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未来,谁又说得清

  又是一个一天一夜,龙华终于到达自己的目地的,永远只可能存在传说中的‘第十八类仓库’。t/..网
  巨大的玻璃容器,被推过一个古青色的广场,龙华安详的躺在里面,有如初生的婴儿,带着最详和的笑容。只不过下面那高高扬起的老二,却是破坏了龙华的这份详和。
  “嘿嘿……整整三年了,想不到来了一个帅哥,姐妹们你们说说谁想要,如此极品,姐姐我可想要了哦!”轻笑的声音响彻古青色的广场,惊起一片。
  “真想不到‘魔媚’也有说这种话的一天,真是太有意思了。要不大家来打一个赌,赌这一个小子一天之内能够上多少个了。”一道玩味的声音响起,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玩世不恭的意味。
  “我看还不如赌他能活多久吧?”这是一道阴冷的声音。
  “废话,你敢杀他吗?我们应该赌他距离成为精神病还要多久?一天、一个星期亦或是一月……”
  “好啊!我赌一个星期,嘿嘿……”
  “一个星期,你也不看看那个小子是个什么样,能撑过一天就好了。这一天可是我们这里的盛大欢迎仪式,当年‘干将’你还不是整整休息了一个月才回复过来,嘎嘎……”
  “三年了,这个盛大欢迎仪式可是好久没玩了,期待……”
  “姐姐可是看上他了的,反正没要了他之前,你们谁要是敢把他玩疯了,看姐姐我不玩死你们才怪……”
  “魔媚,有本事你就来啊!一对一,上不上……”
  “就你这副干柴,还一对一,不到一个回合下来,你还不被姐姐我榨干了,那时又不知道某人要躺在那个里面多久。”
  “**,老子就算死,也要干一次,魔媚你给老子等着,晚上一定要了你……”
  “凭你,也配……”
  ……
  各种声音交织在古青色广场的上空,谈论着各种**仇恨,没有人会掩饰自己的**,也没有人会掩饰自己的心想,纵情的说着,**着。因为这里本就是一个没有道德约束的世界,因为这里的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傲气与超然……
  一道古青色的房子里,巨大的玻璃容器缓缓的打开,龙华双眼鼓动,沉睡了二天二夜后,龙华再次醒来,眼里流过一道精光,力量再次恢复,虽然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
  “欢迎你来到第十八类仓库,无论你之前有何种辉煌、何种荣誉,到了这里你应该忘记之前的一切,因为这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而你也将有自己的代号,他将在你以后的时光中,终生陪伴着你,现在你可以说出自己的代号!”
  “狂少!”龙华静静的吐出跟随了自己生命前十四年有名字,一道电流仿佛在这一刻流遍全身,很是奇特。
  “名字确认无重复,请你记住。狂少将是你在这个里面的唯一代号,它是唯一,永恒的唯一,希望我未来的时间之光,我能多听到这个名字!你还有五分钟见我的时间,有什么疑问尽管提?”
  “你的代号与职位?”龙华脸上再次透露出懒散之色,但是在这份懒散下却带着若有若无的邪气,与在华夏之学时,却又显得几分不同。
  “代号:仓管,职位:负责这第十八类仓库的管理!”
  “哦,也就是仓管您就是这里的老大,我们这些人亦不过是仓管您犯人,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到以前我也好巴结、巴结。”
  “我只不过管理人,你们才是这里的主角。我什么都喜欢,最喜欢的就是听到你们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的桌子之上。”
  “那我一定多做做努力,让我狂少的名字多出现在仓管您的桌子之上,到时您就会很喜欢我,自然好处多多?”
  “你还有二分钟,我不得不提醒狂少你,这里是第十八类仓库,一个没有道德约束的地方,在这里虽然不允许死亡,但是就生命而言,有太多比死亡更可怕的地方。而由于你们太过特殊的原因,所以这里有太多与现实不一样的东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进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你被承认的妖孽级能力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的能力到底强大到何种地步?但是如果你是一个聪明人的话,你就应该抓住这五分钟,从我这里了解第十八类仓库的所有东西,以便为随后你正式进入那个里面后,不那样容易发疯?”
  “嘿嘿,疯吗?难道进入这个里面的人,不都是疯子吗?既然我们已经是疯子了,又何必怕发疯了,你说是吗?我的仓管大人,您一定要记住狂少这个名字,因为它一定会不断的出现在您的桌子上。”
  “你很不错狂少,我期待你的表现?不过很遗叹的告诉你,你的五分钟时间已经过去,而你却没有问一个关于第十八仓库的问题,这样在我看来,很愚蠢!但你的话也让我很欣赏,所以破例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你将迎来一天一夜的盛大欢迎仪式,我不希望一天一夜后,我就要再来见你。”
  “呵呵……谢谢仓管大人,不过我这人喜欢冒险,喜欢去凭自己的力量,来了解和改变未知的东西,比如人、环境……”
  “很好,我期待狂少你能改变这里,因为这里沉寂太久了。我也很寂寞,真的,不知道多少年了,日复一日,我也烦了。可惜,第十八类仓库之中,存在了太多未知的东西,一个一个的人进去,只能沉沦,有如一颗石子丢进大海之中,荡不起任何波澜。”
  “哈哈,有这样的老大,看来我真的不会寂寞,希望我不会让仓库大人失望,同样亦然,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毕竟在主角与导演之间,要相互满意,这场戏才有可能进行下去,不是吗?”
  “我不是导演,只不过是一个打杂的老头子而已。”仓管转身,踏步离去,悠悠的声音传入龙华的耳中身影虽老,但是却让龙华感觉到一种窒息的压力,太强,强大到就算龙华恢复全盛时的实力,亦不敢有动手的念头。
  第十八类仓库不愧是第十八类仓库!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