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改变世界的握手

  “找死?”还没等龙华那双越来越麻木的手,摸到那个神圣无比的地方,带着无比愤怒与杀气的声音传遍全场,一道玄紫色人影,仿佛踏空而来,玄紫色人影在空中旋转几下后,落在龙华的上空,玄紫色刀芒,凌空劈下,直取龙华的脑袋,力量之强,至少达到了280极灵者。网
  龙华暗叹一声‘果然如此’。然后,身影一闪,在最后一秒,避过劈来的玄紫色刀芒,身形再是一闪,出现在倾世王的十米之外,双眸如冰,死死的盯着挡在倾世王前面的玄紫色人影,冷冷的道:“无极王!”
  “狂少,你知道你刚才的动作,就已经注定你在地狱之中的结局了吗?听说‘守惹阎王,不碰倾世’之言吗?”无极王面容看起来仅有三十来岁,留着长发,负手而立,整个人看起来自然流露着一股风流、侠士之风,见之非凡。
  “不好意思,我刚刚来,真没听过。不过我碰过倾世王吗?好像没有吧?刚才我可是没有碰到倾世王的身体,还差那么一点点呢?不信,你问我们美丽到无法形容的倾世王。”龙华眼珠一转,整个人突然变成了无赖,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无极王,笑道。可是偶尔看到倾世王的目光之中,目光瞬间转换成那种可以冰结灵魂的寒冷。
  无极王一时之间被龙华的这种无赖语气搞得脸色无比古怪,转头,不自觉的看了倾世王一眼,张口而不敢言。t/确实,在无极王心中,这个问题是打死都不能问的,没办法,谁叫倾世王实在太傲、太孤、太怪……
  “你很有意思?”倾世王双眸之中闪过一道好奇之色,看了龙华一眼,转身,离去。从头到尾,看都没看无极王一眼。显然对于无极王的出现,没有任何感觉。
  “咦,美女,我哪里有意思了!”龙华却是赶紧追问道,像是一个小流氓般。而眼光却始终停留在无极王的身边,看都不敢看倾世王一眼,显然怕自己看见那道身影之时,又会不自觉的迷失,而说不出如此话来,龙华心中可是很不服气,想他龙华从小到大,见过多少女人,想上就上,想爱就爱,何曾迟疑过,何曾在女人面前如此放不开,所以无论用什么方法,龙华发誓,一定要征服这个女人!
  再说无论什么理由,龙华可是不容如此一个倾世美人,从自己手中溜走,自己可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如此倾世祸害,自己一定得收了她!为世**害,这才是善良,不是吗?
  “嘻嘻……你哪里都有意思,特别是你的身体,更有意思?”倾世王飘渺的话,有如龙卷风一般刮过广场,让无数人在这一刻都惊呆了。龙华更是被惊得小口微张,一脸痴呆滞,心中那个后悔啊!简直有如涛涛黄河之水,直达天际!‘这***真的是一个魔鬼中的魔鬼,不,魔鬼中的魔鬼都没有她那么狠,轻描淡写之间,简直就可以至之一个人于死地。**,对我的身体有意思,那不是……那自己现在不就是整个地狱男人的天敌了,这要我怎么活啊!’
  “哈哈哈哈……狂少,你真的很有意思。唉,这个地狱寂寞太久,久到我们都忘记了它的真正含意,希望今夜你的表现更有意思?”更让龙华想不到的是,无极王也是一种爽快的笑容,向着龙华说出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后,身影有如镜花水月般散去。
  “哼!”远东部三王之中二王的离去,自然让白虎王也不好意思待在这里,向着龙华冷冷的哼了一声,整个人大步离去。
  龙华则是不明所以的摸了摸后,双眼极度无辜的眨了眨,右手一招,一杯幸运没有被破坏的红酒,飞到龙华右手之中,微笑的向着周围之人一敬,淡淡的喝了一小口。踏步走在广场的一角,靠在古青色的墙上,微笑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数十个身穿白色地狱袍的人,在这一刻出现,开始清理着广场上的食品,再继续摆上各种美食、美酒。半个小时后,广场之中又是飘起各种酒香、食品香味,气氛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和谐、美好……
  只是在这种和谐、美好的气氛之中,所有人眼睛都会不自觉的看向那道似乎有点懒散的身影,满眼复杂。
  但是没有人敢接近这道身影,仿佛在他的四周,有一个无形的气势,排斥的所有人。可凡事都有意外,总有些人天生是那种逆骨,喜欢逆着行事。这不,在所有人避龙华之时,他就凑上去,满脸阳光般的微笑,像是一个邻家的大孩子。
  “你好,我叫希古,你可以叫我小希!”邻家般的大孩子走到龙华面前,伸出右手,露出阳光般的笑容道。
  “你好,我叫狂少,你叫我狂少就行!”龙华亦是纯朴的一笑,伸手和希古一握。两只男人的大手,仿佛像历史的晨钟般,响彻宇宙。没有人知道,在古地球上某一角落的地下,改变世界命运的两个人随着手与手的相握,已经联在一起。
  “嘿,你很有意思?”希古说出一句让龙华却是郁闷的话,伸手,轻轻的在希古的小脑袋上敲了两下,随手丢给希古一根无嘴无牌烟香,自己也是刁了一根,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后,把手中的打火机也丢给一脸不可思议的希古,笑道:“抽抽!”
  “嘿嘿……”希古不可思议的脸色很快回复正常,依然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像是很不习惯般的点燃,抽上一口,神情却立马改变。阳光般的笑容,也是瞬间褪去,流露出酸、甜、苦、辣种种神情不断变化,看得龙华一怔一怔的。
  因为这是龙华在抽这支烟时流露出来的神情,而龙华在所有人第一次抽这种烟的人脸上,就再也没有看到过有人流出这种不断变化的神情,此时看见,让龙华心中不自觉的流出一股暖流。这是一种很淡、很淡的感觉,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