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神龙有逆,触者唯死方休

  公历2020年12月26日,还沉浸在圣诞节喜庆气氛下的华夏大学再起波澜,号称史上最不可思议的古武会团以会团为注,向华夏大学‘以武立会’最强四会发出‘王者号令’之战,一时之间,所有华夏学子议论纷纷,大骂龙华根本就是一个疯子。网
  的确,以五百挑战一万,在平常人来看,不是疯子又是什么呢?而此时被冠以疯子大名的龙华,却是老老实实的站在校长办公室之中,听着郭建华拍着桌子大发雷霆:“你这个变态的魔鬼,无法无天的疯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以为你真的是神吧?就算你是神,也没必要拿那些孩子开玩笑吧?”
  龙华依然老老实实的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郭建华喝了口茶,继续自己的咆哮:“龙华,我告诉你,在这个华夏大学之中,我郭建华才是校长,你要知道。这个学校可不是任由你为所欲为的,马上给我发通告,把刚才所发的内容都给我去掉,知道吗?你这个无赖、流氓、魔鬼……”
  “那个校长大人,能不能让我说两句?”龙华嘟着委屈的小嘴,喃喃的道。但声音却是像爆炸一样,在郭建华耳中响起,吓得正在眉飞色舞咆哮着的郭建华直接从椅子上摔到地上,一脸血红。
  “你……”愤怒站起来的郭建华,张口正要大骂,却仿佛像定住了般,嘴成o型,瞪着大眼盯着已经正经到极点的龙华,硬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龙华微微的一笑,走过去,按着郭建华的肩膀坐在椅子之上,亲自递上茶水。
  然后,转身,看着窗外,轻声道:“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差不多已四个月,打过、骂过、笑过、闹过,亦曾在某个角落里无声的哭过。让校长你操透了心,甚至让校长你曾气晕过,呵呵……现在想想都觉得很有趣,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任何一件事情总会有个结局,我会到来,自然会离开,但是我在离开之前,怎么也得留点东西才甘心,古武会,则是我要留下的东西,既然是我龙华要留下的东西,当然是最好的!王者,才是我的追求,而校长你不正是想看到一个热血燃烧的华夏共和国吗?古武会会是一把火,当古武会成为至尊王者之时,那就是这把火燃烧蔓延至整个华夏大学之时,继而由这些华夏未来的接班人身上,传遍全华夏大地!”
  “你小子不会是想做一个‘蝴蝶’吧?”郭建华眼里闪烁莫名的光芒问道。
  龙华突然转身,眼里放出万道光芒看向郭建华,一字一句道:“我是一条龙,因为我是龙华,龙腾华夏的龙华,翻动之间,腾云驾雾!挥手之间,施云布雨,恩泽天下!”
  “不愧是龙华,可惜,这里是华夏,龙亦不过是条过江龙,所要面对的地头蛇,是那种吞天大莽,大到一张口就足够把这条龙吞下去,唉……”
  “嘿!他们想要吞龙,也得有那个胃口才行!我现在不正是在他们这条大莽口中活动吗?而且是那种已经封起来的大口,很快就要被吞进胃里了。所以我才会在自己被吞进胃里之前,把自己的执着,留下一个火种在这天地间,以保证自己如果真的不能再出来时,自己就算死也要变成鬼,看着由自己亲手点燃的火种,如何一点一点的燃遍天下!”
  “既然知道自己已经在别人的嘴里,为什么不逃呢?你是龙,龙乃翔九天之上,还有谁能阻止你的离去?”
  “既然校长大人知道我是一条龙,可曾见到龙有逃跑的时候。要知道神龙有逆,触者,死不足惜。而这条大莽已经深深触了龙之逆鳞,故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死了,那还剩下什么?”
  “剩一口浩然正气足矣?”
  “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英雄?”
  “英雄,可悲可叹之词,而我龙华做事只求无愧于心,英雄也好、狗雄也罢、枭雄也行……反正我就是龙华,龙华的龙华。对了,看来校长最近又知道了不少事了。”
  “有些事,不是我不能知道,而是不想知道?而你龙华的出现,让我又不得不去了解你龙华到底是何人物,为何如此疯狂,如此,自然而然就会知道些事?可惜你龙华太神秘,就依我如此一个堂堂华夏第一学府的校长,能知道的东西太少、太少……孩子,离开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为什么要斗,但孩子你仅仅只是一个人而已,而他们代表的是一个国家。这是一个老师,给自己学生的建议!”
  “呵呵……刚才校长你不是说我是疯子吗?既然是疯子,就绝对不可能再回头!校长大人,不要再劝我了,这次到来我需要校长您的支持!”
  “既然话都都说到这个份上,做为校长的我再不支持的话,那还不被你龙华玩死。”
  “我需要的支持可不仅仅是这方面,还有那方面哦!”
  “什么那方面?”
  “晕,就是那个、那个方面啦!校长你想想如此大战,需要准备的资金将是多少?而如果资金不到位,那这一战又将推迟到什么时候去了。唉,没办法,这可是我在华夏大学最后的心愿,不能不完成?”
  “我擦,你小子真的是疯子,竟然还想要钱?没有,坚决没有,你小子以为我的钱不是钱啊!要了一次又一次,太不像话了!”
  “不、不、不……校长怎么能说自己的钱不是钱呢?依我看来,校长赞助的这个钱才是真正的钱,因为它是用来古武会的发展,而古武会的豪气必将影响着整个华夏大学,继而带动着整个华夏儿女,这是何等伟业,用在这个上面的钱,又将有多大意义呢?”
  “反正在你小子的嘴里,黑的能说成白的、死的能说成活的,一句话,没有……”
  “要是校长您有呢?”
  “真的没有!我一个校长,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钱呢?已经二亿了。”
  “不,我是说要是校长您有呢?”
  “有就给……”
  “哈哈……这可是校长您自己说的哦!”
  “什么意思?”
  ..网