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我说过,我其实代表死亡……

  “嘎嘎……你小子难道觉得自己还能活,真是好笑,嘎嘎……”
  “是吗?血尊你觉得好笑吗?”龙华双眸如冰,邪笑间看向血尊。.网身体之中,突然散发出无尽的黑光,一道黑袍,不断的在龙华身体之上凝聚,黑袍的脸部,亦是一片黑色,只有眼睛处燃烧着一对金色的火焰眸子。
  转眼之间,龙华整个变了,变得如此黑暗、如此邪恶、如此强大……金色的火焰双眸看着不断颤抖的血幕,可以冰结人灵魂的声音响起:“血尊,给本尊老老实实的保持这个样子,不然……哼……”
  碰……这时许天章竟然碰的一下跪在地上,双眸之中闪烁着让袁玉莹都心惊的疯狂之色看向龙华,声音颤抖起来,无比激动有道:“血榜,代号:‘冰’,参见杀手界无上的存在,代表着死亡的神!”
  “你已经是我承认的属下,无需下跪!”龙华的声音依然如此冰冷,但让许天章感觉内心前所未有的温暖,因为此时的龙华是神,地下世界的神,至高无上的神,神尊,多么至尊无上的一个词,何等尊贵的存在,乃所有杀手心中永恒的图腾。
  “血榜,代号:‘尊’,参见神尊大人!”血色不断凝聚的血团,最终化为一道披着血袍的人影,单跪,恭敬的道。
  “嗯,就这样跪着吧?你应该知道本尊代表着什么吧?今日既然让你见到,那么,说说你的想法?”金色火焰的双眸,看着天空,冰冷依然,恒古不变。
  “神尊大人代表死亡!”
  “既然知道本尊代表死亡,那么你可还有未了的心愿?”
  “我的心愿就是求神尊大人网开一面,血必然将功补过。”
  “很好,血尊,不愧是纵横地下世界的数十载的存在,脑子很好用。这次本尊可以放过你一面,而你要做的事情是在不久的将来,带三个人去非洲给本尊安排的接头之人。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至于你选择接受,就必须完成,不然你应该知道本尊的手段?”
  “这……”
  轰……血尊语气之中还仅仅只有一点犹豫,一只巨大的黑手,就直接拍在血尊的头上,硬生生的把血尊拍在土里面,龙华恒古的冰冷声音再次响起:“你只有选择接受与不接受的权利,至于其它东西,不要在我面前说!”
  “我接受?”血尊逼屈的声音从土里传出。
  “很明智的选择!还有你来的任务知道该怎么处理,至于我的存在,这其中的规则不用我说多了吧!”
  “属下明白!神尊大人的一切消息,血就算死也不会透露!”
  “很好,怎么做给我听好了……”等身穿黑袍的龙华把话交待清楚后,龙华身上的黑袍有如镜花水月般消失,身上的三十块钱一件的衣服,依然如此刺眼,可是让在场三个人看来,此时的龙华已完全不同于以前的龙华,所有人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因为龙华是神尊,代表着死亡的神!地下世界绝对的禁忌存在,在任何场合,任何人都不敢谈论的存在。这就是规则,地下世界无上的规则,所有当众触犯者,已经进入了上帝的怀抱之中。
  “走吧?”龙华懒懒的抽了一口无嘴无牌香烟,转身,向着血幕走去。当穿过血幕后,天空之中不知何时起,已经飘起了朵朵雪花。
  三个人,一前二后,在朵朵雪花的之中,踏步前行!留下三道孤独的身影。血尊则是静静的站在山头之上,目送三人的离开,等待一些人的到来,这里毕竟是华夏共和国,世界四大古文明之中最强大、最不可思议的地盘。
  一路之上,龙华显得有点兴奋,身影不时的消失在许天章两人面前,数分钟后才会出现,然后再走几分钟,又会消失,又会出现……就这样,一遍一遍的轮回着,而整个京都却到处都是警铃之声。
  据统计,这一天京都共发现了三百一十二具尸体,个个都是身手不凡之辈,有几个人甚至惊动了神秘的龙组’,而国家在这一天的晚上,招开记者招待会,兴奋的诉说了国家在这一天之中出动了多少多少力量,消灭了多少多少可怕的危险分子。为京都的和平,做出了何等何等的贡献!由此又说明了国家的力量是多么强大的,任何个人和组织在国家面前,要么选择归顺、要么毁灭……反正这一次国家算是大大的露了一次脸,平民百姓也增加了一些在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而在远离京都,传说神秘的‘洪门镇’之中,一个少年愤怒的咆哮响彻全镇。
  当然,这事在华夏大学之中,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龙华看见之时,则是露出洁白的牙齿,微微一笑,感叹‘国家就是国家,强大到不可思议!’许天章则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龙华,想到:神尊不愧是神尊,代表着死亡。这还仅仅只是一露脸,就死了数百人,不愧为当年一怒而屠一国之神……
  冷冷的西风,在此刻仿佛响起神的呓语;神说,这世界要有光,于是这世界就要了光?他说,这世界要有神,于是这世界就出现了《神榜》;他又说,我的存在,是至高无上的,任何人都不得谈论,于是这世界所有敢公开谈论他之人都消失不见;他再说,我代表死亡,任何一次面世,死亡必将临世,于是每一次他出现的地方,都会有死亡发生……
  他是一个神,被尊称之为神尊,而在这之前,他自称自己为‘撒旦’,西方世界魔鬼之主。而他的存在,如此神秘,神秘就算彼此最亲密的两人之间,也不敢谈论他的存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统计过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他真正的面目,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在这么一个夜晚,龙华亦曾站在窗边,喃喃道:“”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