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一场梦,一场戏,一句话

  无论什么事,它都有第一次,原来龙华以为自己绝对不会有这个第一次,可是现在龙华发现自己错了,双眸看着古青色的房顶,龙华可是感受得到一双软若无骨的小手,在自己的身体之上游动。..网
  “我的小宝贝,你知道吗?你的身子是我魔媚出生以来看过比例最为完美的,而拥有这种身子的人,我魔媚可是从来没有试过,听说做起来耐力之强,乃绝无仅有!”抚摸着龙华的身子,魔媚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双手流动在龙华的身体各处,龙华的身体不自觉的起了反应……魔媚这时也忍不住,双手游动在龙华的身体更快,身上的衣服,有如镜花水月般被强劲的灵力撕成粉碎,两人交织在一起……魔媚的身体越来越红……
  躺在下面的龙华这时也开始兴奋起来,但是龙华不甘,不甘这样被一个女人压着……整个人翻身而起……已经被情裕吞噬的魔媚压在身下,发出一声低吼,在魔媚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用尽所有的力量……‘宝贝、宝贝……’本想再度把龙华压在自己身下的魔媚,在这几个呼息间,完全被龙华所带来的快乐湮灭……小嘴张开……纤长的双手抓住龙华的手臂……
  两人,一男一女,在这个仅仅只有一张张的古青色的房间里……一道低沉的吼叫、一道高昂的叫声,响了整整的一夜。
  一夜激战,在太阳初升之时,两人还没有停止。不过这时两人已经没有力气再动,双方紧紧的抱着对方,感受着双方的心跳。
  “小宝贝,你真的如同传说中的一样,太强了,姐姐好久都没有感觉到这么舒服,以后就陪着姐姐了,好不好。”魔媚双唇贴着龙华的背后,舒服的道。
  “不行!”龙华想都没想,无比冷酷的道。
  “小宝贝,你让人家伤心了。昨天晚上是谁,在人家身上拼死拼活的,现在竟然装作不认识人家,太没良心。”
  “进入这个里面的人,谁会有良心呢?你魔媚还不是一样,放心,你昨晚怎么对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怎么对你的。再说你的身体真的不错,够劲,嘿嘿……”龙华双手游动在魔媚的身上,抚摸着那一对雪白的双峰,邪笑道。
  “狂少,我发现现在我有点喜欢你了哦!怎么办,人家长这么大可是从来没有动过情的,要是真的动了情,人家会很怕的。”魔媚吐着热气,双手不断的磨擦着龙华的身体,显然裕火再次生起。
  “我永远不可能对你……动情?”龙华冷冷的松开魔媚,站起来,手中出现三十块华夏币的衣服,利索的穿上,拿出一支无嘴无牌香烟,狠狠的吸上一口。然后狠狠的往地上一丢,冷冷的道:“入狱仪式我狂少已经通过,现在做为‘地狱’一员,我们相同。所以,现在该我了……”话落,龙华整个人突然扑上,像是一个野兽般,狠狠的嘶咬着魔媚身体各处,身上的衣服,亦同样是被龙华的气劲激成粉碎。
  啊……嘶咬还没有结束,龙华根本不顾魔媚的痛苦,用最大的力量狠狠的挺进……整个人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仿佛化为一股旋风。魔媚瞬间登上云端,叫声越来越大,几个呼息之间,声音仿佛嘶哑了般。
  碰……宛若发泄完了的龙华,没有任何怜悯的把身子完全软了下来,还沉浸在前所未有**之中的魔媚往床上一丢。再次拿出一套三十块华夏币的衣服,快速的穿上,点燃一根无嘴无牌香烟,狠狠的吸上一口,指弹邪笑道:“我擦,搞我狂少,怎么也得让我狂少搞回来,给我等着,我不把你魔媚玩到像一只狗一般求我给你,我就不是狂少!”
  踏步而出,入目的是一对一对不可思议的目光,其中更有几个女人那种想要活活把龙华吞噬了的眼神,让龙华心理直冒冷汗,暗叹这里不愧是‘地狱’。
  “我说你们没必要这样看着我吧?昨天还没玩过,今天还要来吗?”龙华双手插着口袋,抽着无嘴无牌香烟,无比不屑的道。
  “欢迎你加入‘地狱远东部’,昨天之事,乃地狱的传统,无论你把它想成我们要整你也好、考验你也罢!反正每一个进来这里的人,这是必须走的程序,除非这个人的能力可以与这个地狱的至尊‘阎王’比肩,不然不可能逃掉。故而希望狂少你不要介意。”阴鬼阴沉沉的走出,伸出干枯的右手道。
  “放心,我不会介意,只会记住的!嘿嘿!”龙华伸出右手重重的与阴鬼一握,声音很是玩味,让阴鬼突然感觉道一股冷风飘进心中,麻麻的。
  “这样最好!毕竟我们是同一个集体,做为‘地狱远东部’的一份子,狂少你也应该为自己身为远东一员而感到自豪。”阴鬼嘴角裂开,虽然是一种笑容,但看起来却是一种阴阴的感觉。
  龙华却是神情不由的一动,心中暗叹:‘难道这里不止一个集中地!那妖怪爷爷……’想到这里,龙华眼里闪烁着不解的光芒问道:“阴鬼,难道进入‘地狱’之中的人不都在这里吗?”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