久,暂时还不知道,反正这里天地灵气比外面不知道好多少倍,先待着再说吧?”
  “来看我就没带点东西,快点,把好东西给妖怪爷爷拿出来,不然妖怪爷爷我可不理你!”老成精的人,心中之精,永远是普通人想不到的。还仅仅只是见到龙华,从几句话之间,妖怪爷爷已经差不多清楚了龙华所思所想。
  “妖怪爷爷就是妖怪爷爷,好东西我不是带进来了吗?看看长大后的狂少我,妖怪爷爷还满不满意,我四位师父可是答应我哦!”龙华神秘一笑,微笑的看着妖怪爷爷,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道。
  “去,你小子比你四位混蛋师父还无耻,竟然又想做起无本生意,什么都别想?”妖怪爷爷把眼一瞪说道,两只眼珠子像是出来了般,把希古都硬生生的吓退两步。
  龙华苦笑,果然会是这个结果。只得神秘无比的拉着妖怪爷爷干枯的手臂,向层层的人影后面而去,惹来无数或热或冷或凶等等的眼神。
  “狂少,做为一进来就敢与三王争锋相对的新人,应该上来让地狱所有人都认识一下吧?”正在这时,已经升起的巨大舞台之上,阎王古井不波的道。显然早就注意到了狂少,不,应该是由注视妖怪爷爷而转移到龙华身上,而看到龙华拉着妖怪爷爷想要退到后面去,心中不由一动,平淡的道。
  龙华心里闪过一道怒色,却停住了脚步,没有再前进!被那股子纯朴掩饰起来的狂与傲不断的涌现,整个人的气势扶摇直上,虽然还是那身三十块华夏币的衣服,不过此时的龙华看来,如此的高高在上,狂与傲似乎如此理所当然。举指之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与优雅,让人见之而不俗。
  以最优美的笑容看了一眼妖怪爷爷一眼,然后拍了拍希古的肩膀,踏步而上,穿过神色各异但却自动分开的人群,龙华踏着台阶,一步一步的走到高达二米的舞台之上,理所当然般的与阎王并立,以一种俯视的目光看向下面众人,仿佛像是一个天地间的帝王,在自己的王座之上,巡视着属于自己的国度。
  狂傲如此,非常人也。就是阎王,也不由的转身,看了一眼如此坦然自若与自已并肩而立,但什么话也不说的龙华。
  一老一少,就这样在舞台之上并立着,谁也没有说话!任由下面无数神色各异的眼神看着,等待着。
  本不可能有风的地狱,在这一刻仿佛飘过淡淡的风,卷起无数散乱的头发。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